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蛇王的缠绵爱意

85 死马当活马医

蛇王的缠绵爱意 慧樱 2356 2017-03-27 12:11:44

  “国师阁下,范缓夫人怎么会泼你呢,要泼也肯定是泼的那个妖孽附身的人,欧娜啊!”映秀看范缓低着头,干脆自己说出来。

  再怎么说,泼欧娜总比泼了德洛好,德洛可是国师呢。

  德洛浑身瞬间散发出一股冷意,比起刚才还要让人觉得森寒,瞳仁似有冰霜凝聚,冷笑道:

  “是吗?原来是要泼欧娜啊!”

  “是啊,是啊,”映秀忙不迭的点头,没有察觉到德洛的变化,她本来就要泼欧娜的,没事谁去泼皇子啊。

  这半年我都没有惹到你们,你们倒是闲得没事干吗?好啊,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一次性把你们给整死。

  一双水眸里散发着与平日里不同的冷凝之气,冷冷的看着范缓和她那讲话没经大脑的愚钝刁蛮女儿映秀,嘴角随意的一翘,挑眉道:

  “我就在这里,你们不是要除妖吗?来啊,快把天狗血往我身上泼,我也想看看,你们说的妖孽是个什么样子的。”

  她笑意盈盈,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可是就那么站在那里,全身散发出来的迫人气势,其他人都不敢再妄动。

范缓曾经在欧娜手中吃了亏,知道她如今不像以前呆头呆脑的,是个扎手的刺栗。

简单一次的交手,欧娜变可以瞬间将自己这几十年来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事业一一击垮。在商业界里打滚几十年的她一瞬间被一个又呆又傻的丫头踢出去,范缓实在是忍无可忍。

  就是因为她如今和以前的样子有了天壤之别,所以范缓才想要今早处理她,面的留下了不必要的祸患。

  刚巧前段日子这小妞早就是妖界里的妃子了,范缓也觉得欧娜变得有点邪门,便想到请个道士来上门做法。

  当然,她还给道士塞了个荷包,做了点手脚。不管欧娜是人还是妖,最后都会变成“妖孽”而被关起来。

  到时候她在让人把欧娜弄成疯子,对外就称是因为鬼怪附身而变疯癫的。

今日趁着映祥和映真还有映柳两兄弟出门去了,范缓就用这次的机会来解决欧娜。

  方才欧娜一进府,安排的人便抢先一步来告诉她,道士便做好准备,在欧娜进门泼她个措手不及!

  谁知步步计算,最后却被这突然出现的国师德洛给打破了。

  范缓此时不可能再让道士给泼狗血了,那道士被国师德洛一脚踢去,五脏六腑被撞的厉害,如今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口中不断的流着鲜血。

  被人泼了狗血的德洛,一怒之下踢出的一脚,显然是力道极大。

  看她们半天不动,欧娜眉头挑的更高,唇瓣讥诮的一笑,

  “怎么,如今我这妖怪站在面前你们反而不泼了,难道你们一开始要泼的就是国师德洛大人?”

“欧娜!你不要胡说,我怎么知道德洛大人要过来,哪里能预备好要泼他!”范缓反驳道。

“哦…那就是说你是知道我要进来了,就叫人准备泼我吗?原来我们映之驱魔师的能力衰退成了这个样子啊…”欧娜顺着范缓的结尾接着说,直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来个终结。

  德洛虽然脸上狗血淋漓,手中的扇子握得倒是稳稳的,丝毫不损他风流的气质,他转过头望着范缓,

“范缓,我进来的时候听的很清楚,那道士说仙血沾上鬼怪的身,就会有金光出现,”

德洛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接下去追问我和范缓之间的问题。范缓知道后,眉头就送了一点。心想这死丫头还是老样子,不管到了那里都好已久不会有人喜欢她,更不会有人愿意帮助这个死丫头。

没娘的女儿就是这样一辈子都不会有人愿意爱她。映秀在一旁德洛的脸部表情和他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他扯起半边染血发光的袖子,桃花眸中蕴着一层阴晴莫测的雾霾,脸上却是笑意吟吟,

  “你看,我身上都有金光了,这说明我是被鬼怪上身了!

  虽然娜儿没被你们抓出来,但是抓到本国师也算是不错的。

你现在立即就去告诉老爷好让他老人家为我肃清妖孽,也让他好去禀报陛下。”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大笑起来。这里的什么女人一定要矜持这种歪理欧娜根本就没能够习惯。在欧娜的理解里只要是高兴地事情就要毫不犹豫的大笑出来,免得憋得中内伤。

一听到欧娜的笑声,映秀就已经很生气了,加上无知的映秀不明白德洛的意思。所以就当着德洛的面前马上痛骂欧娜一顿:

“笑什么笑!贱女人!别忘了,在这里就算你在怎么又权势都好,你也是最卑微的一个!”

“是是是是…我是不应该大笑,因为映之家即将得罪上一辈子无法得罪的人了,我怎么敢在这里大笑呢?”说完我看向范缓。

  一听这话,范缓简直就是浑身发抖,她泼了国师已经是大罪了,哪能还去告诉陛下,苦声哀求,

  “国师大人,是臣妇错了,臣妇请来的道士有眼不识泰山,

  竟然把狗血这种污秽的东西泼到了国师大人您的身上,请大人宽宏大量,饶恕臣妇!”

  虽然这狗血是道士泼的,但是是她请回来的。

  到时候闹到宫里去,道士是有罪,她也一样有罪。

  德洛拎着袖子抖了抖之后,转身走到院子里,找了张椅子坐了上去,丝毫不在乎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依旧摇着他的碧玉扇,温柔亲切地转头望着范缓道:

  “范缓夫人,映之驱魔师家族第二十六代的夫人兼映之家的女头家,你没错,这都闪金光了,肯定是有问题啊。快点去吧。”

  他说完,也不管范缓的脸色变得有多难看,朝着慕容嫣招手道:

  “娜儿,找张椅子坐下来,一会儿记得一起帮范缓她们把我身上的鬼怪抓出来。”

  欧娜暗道德洛心里肯定不舒服了,这是摆架势准备整范缓呢。

她看着南宫询,因为我们讨论商业上的事情,德洛已经将近要崩溃了,头发有点乱是因许多计划都想不成导致而成。加上德洛回来这里纯碎是想要吃一顿饭菜。

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早就忘了吃东西是我们必须的事情了,一听到映之家邀请我来府上吃饭,我们才想起这件事情。

  他来的时候又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也没亮出身份让人通报。

  那通风报信的下人大概把他误认为府中哪位搬书的小厮,根本就没跟丁侧妃禀报。

  这一次,倒是她连累他了,她走过去,望着德洛道:

  “对不起,若不是你帮我搬书…你也不需要被人泼血。”

  这血应该是泼在她身上的。

  “没事!这书是我硬要帮你搬的。不泼我,那就是泼你身上了!

  让你的脸上沾上血,那才是我最大的罪过。”

  德洛半张妍丽的面容染了污血,看起来有点狼狈滑稽。

  可欧娜觉得丝毫也没损坏他风流俊逸的风度,心口觉得一热,也不再多说什么,搬了把凳子坐在他的身边,望着他微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