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一场错开的烟花

第六章

爱,一场错开的烟花 李翊琦 4772 2015-05-24 10:40:28

  我苦笑,都这样了,你还是那么紧张,害怕我哭泣。明明就不舍得丢下我,明明就害怕失去我,明明就心痛放开我,却还要在我面前装作云淡风轻的说要放开我。若轩,我能感觉到你的心痛,你有你说不出的无奈和不得已。

自从那日后,若轩没再要求过我陪他做作业,上学的路上他也不会再牵起我的手,放学之后他更不会在学校门口等我,因为一切都由楚源代替。可是每当楚源牵着我过马路的时候,心中总有一种感觉,仿佛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我没有多想,或许只是因为不习惯吧,我对自己说。

某周的周末,我缠着楚源让他陪我学溜冰,他皱了皱眉苦恼的看着我“我也不会,怎么教你?”

看着他的样子我忍不住轻笑,拉起他的手就尝试着缓缓滑动,可是一个不小心身体便失去了平衡,见我要摔倒楚源急急的想将我拉住,怎料他这一拉却把自己也弄的失去平衡,顿时双双摔向地面。

我吃疼的睁开双眼,其实也不痛,不过当我看清楚我与楚源的姿势时,我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我躺在他的身上,他将我抱在怀里,我们面对着面,眼对着眼,唇?对着唇?天啊,我别过头脸颊顿时一片飞红,大庭广众之下这距离,羞死人了。

我小心翼翼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幸好没什么人注意到我们,正当我心里偷乐着爬起来的时候,意外又出现了。

“啊、、琦琦 你谋杀亲夫啊?”我还没反应过来,楚源就将我推开,双手紧紧的捂住下身,痛的在地上直打滚。我看着他,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在爬起来的时候膝盖无意间顶到了他的,他的那东西。这道好,经他这么一叫全溜冰场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顿时我脸颊一片火热,真正无地自容,只得灰溜溜的从地上爬起来逃离现场。

下午楚源送我回家时,由于我大意没看路,被石子伴了一跤,当时膝盖就流血了,楚源看着我满脸疼惜的帮我吹着流血的伤口,嘴里念念有词“傻丫头,以后不许那么粗心大意了,你知不知道看着你受伤,我心疼。”看着他我眼睛湿湿的,楚源,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那么关心我?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些害怕,害怕终将有一天我会伤害他。

十一月五号,楚源生日的那一天,他硬要拉着我坐摩天轮。坐在摩天轮里,我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上升,离开地平线直到摩天轮的最高处。我静静的俯瞰着脚下那座熟悉的城市,这座城市有我与若轩太多太多的回忆,这座城市见证了楚源对我的一点一滴,我回过头看了看楚源,他站在我身后正微笑的看着我,他的笑还是那样的轻盈,温和,让人忍不住伤害,这样的他让我心疼。

之后不久便是过年,除夕夜的那个晚上,楚源陪我放烟花,看着城市繁华的灯火,看着树上不住闪烁的彩灯,看着天空不断炸开绚烂多彩的烟花,我高兴的惊叫了起来。楚源看着我轻轻的将我搂入怀中,吻住了我的额头“李若琦,我爱你。”灯光下楚源的眼神温柔而迷离。“我知道。”我轻应,笑着看着天上稍纵即逝的烟花,心里忽然变的沉默。

烟花,即使再灿烂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美丽,有些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如烟花,瞬间迸发出让人羡慕的光芒,可美丽之后却注定是匆匆而过。若轩对我的情或许就如一场错开的烟花,而楚源对我的爱会不会也是一场错开的烟花?我自问,闭上眼,任烦人的思绪侵占我的脑海,一阵寒风吹来,这个冬天原来这么寒冷?

