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时光之城

第六章

时光之城 紫薁 1905 2015-09-06 10:04:11

    “喂,醒醒......”一双纤细略带薄茧的手轻摇着一个像蝉蛹一样裹在睡袋里女子。  

  女子从噩梦中醒来,看见面前的人后,大叫了一声“鬼啊”便做着球型运动以直线的轨迹向反方向滚动着。  

  洛晚也不生气,犹自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小一,你都梦到什么东西呢?那咬牙切齿的模样连我都吓一跳了。”  

  “要你管!”小一憋屈地说,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没人懂的话,一边费劲的努力从睡袋里爬出来,“我估摸着是梦到仇家了,铁定是来追杀我的...哎....大姐,快帮个忙,我卡住了...”  

  大姐冷哼一声,“要我管?!”扭着腰,大步流星的走了。  

  小一犹自狗刨了一会,才勉强钻出了半个身子,却又被突然平地而起的沙尘给呛了回去。再抬眼时,发现远处的Eliot在盯着她瞧,她正想大叫过来帮忙时,他却已移开了视线,她忙哭着大叫:“爸爸...快过来救救你可怜的女儿啊....爸爸....”果然,还没吼完了,Eliot就已经面色铁青的走了过来,先是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又伸脚踢了踢她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子,一个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她便又做起球型运动了。  

  “爸爸......你这是要谋杀亲女儿啊......你好恨啊.....”张口大叫间,不知有多少沙子已经进肚了,得,今儿又省了一顿。  

  “我再警告你一次,不准乱叫,我也不过比你年长几天而已。”低沉的警告声没能威慑住她,反而使她哈哈大笑了起来。  

  “可你长得确实很像我爸爸嘛!我现在挺想我爸爸的,所以,你就凑合着过吧,也没几天,后天我们就能出沙漠了。”  

  Eliot不在搭理她,转身回了帐篷。  

  小一也就是Tina,小一是她的小名,等她终于从睡袋里爬出来后,太阳也早已高升了。  

  小一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扑”的一声摔坐在了帐篷里的垫子上。看着对面虽是灰头土脸,却依然坐姿优雅的Eliot,小一顿时觉得气血有些不畅了。  

  Eliot队友之一的小二灌了口水,笑着问:“呦,这谁惹我们的小一妹儿生气了,说出来,小二哥帮你去灭了他。”  

  小一瞥了他一眼,有些不太相信地问:“真的?”  

  同为队友的小三扔掉咬了一口的面包,抢答:“当然.....他保证。”指着正猛灌水的小二,笑的怪怪的。  

  小二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看正面无表情的研究地图的某人,忙试探的问:“惹你的人,该不会是.......”小一看着他坚定的点头。小二吸了口凉气,突然转过身去一巴掌拍在了小四的头上,“我就知道是你,你个没眼力劲的......”  

  最老实本分的小四无辜的瞪大了眼睛,“我......”小二扫了眼任在专研地图的某人,呵斥小四:“你...你什么你,肯定就是你.......”  

  小四欲哭无泪的继续啃面包.......  

  其实,最郁闷的应该是小一才对。  

  小一天生性格外向,为人直爽,最爱结交朋友,也最擅长结交朋友。她仅仅用了一晚上就和这群中国的留学生打成一片了,除了个人的隐私外,他们几乎是无话不谈。除了那个可恶的Eliot和有点男孩子气势的洛晚。  

  虽然小一单纯,可她并不傻,这群人虽然表面上和她嘻嘻哈哈的亲和的很,可她能感觉得到他们对她始终留有警戒的,她甚至连他们真实的名字都不知道。她还傻傻的连自己最隐私的小名都透露给人家了,最让人郁闷的是,他们竟然还不相信,并以此为标本逐个为自己取了个新名字——小二小三小四。总之,除了那个可恶的Eliot和洛晚,其他的都是假的。  

  虽然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很在理,可是.......  

  小一长叹了一声气,耷拉着脑袋,在垫子上滚了一圈后,爬起来走出了帐篷。  

  望着那好似孩子般懊恼的萧索背影,脑中又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她那比朝阳的向日葵还向日葵的笑容,Eliot幽深的眼眸更加幽深了。  

  ******  

  沙漠之旅无疑是很考验人意志的,一行人连续在沙漠里待了五六天了,虽不是徒步,可紧缺的水资源还是让所有人都恐慌了起来。  

  炎炎的烈日下,一行人的生命在一点一滴的蒸发。  

  就在所有人的水壶都将枯竭的时候,他们终于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  

  泛着磷光的清澈的湖泊为所有人都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大家都争先恐后,欢呼雀跃的跳入湖里扑腾着,高声的呐喊着,相互祝贺着......  

  湖边栖息着很多依傍着湖泊生存的小动物,其中,小鹿的数量最多。  

  连续赶了两天的路,小一都累到虚脱了,现在连下骆驼的力气都没有了,有气无力的趴在驼峰上休憩。也的亏她身后这位仁兄还算义气,一路上如果没有他的扶持,她早不知跌下骆驼多少回了了。  

  “哎!”小一扭头看向身后,本想来个和对方不分伯仲的眼神较量,可无奈对方那海拔实在不是盖的,她的眼神都瞄到了正午的太阳了,才勉强看到他的下巴。他那被灰尘蒙蔽的五官,在背阴下立体到不行,那凉薄的一看就知道他今生注定是个薄情寡义的嘴唇淡抿着。别看他虽然是灰头土脸的,可他却也是这里最衣冠楚楚的了,生活质量也讲究的要命。本来嘛,想在沙漠生存,你就必须要学会摒弃一些好的习惯或者讲究,譬如说爱干净。可他偏偏不,没有经水洗过的水果他绝对不吃,别人用过的水壶他看都懒得看,沾了点灰的点心他随手丢弃,看见别人捡起来继续吃时,他还像蛮不悦的皱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