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宫廷虐恋,甜心骄子

宫廷虐恋,甜心骄子

紫百合的梦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2-13上架
  • 3217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chapter1 小年夜

宫廷虐恋,甜心骄子 紫百合的梦 1944 2016-02-13 11:46:51

  奕朝40年冬季。今日是传统的春节小年夜,白洲人也不例外,白洲虽说不算大,比起一个省面积是小了点儿,但比起一个市确实卓卓有余,白洲人口也不多,但素质可堪比一二,百姓善良淳朴,勤劳自强。

我沈天心是个地道的白洲人,父亲是白洲都督沈牧,最近的我对制茶叶很感兴趣,白洲是个好山好水的地方,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带着几个仆人上山找四叶草,挑出清晨露珠沾染过的最绿最嫩的一部分,然后晒干,用漂亮的丝质香包装好,给当地的老百姓送去,比较偏远的山区百姓就差人快马加鞭送去,都不会耽搁事。茶叶名叫“清风徐来”,用它泡茶清香怡人,可以让人有神清气爽之感,就算有些人喝不惯,但这也是略表沈家的心意,他们都会欣然接受。

沈府张灯结彩,一进门就是一串串的大红灯笼,还摆满了香气逼人的鲜花嫩草,丫鬟们也穿上了大红的羽绒袍,样子可是喜气,侍卫们的刀柄上也挂了一朵红花,这是我小弟弟沈天成个想的法子,过年丫鬟侍卫们也能体会到一点新年的乐趣。

先说说我家府上的情况,沈家老爷就是我的父亲沈牧,年近五十,我的母亲沈夫人田氏以前是大学士田珍的女儿,年少和父亲相爱嫁入沈家,父母膝下一共有三个子女,我是大女儿年十八,我还有个妹妹名叫沈天莹比我年幼2岁,最小的是我的弟弟沈天成,今年才十二岁。妹妹天莹性格好静,擅长琴棋书画,是大家公认的名门闺秀,样子柔弱美丽,已经有许许多多的公子哥儿专门找妹妹提亲,可是父母亲怕妹妹受委屈一直没有答应过任何一家。而我就不同了,不管是姑娘还是公子哥,他们都把我当好朋友好邻里看待,相比妹妹来说,对我提亲的人那是相对较少了。

今天是小年,每次逢年过节家里都很吵闹,走亲访友,礼尚往来,真是年年一个样。我在家里待不住,随着弟弟妹妹去外头看看热闹,正要走出门,一辆来自远方朝廷的马车拖着厚重的礼品停在我家门前。父亲母亲快步走来:“恭请方大人毗邻寒舍,沈牧一家万分荣幸。”然后父亲转头对我说,“你们几个先回自己的卧房去。”

我们答允后便匆忙往回走,听几个仆人丫鬟说,这是朝廷负责选秀的郎官,方大人方远山,满面油光,身材短而肥,一身金银罗琦,他来沈家的目的就是告知我们要出一个候选秀女。沈家小姐只有我和天莹二人,难不成我们真的要分开吗。

一个时辰过去,方远山留下一堆礼品离开,父亲母亲在正厅坐着,沉静得说不出话。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女儿终于要出嫁了。我随着弟弟妹妹一同进来坐下。

“父亲,事情我们差不多都清楚了,皇上要选新秀女入宫,我们沈家必须挑一个人。”我说。

“是的,皇上也算是广施恩泽,离朝廷这么远的白洲人都邀请,看来这位皇帝考虑的范围很宽,雨露均沾。可是说是说选秀,像我们府上的姑娘估计都会入选,虽然选秀涉及到白洲,可只选了我们一家。”父亲说。

我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弟弟天成站起来:“两位姐姐若是都不肯嫁入皇宫,那就去别的住户挑选,其他府上也有小姐。”

父亲白了他一眼:“皇上就指定了我们沈家,让别人代替那不成了欺君之罪吗,那可不行。”

母亲说:“我们先不着急,一切都会有解决的办法,你们三个回去好好休息,这个事情我和老爷一块想办法。”

我们只能作罢。入宫看上去是那么风光的事情,可是我们几个从小就知道,进了宫就等于被关在了牢笼里面出不来,生活在白洲是多么的自由舒适,可在宫里头就算是整天金银珠翠,山珍海味围绕,也很难快活自在。这个事情解决不了,我和妹妹就得去其中一个人,不知道妹妹是什么想法,她性子内向,什么事都不会主动提出来,她应该跟我一样不愿意嫁入皇宫,喜欢自由的生活吧。

傍晚了,仆人们准备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庆祝小年,我们一家子人坐在一起吃饭,敬酒,聊天,把不久前那个方远山来拜访的事儿当做没有发生过。可就在这时候,妹妹天莹站起身,突然跪在父母亲面前:“父亲母亲大人,天莹想入宫选秀。”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有点惊讶,这个平常不怎么说话温柔好静的二女儿,第一次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父亲连忙扶起天莹:“你真的愿意嫁入皇宫?”

“天莹愿意接受皇帝的恩泽,代表沈家入宫,这也是光宗耀祖的事儿,希望父母亲大人答应。”

“妹妹你可得想清楚。”我放下筷子,也站起身扶起妹妹。

“姐姐,妹妹知道您是坚决不愿意的,可是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女儿,我作为妹妹有必要为姐姐分担责任,作为女儿有必要为父亲母亲分担责任,我想了一个下午也想通了,入宫后我会安静如初,洁身自好,每天尽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论得宠与否只求平平安安。”

“女儿,父亲真的舍不得你,但是你真的帮父亲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如果你不出面主动提出这个请求,父亲我还想找个机会当面向圣上请罪。这样一来,我们心里这块石头就落地了,安心了,安心了。”

母亲已经哭了,她说她生了一个好女儿,体贴孝顺的女儿。

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孝不仁,让妹妹承担了这么大的痛苦,但愿妹妹是真的想通了,想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