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一场错开的烟花

第十四章

爱,一场错开的烟花 李翊琦 4247 2015-05-27 18:24:18

  就在若轩过来找我的两天后,我遇到了一个叫楚灵的女孩,她长相甜美可爱,高挑而修长的身型让人羡慕。

“你好,我叫楚灵,希望能够认识你。”楚灵看着我微笑着。当我第一眼见到她微笑时我感到非常惊讶,那种微笑和楚源竟是如此相似。

“你好,我叫李若琦,很高兴认识你。”我也礼貌性的朝她微微一笑。

“若琦姐姐,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过来找你吗?”楚灵直接了当的说,我摇摇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一些内容,应该和楚源有关。

“若琦姐姐,我想请你帮个忙?”楚灵看着我,她清澈的眼眸忽然泛红,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却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楚源吗?你认识楚源?”既然已经猜到,但我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

“你认识我?你怎么知道我是为楚源的事情而来?”少女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我没有说话,其实他们两个身上有着太多得相似点。

“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你开口吧!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帮你。但我还是想问,楚源他还好吗?”已经好久没有楚源的消息了,让我如何能安心?

“若琦姐姐,你喜欢我哥哥吗?”楚灵看着我问,她的问题太直白,我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来真的是哥哥的一厢情愿。哥哥喜欢你,你却不喜欢他。”楚灵有些失落的低下头,泪水从她的脸颊滑落,她的表情竟是如此难过。

“楚灵你告诉,楚源他究竟怎么了?”看着楚灵的表情我仿佛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看着楚灵紧张的问,楚源从来没有一次离开我这么久,这么久!

楚灵没有回答,她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自己右手紧抱的那本日记本上,她仿佛在犹豫着什么,但最后还是将手中那本粉红外壳的日记本用颤抖的双手递给了我。

2010年 7月 5日

今天在参加学校十周年庆典的时候,妈妈忽然打电话对我说哥哥住进了医院,我很惊讶,哥哥一向那么健康,为什么会在医院里面?电话那头妈妈哭泣的声音让我心

酸,我急急忙忙向学校请了假。来到了妈妈所说的医院,站在检查室外妈妈焦急的跺着脚。

妈妈看到我的第一眼并没有说话,泪水抢在了声音的前面。“妈,哥哥到底怎么了。”看到妈妈的状态,我意识到这次哥哥的情况会很严重,妈妈哭泣着说不出话来

。正当这时一名护士从检查室里出来,我拦在了她的前面“护士小姐,我哥哥到底怎么了?”护士小姐只瞄了我一眼“眼部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这个我也不好说,但你

们需要有心理准备,患者的情况很不乐观。”说完后便急急离开。

她的话让我在那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难道真的有很严重吗?我慢慢的陪妈妈说话,一面安慰着妈妈一面转移她的注意力,待妈妈情绪平复后我才知道慢慢了解

原来哥哥这几个月来眼部一直不适,直到前几天发高烧,但是哥哥却执意不愿意去医院,而今天下午,眼部症状急剧恶化,左眼视力完全丧失,到医院后初步诊断为

角膜炎,而之后的检查却被证实为左眼角膜坏死,右眼重度炎症导致视力模糊,如果不采取任何手术单凭治疗医学的预期不会太好,而唯一想要重获光明的机会只有进行

角膜移植。

这个结果对于我和妈妈而言是个莫大的噩耗,甚至我和妈妈都不愿意告诉哥哥他已经失明的真相,我也总是安慰妈妈“妈妈没关系的,也许结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

么严重,现在医学那么发达哥哥一定会好的。”可是我们都知道,有合适的角膜进行移植虽然不难,但这却是一段漫长的等待之路,等待着那双合适的角膜。

2010年 7月 7日

哥哥依旧在高烧,甚至开始处于半昏迷状态,每次看到哥哥难受的样子我都会很心痛。楚源,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哥哥此时却承受着我无法想象的痛苦。曾经我和哥哥

会在夜色里谈心,哥哥也告诉过我他喜欢的女生叫李若琦,可是这仅仅是哥哥的一厢情愿。我知道哥哥的感情之路并不顺利,而这一次,上天却再一次残忍的剥夺哥哥的

健康。

请假在医院里陪伴着家人,却不知道该为他们做些什么。这一次,我只想要好好的陪伴在他们左右。

医院依旧每天会为哥哥注射大量药物,可是哥哥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妈妈欲加焦急,她没日没夜的守在哥哥的身旁。这一次,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妈妈。

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我什么也做不了!

