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一场错开的烟花

第十一章

爱,一场错开的烟花 李翊琦 3375 2015-05-27 14:26:57

  后来听闻若轩考上了南京一所有名的大学,现在应该在南京读书吧,我每周依旧会定时寄信给家里让他们不用担心。

在我离开一年后的某一天,楚源告诉我妈妈生病了住进了医院,情况很严重。若轩请假在医院里照顾母亲,楚源问我要不要回去看看,我犹豫了片刻,最终决定在若

轩赶往南京参加会考时去看望妈妈。

一个星期后,楚源确定若轩离开后便接我回来了,来到这座熟悉的城市,当我再次踏入这座城市时,心中不住的惶恐,有些害怕,有些紧张,又有些喜悦。

火车是深夜到站的,但我还是担心妈妈,所以决定连夜去医院看望她。和值班的护士办理完探病手续后,我来到病房外,当我透过窗户看到病房里熟睡的妈妈时,我

努力的压抑着泪水,屋里的灯光很暗却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妈妈憔悴的面容。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走到妈妈的病床前,看着妈妈熟睡的容颜泪如雨下“整整一年了,妈妈,琦琦真的好想好想你,琦琦无数次的想要回家看你和爸爸,可是我太害怕

了,我真的害怕妈妈你依旧无法原谅我,我知道自己让妈妈伤心了,我也是真的后悔了。只是妈妈,琦琦这一种真的累了,为什么我会觉得好辛苦,离开你们一年却无法

诉说我对你们有多么的思念。妈妈,原谅我好吗?”整整一年,当自己终于哭着说出了自己所有的苦楚时,依旧会心痛,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晚,心情好沉重,好沉重。

“妈妈,一年了我不知道你是否已经原谅我,我也不知道我给你的伤害是否痊愈,但是我会继续深爱着妈妈,深爱着爸爸,是你们给了我温暖,是你们给了我家,是你

们给了我继续生活的勇气。其实我真的好想就这样一直陪伴在妈妈的身边,可是原谅琦琦没有勇气,没有勇气面对你们。无论怎样琦琦始终相信,妈妈你一定会好起来,

然后好好的生活,琦琦也会一直在这里等,等到妈妈原谅我的那一天。”

“你还好吧?”看着我情绪低落的从病房出来,楚源双手放在我的肩上担心的问我。我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然后靠在楚源的胸口,泪水在一滴一滴滑落,心依旧很

痛很痛,痛到难以开口。

“琦琦,忘记若轩吧!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好吗?”

“楚源,谢谢你在我最难过的时候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你的心思我知道,可是楚源,我已经伤害过你一次,在我没有彻底放下若轩之前,我不能给你任何回答。”看

着楚源我坦白的说。

“我还是那句话,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忘记李若轩的那一天。”楚源倔强的不留一丝可以反驳的机会给我。看着他,我有些心疼,因为我辜负了一个这么好的男孩,如

果没有若轩的存在,我发誓我一定会牢牢地抓住他,抓住那个深爱自己的男孩。

在这过去的一年里,楚源对我的付出我一直谨记于心,我也在等待,等待自己能够接纳他的那一天。

“楚源,谢谢你的不离不弃,我一定会努力忘记若轩的,因为我不想让你等太久。”

“琦琦,能够留在你身边我真的已经很开心了,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楚源温柔的替我理了理额前的刘海,然后将我揽入怀里。

两天后。我决定第二日一早便离开这座城市,虽然会很舍不得。我也想过要留下来,可是这里有我牵挂的人同样也有我想要逃避的人。楚源让我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一

早他就陪我去买南下的车票。楚源依旧没有改变,他依然总爱对着我笑,笑容还是那样的温暖,黑夜下很夺目。

待楚源离开后,我独自一人走在深夜的街道上,思念一点一点在堆积,回忆一幕一幕在上演。这做城市有若轩存在过的气息,这城市有若轩爱过我的分分秒秒,这座城

市装下了我太多的痛苦,这座城市也见证了楚源的无奈和被伤害?离开若轩我从来没有后悔,爱上若轩我亦不曾后悔,只是这一次我不得不离开若轩。抬起头,看着夏日

的夜空,繁星点点,就如记忆里的伤口密密麻麻。夜已深,街道上并没有行人,只是偶尔有几部车子在马路上驰过。路灯依旧是那么昏昏暗暗的,让人感到不舒服。

就在我回旅馆抄近路的时候,路过一条小巷拐弯处时被一帮人死死的围住。

“你们干嘛?”我有些慌乱的看着围住我的人,心里忽然充满了恐慌。

“你是李若琦?”其中一个个子稍微高一点的男生问道。我心里暗叫倒霉,但更惊讶的是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你是不是李若琦?”另一个人手上拿着明晃晃的刀子,走到我身边打量着我问。

