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蛇王的缠绵爱意

91 谁是你娘亲

蛇王的缠绵爱意 慧樱 1720 2017-03-27 12:17:29

  国师德洛闻言,还很慎重的考虑了一下,才点头道:

  “娜儿说的有道理,等下回宫的时候,我得跟陛下提一提,这可是件大事!”

  范缓和映秀的脸色一白,露出几分惊恐来。

  如今的欧娜要么就不开口,一开口就会逼得人无路可走。

  映老爷仅有的一点疑虑现在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的,女儿现在和别人家的女孩都是一样的,哪里有什么不正常,比起以前呆呆傻傻要好多了。

  他脸色一沉,怒意勃发,朝着映秀吼道:

  “你怎可一再污蔑你妹妹,映秀,你以前的乖巧去了哪里?如今的你,真是让为父心寒!”

  范缓脸色白了又青,看来今日老爷是真的火了,见映秀还要还嘴,发力将她扯下,双双跪下道:

  “老爷,这次的事情是臣妾一时糊涂才会出了这样的主意,还请老爷恕罪!”

  “你要请罪的人是我吗?!”映祥老爷一张脸皮从青到白,从白到青,难堪,失望,愤怒,交织成骇人的神色,

  “你设计陷害娜儿,欲将她安上鬼怪罪名,又指使道士泼污血到国师身上,你该去请罪的是他们!”

  跟国师请罪没有问题,可是跟欧娜请罪就……

范缓抬起头来,正看到欧娜朝她笑的欢快,亮出寒森森的一口白牙,她就觉得老爷刚才扇的一巴掌疼的更厉害

映秀被硬拉着跪下,本就不服,闻言一股刁蛮之气冲脑,噌的一下又站了起来,美眸瞪得老大,指着欧娜道:

  “父王,你从来没有这样对娘亲说过话,今天为了欧娜那个泼出去的水一样的贱人,你还让娘给她去道歉!

  她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我娘给她去道歉!”

  “住口!”映秀那一句贱人在映祥耳中嗡嗡的响着,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可怕。

  “别说了,映秀!”范缓虽然心中不服,单凭多年陪在映祥的身边,察言观色的本领,也知道映秀今天不能再犯错了。

  “娘,你干嘛拉着我不许说!”映秀话到了口中,哪里还能吞回去,

  “上次明明是那个贱人打断我的腿,父王你不关她,把我关了起来,后来她又烫烂了娘的脸,父王你照样不管!

  那个小贱人有什么好的?她娘早死了,陪在父王身边的人一直都是我娘!

  父王你是不是老眼昏花,被那小贱人蒙了心,越来越老糊涂了!”

映祥脸色变得酱紫,看映秀嘴唇起合,一点儿也没觉得她自己说的话有多不敬,“啪”的一个耳光抡在了映秀的脸上,生生将她人打飞了出去。

  映秀伏在地上,捂着脸望着映祥还要再说。

  范缓恨其不识时务,眼见事态往更差的地步发展,咬了咬牙,上去一个巴掌扇在映秀另外一边脸上,将她要说的话又打了回去,厉声喝道:

  “映秀,你是要在这里逼死我吗?!!”

  她的眼底射出的来的利光瞬间浇灭了映秀的冲动,转头看着气得颤抖的映祥老爷,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捂着肿胀如猪头的脸,埋头大哭了起来。

看映秀终于不说话了,范缓心里松了口气。可是,这时候欧娜身子里的黑色因子又开始乱串起来了。欧娜也很迎合的说道:“大姐姐,你是不是有所误会啦!在这里谁是你的娘亲啊!”

德洛就问:“哦…此话怎讲?”

“在眼前的夫人,不对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妾而已,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我们映之家的女主人,更不配拥有娘亲这等称号。范缓夫人,我们挺多只能够称她为姨娘而已。我说的对吧!”欧娜走向映秀面前说。

“你!!!!好生大胆!要我称娘为姨,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只不过是一个没有要的贱女人而已。就连你的母亲也被你克死的可悲贱货而已!凭什么……”映秀激动的从地面站起来说。

映秀站起来不到一瞬间的时间就被欧娜顺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一次将映秀打倒在地面。欧娜用冰冷的眼神俯视着映秀说:“我的娘亲才是父王名门正娶,动用五花大桥迎接过来的妻子,至于你亲母亲范缓才是那位从小门接过来协助母亲服侍父王的小妾啊!说我是贱女人。那就容我询问你是什么?”

“我乃是…”映秀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究竟有多么的卑微。

当初要不是范缓有着掌管家的权利和本事在手自己根本就容不得如此嚣张。现在的范缓就等于是被人拔掉的利爪和尖牙老虎一样一点威严都没有。要不是老爷念旧范缓和自己的下场早就没有这么完美了。

“大姐姐,可曾回忆起你目前的身份啦!我欧娜才是映之家族里的真正千金,而你只不过是我的小妾房里的姐姐而已。妹妹我希望姐姐今后要好好的记住这个身份哦!”欧娜在映秀的耳边说出这般刺耳的话。

这几句话比老爷打的耳光还要来的痛。映秀现在除了含泪忍耐以外什么都做不到。映秀现在后悔到想去撞墙,当初呆傻的映雪为何自己不直接一点弄死她反倒要留个后患给自己让她来如此羞辱自己的尊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