楚源每个星期天都会约我出去玩,和他在一起时我心里很轻松,可是却总会不经意间想到若轩。

楚源很爱我,他着急我的每一个不开心的表情,每一个失落的眼神,看着我笑他也会傻傻的跟着我笑。我不开心的时候,他会用尽办法逗到我笑为止。

可是每当楚源用深情的眼神看向我时,我总会忍不住闪躲,然后心里感到丝丝愧疚,我不敢直视他深情的目光。

由于我经常不在家,因为初三的课程安排比较紧,就算有时候我在家,若轩也不一定在家,我们平时见面的机会比较少,更别提说话了。若轩看向我的眼神开始变的陌生,他瘦了很多,但却还是那么的帅气。有时候我总觉得我们的距离似乎在越来越远,远的像我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

刚开始,若轩每个星期都会问我“李若琦,你现在快乐吗?”每次我都会笑着对他点头,每次他见我点头都会牵强一笑,而后别过头去不再看我,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看见他难过。

可是,直到有一天他连那句话也不再问我,是忘记了吗?我总想!呵呵!忘记也好,不用再为我难过了,可是一想到若轩已经把我忘记为什么我会那么难受?好想哭?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我与若轩越来越远。楚源与我却还是老样子,我依旧对他的关怀时不时的有些闪躲,他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戳破。

很快,我和楚源升上了高二,若轩也上高三了,虽说我和若轩住在一起,学习的地方又近,只隔着一幢教师楼,可是由于高三学习比较紧,若轩总是早出晚归,有时候要在图书馆里待上足足半天,直到晚上图书馆关门才肯回家,回家后又是窝在房里搞复习。就这样,我和他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最长的一次甚至是半个月才见上一面,至于他的生活状况我也只是偶尔从妈妈的口中了解一些。

妈妈总是对我埋怨说若轩整天就只知道学习,都快变成书呆子了,每一次我也只能看着妈妈苦笑。

不知不觉已到了08年了。2008年1月13日起,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雪天气袭击了中国南方大部分地区,持续低温雨雪冰冻灾害造成了广东、广西、湖南、贵州、湖北、四川等17个地区不同程度受灾。

一时间电力告急,交通告急,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严重威胁。冰雪,低温二词层出不穷的出现在各大报社娱乐媒体上,冰雪灾害导致无数人归家受阻。

一早醒来,慵懒的挣开双眼看向窗外银装素裹的大地,树枝上因为积压了一层厚厚的冰而显得低头弯腰。屋外风雪交加,寒风呼啸,雨水滴滴答答拼命的敲打着窗上的玻璃。

我久久的赖在床上不想起身,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啊?由于爸爸妈妈一个星期前去了老家看望外婆,然而现在交通封闭短时间怕也回不来了。唉,这个寒假怎么过啊?我苦恼的皱着眉。

起床后,我裹着毛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了,我拿起一看是楚源的短信,轻轻点开信息“琦琦,最近天气特别的冷,路面结冰你还是少出门的好,呆在家里多休息,多穿点衣服别着凉了,等天气好转我带你去公园转转,可别闷坏了我家的小宝贝,呵呵。 —爱你的楚源”我轻笑,楚源总是那么温柔。

许久,我才给楚源回短信“好啊,到时一定要陪我好好玩玩。”

若轩就在这时从房里走了出来,我看了他一眼,他冲着我微微一笑,我同样礼貌性的对着他笑了笑,他一愣,我也怔住了,原来我们已经如此生份了?生份的就如同仅有几面之缘的陌生人,心里忽然好难受,说不出的难受,明明每天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

若轩坐在沙发上眼睛呆呆的盯着电视的方向,他背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我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这样彼此沉默,空气忽然像静止了一般,凝静的让人有些想要逃离。

最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家,若轩仍然那样静静的背对着我没有说话。出门后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街道上有很多环卫工人在铲雪,远处的马路也有几辆洒盐的车。

刺骨的寒风冷冷的往我脸上扑来,我忍不住抖动着身子,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楚源。

十分钟后,楚源如约的出现在我面前,他有些责备的看着我,可是眼神还是那么温柔,就像冬日里的暖阳“不是让你别出来吗?看你脸都冻的通红,等下万一感冒了怎么办?”说着楚源握住我的手,然后将我俩的手一起放进他的羽绒服口袋里。

看着他我没有说话,泪水却在眼里打转,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心里好堵。

“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楚源见我红着眼眶不说话,有些着急的询问我,见我许久不说话,他轻叹一声后把我抱在怀里“傻瓜,想哭就哭,忍着会难受的。”

那我哭你会心疼吗?”我忽然想到了若轩,他最怕我哭了呢,可是如今却已物是人非,就算我现在哭死,他也看不到。

“才几天不见,你怎么变笨了?我不心疼你心疼谁啊?”楚源的声音,温暖了我的心房,看着我 他的眼里满是疼惜,

“你?、、”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响了起来,是女生。

“林晓钰?”我转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错愕的看着她。林晓钰冲着我微微一笑后又看了看楚源,眼中有些疑惑。