瞬间恐惧缠绕心头,心紧紧的收拢,再收拢,直到手心淌出密密麻麻的汗水,我慌乱的看着他们,看着那人手上的刀子在月色下发出刺眼的光芒?脑袋忽然好乱,回忆

在乱撞,好碍眼,这把刀子发出的光芒好碍眼,我仿佛在哪里看见过,还有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我不敢再往下想,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好过一

点。

夜色中,我注意到了这群人仿佛对我的反应感到很意外。而我乘着刀子的主人失神的一瞬间迅速抢过他手里的刀子。

“我是又怎么样?你们究竟想做什么?别过来,别过来。”我颤抖的拿着手里的刀子对着他们,看着他们不断的向我靠拢,恐惧瞬间布满全身,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

这么近,我找不到求救的人,这一刻,我知道我只能靠自己。

“李若琦?李大小姐,我们老大要见你。”高个子忽然停住脚步开口了。

“我不见,我不见,他是谁我都不要见,你们给我走开,走开啊。”我大声的冲着他们喊道,夜深人静求救几乎是不可能了。我苦笑,上天终是没有怜悯我,心里已经

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因为希望已经降临过一次了,命运已经待我不薄,这一次就算死也要拉上两个垫背的。

“如果那个人是你曾经最爱的人呢?”

“最爱的人?”我突然怔住了,难道是若轩?可是他已经坐上了离开的火车,不会是他的,他们休想骗自己。“不见。”我坚定的说。

“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们无情。”他们在向我渐渐靠近,刀光在向我渐渐靠近,我没有退路手足无措的看着这个漆黑的夜空,闭上眼睛向周围一阵乱砍。

“嘶 ”一声痛苦的呻吟声忽然响起,“大哥,大哥”周围的人同时惊叫道,我睁开双眼,转过身子看见一个瘦弱的少年手被我深深的砍了一刀,血液不住的往外流淌,

我砍伤人了?我脑海忽然一片空白,刀子从我手里快速滑落,昏黄的路灯下他捂住受伤的手臂背对着我。细看,我忽然一怔,那个熟悉的背影,我几乎快要停顿了呼吸,

他的背影很是落寞,散发着阵阵孤寂,那么像,那么像,真的是你吗?若轩。

“李若琦,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低沉的声音在夜空中骤然响起,如同寒蝉凄切,声音里散发着阵阵心酸,那种痛好熟悉,好熟悉,是我亦是他。少年仰了仰头,

而后转身看着我。

“若轩,是-你?”虽然我已经猜到了是他,但当他真正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他不是离开了吗?

“怎么,不能是我吗?”若轩冷哼一声,昏黄的灯光照射着他的侧脸,太模糊,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神,我只知道他的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他的表情是那么的平静,

平静的让人感到不安。

“、、、、”我看着他,心里忽然一颤,无力的后退了几步。好可笑,这一刻我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其实我有多想冲上去抱住他,对他说声我喜欢他,我

想他,好想用爱去融化他那冰冷的气息,去掉他所有的落寞与疼痛。可是我不能,上天跟我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为什么要让我再次遇见他?我忍了整整一年的思念啊,

当终于见到他的那一刻,心里竟是说不出来的疼痛与挣扎,我以为我可以放下,我以为当我再次见到他时可以平静面对,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心好痛好痛。

我紧紧的咬住嘴唇,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我以为我是在做梦,我以为上帝不会那么残忍,让我从新遇见他,让我从新回到那种没有若轩的日子,一年的苦楚,一年

的思念,一年的泪水,我好不容易咬紧牙关挨了过来,可是上帝偏偏让我再次遇见了他。

“琦琦,跟我回去好不好?”若轩努力的放下了所有的情绪,走到我身边,颤抖的对我伸出了手,他的声音很低,似乞求。

“不,我不要,我不要回去。”我拼命的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若轩,我有些狠不下心来。可是我又能怎样?我没有选择,我没有第二个选择,我害怕再次承受失去最

爱的痛苦,我害怕我再也承受不起这种漫漫的岁月,我怕我再也无力煎熬下去。是的,是我懦弱,我不想失去妈妈,她病的那么重,她再也经受不起那样的打击,我不愿

拿着妈妈的性命去冒险,这个代价太大,我承受不起。我用力的推开若轩,我不想再见到他,我不想再见到他受伤的表情,这一次,我又狠狠的伤害了他。

若轩伸出的那只手无力的垂落,他的眼神弥漫了疼痛,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眼神似乎是在对我说,李若琦,为什么?伤害我你于心何忍?我别过头不敢看他。这

一刻城市安静的有些荒凉,这一刻月光有些凄惨的照射在这条古老的小巷深处。一阵晚风吹来,带着陈旧而腐朽的气息,夜色斑驳了你,斑驳了我,斑驳了彼此那段夭折的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