2010年 7月 9日

入院已经四天了,哥哥的病情依旧没有半点起色反而越来越严重。医院无能为力的希望我们能够转院,哥哥依旧在昏迷状态中,全身如火般滚烫,眼部情况依旧在恶

化。而且持续的高烧退不下来医院也不敢保证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最后爸爸辞职回家,经过全家商议,我们决定次日转院。

看着哥哥苍白的脸颊,我第一次觉得生命如此脆弱,一个不小心就会失去。但是哥哥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战胜病魔,楚灵会在病房外面为你默默祈祷。

晚上,我在医院里遇到了一个小女孩,小家伙大慨只有4岁,我无法忘记她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她说“姐姐,你为什么也在哭啊?”

我看着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因为姐姐的哥哥生病了,现在很危险,而我什么也做不了。”

“姐姐别伤心了,大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看着她天真无邪的表情我微微一笑。

“那你告诉姐姐,你又为什么在医院呢?”

“医生说妈妈得了血癌最后一期,姐姐,你能告诉思思血癌是什么吗?”那一刻我震惊了,小家伙天真疑惑的模样仿佛是在问我,哪个地方怎么走!却全然不知道也许

她的妈妈会在某个时候永远的离开自己。

原来生命竟是如此脆弱,让人来不及挽留,后来小家伙告诉我她叫刘语思,而她纯真的笑脸是我无法忘记的。

2010年 7月 11日

在经过一系列烦杂的转院手续后,哥哥开始了新一轮的治疗,爸爸妈妈依旧没日没夜的守在医院里,我白天会去学校上课,晚上会去医院看望哥哥,每当妈妈看到护

士为哥哥注入大量药水时,妈妈都会心疼的直流眼泪。

我能理解妈妈的感受,因为我也会心疼,就像哥哥心疼我一样。记得小时候每当有小伙伴欺负我时哥哥都会护着我。在家里,就算因为我的淘气而做错事情,爸爸妈

妈要惩罚我的时候哥哥也会护着我,我已经记不清楚小时候哥哥为我受过多少次罚,替我背过多少次黑锅,哥哥总是微笑地对我说“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不心疼你心疼

谁?”

可是现在,我最亲爱的哥哥现在就躺在医院里面,我眼睁睁的看着哥哥与病魔作战,看着护士总是会用大量拥有奇怪名字的药水全部注入哥哥的体内,可是谁能告诉

我,我该为哥哥做些什么?

2010年 7月 13日

今天去医院,院方告诉我们哥哥的烧已经退了。可是在我们惊喜之余,医生却再一次给了我们一个噩耗,哥哥的右眼角膜被检查出已经坏死,听到这两个消息后我不

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双眼角膜坏死本少见,想要等到重获光明的一天会是什么时候?哥哥现在的身子还很虚若前些天都是靠药物维持。

晚上,哥哥终于醒了,可是哥哥在迷迷糊糊中却叫着:“琦琦,琦琦。。。”我知道哥哥是在想念若琦姐姐,可是若琦姐姐知道哥哥生病了吗?我又该不该去找若琦

她。

哥哥醒来后问我,自己为什么还是什么也看不见,我不敢告诉哥哥他已经失明的消息,我只是说他的眼睛得了炎症现在正在治疗所以暂时看不见。

就在今天晚上,哥哥又和我聊起了若琦姐姐,我知道哥哥一直深爱着她,每次说到他的时候哥哥都会很开心的笑,可是笑过之后的哥哥又会很忧伤。若琦姐姐不喜欢

哥哥,然而感情不能勉强。很遗憾,但我还是会心疼痴情时候的哥哥。

2010年 7月 15日

哥哥现在的情况已经好转,除了眼睛之外其他一切正常。爸爸妈妈脸上的表情也愉悦了些,下午哥哥突然问我,“灵灵你告诉哥哥,哥哥是不是瞎了?”哥哥的表情

让人有些猜不透,他的表情类似开玩笑般嘴角挂着若有若无般的微笑。

“哥,你眼睛只是炎症,所以才会。。。。”

“是啊!角膜炎导致的角膜坏死、失明。是不是只有进行角膜移植我才能重获光明?”我惊讶的看着哥哥,他的表情很淡然,仿佛在说着别人的病例。

“哥,你都知道了?”