“我、男朋友。”我挣脱楚源的怀抱,看着她笑道,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没想到这么多年后还能再遇见她,真想问她一句,当年的耳光打的可爽。

“你男朋友?”林晓钰的眼神忽然更加疑惑了。

“楚源,你先回去吧!我和晓钰姐姐还有些事要谈。”我转头对楚源说道,他理解的点点头然后冲着林晓钰笑笑以示道别。

“琦琦,路滑小心点,等下想回家了再打电话给我,我送你回去,还有小心着凉,别冻着。”临走前,楚源耐心的对我叮嘱。我对着他笑了笑,然后点头。

“你不是和若轩在一起吗?”待楚源走远后,刘晓钰才忍不住问。

“晓钰姐姐你误会了,我和若轩其实是兄妹!”我扬扬眉,抬头看了看如雪般白色的天空,微微一笑,经林晓钰这么一提,我还真有些怀念那时和若轩在一起的时光呢,那些年的放学,有我还有若轩。

“兄妹?可是若轩对你似乎并不如你所说的那样。”林晓钰显然有些惊讶,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你知道吗?我是在高一那年的新生招待会上遇见若轩的,那时的他在舞台中央就如一颗耀眼的星星,让我着迷。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喜欢上了他,虽然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虽然我知道他喜欢的是一个叫李若琦的女孩,我也知道你们曾经交往过,但是后来却没...所以我一直都不愿放弃,我一直在等他,我希望总有一天他能够看到我。

可是每每当他看着你的照片发呆时,我就好伤心,好心痛。我也想过放弃,可是放弃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我宁愿陪在他身边,默默的守护着这份不易的感情,就算是看到他为了你而喜怒哀乐,我也不要彻底的失去 。”林晓钰苍白一笑,她的眼神忽然变得忧郁起来。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走到他身边抢过他手里的照片,问他喜不喜欢我的时候。他却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抢回照片就要离开。我不准他走,我紧紧的抱着他不准他走,我哭着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就是不能回头看我一眼。

他依旧淡淡的说,自己有一个很爱很爱的女生。我问他,是照片上的女孩吗?他点头,我哭泣。我可怜自己等了那么久的感情最终还是没能等到他,即便我再怎样付出,他的眼里终究没有我。”我看了看林晓钰,她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远方,她的眼眶不知何时噙满了泪水。几年了,她还没能从伤痛中走出来吗?

“忽然有一天,我在校门口看见了若轩,当你走近他的时侯他微笑着牵起你的手,那笑是我永远可望而不可求的 ,我叫住了你们。我看着你,心里忽然忽然好恨你,那么多年了,你一直霸占着若轩的心,霸占了那么久,霸占的那么深,所以我才忍不住打你。”说完后,林晓钰叹了叹气,她转过头来看向我,泪水忽然滑落。我很惊讶,我没想到她会如此痴情的喜欢着若轩。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毕竟我也曾伤害过她。

“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说起来也没什么意思,我不是打了你一下吗?现在扯平了。”林晓钰擦掉眼泪后笑了笑,她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似乎要将所有的不开心都吐出来。

“你现在和若轩还在联系吗?”

“没有,自从那件事之后,我便转学离开了这座城市。不过前段时间我这边的朋友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聚聚,不巧又碰到冰雪天气,道路封闭不能回家,所以才会在这里与你相遇。”

“那你还会不会怪我?”我小声的问,想起当年她离开时看向我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你傻啊?我怪不怪你不都成这样了,而且怪你又没什么好处?”林晓钰看着我紧张的模样突然乐了,“不过感情这东西还真是折磨人啊,都说喜欢上一个人只要一时,忘记一个人却要一生。” 她微微皱眉,感叹道。

“难道你还没有忘记我哥?”我惊叹,这也太痴情了吧?

“如果能那么快忘记一个人的话,那就不叫爱了。既然不可能在一起,那也只好将他深深的埋藏在心里,然后默默祝福。”说着林晓钰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我说“好了,琦琦,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其实真的好想和你好好聊聊天的。”

“好吧,早些回去”我冲着她微微一笑,然后摆摆手以示道别。林晓钰没有问起若轩,我们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就这样,她把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回忆全部丢给了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希望她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