“灵灵,你们之所以满着我不就是害怕我难过,害怕我接受不了吗?哥哥真的没事。”我坐在病床前,看着哥哥那用纱布缠着的眼睛暗地里难过,我可怜的哥哥。

太阳透过窗户洒在病房里面,外面的夕阳是如此美丽,可是哥哥的世界却一片漆黑,上帝真的好不公平,真的希望哥哥的眼睛快点好起来。

2010年 7月 17日

受不了哥哥每次睡着的时候都会呼唤若琦姐姐的名字。有时候他会从梦中惊醒,额头上渗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白天晚上都是这样。

“哥,你又梦到若琦姐姐了吗?”看着哥哥不安的紧握住了双手我忍不住问。

“灵灵,是不是被哥哥吵醒了?”哥哥温柔的声音忽然在夜色里响起。我从陪护床上爬起来,走到哥哥的床前“哥哥,我倒杯水给你喝吧!”

等哥哥喝完水后他才慢慢开口:“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琦琦了,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要不要我带你去见若琦姐姐?”我忍不住开口,我无法承受哥哥整夜整夜的失眠。

“灵灵你知道的,你那么了解哥哥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哥哥不愿意琦琦看到哥哥现在这个样子,现在哥哥什么也帮不到她。我不能拖累她,我看不到她每时每刻的

表情,我无法分辨她的喜与乐,我要如何继续守候她?”哥哥的表情很忧伤,我知道哥哥内心对光明的渴望有多么的强烈,他的苦楚大慨是旁人所无法了解的吧。这一夜

,我和哥哥都失眠了,哥哥因为思念而失眠,我却因为担忧而失眠。

这几天,我总是不停的在问自己,我该如何帮助哥哥?我能为哥哥做些什么?但愿哥哥能快点复明,这是我内心最真诚的祈祷。

2010年 7月 17日

哥哥终于出院了,医生说哥哥除了眼睛之外其它一切正常,等有合适的角膜时会通知我们到医院进行角膜移植。出院原本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是今天哥哥却一点也

不开心。在回家的路上,坐在车子里哥哥始终保持着沉默。

我不知道哥哥在想些什么,我也猜不透哥哥此时的心情,但很明显这段时间哥哥消瘦了许多,憔悴了许多。

坐在车子里的我们穿梭于这座繁华的城市里,爸爸和妈妈聊着天,可是我却一句也不曾认真听过,或许哥哥也是吧!自从知道自己失明后哥哥就显得心事重重,而我

却不知道应该为哥哥做些什么!

回到家后哥哥依旧只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刚才路过哥哥的房间时无意间发现了哥哥手上拿着的竟然是若琦姐姐的照片,我开始忍不住好奇,李若琦究竟是一个什么

样的女子?竟让哥哥如此痴情的喜欢着她。

而昨晚在医院里陪伴哥哥的时候,我发现哥哥又失眠了,在哥哥短短的睡眠里我不止一次听到琦琦,琦琦这个名字,我不知道在哥哥的梦境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只知道那晚哥哥流泪了,这样的哥哥让我很心疼。

当看完这些日记后,原来我早己经泪流满面,原来心还是会痛,短短的半个月时间楚源却失去了宝贵的眼睛。“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躲做我?楚源,难道你想

就这样一直沉默下去吗?”我呢喃着,泪水如决堤的洪水。

“若琦姐姐,能去看看我哥哥吗?我真的不忍心哥哥再整夜整夜的叫做你的名字然后失眠,我真的不想哥哥失去从前那温暖的笑容变得心事重重。”楚灵看着我,她

的双眸充满了乞求。

我没有回答,只是觉得很难过,这个夜晚好漆黑,我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孤独而寂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