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蛇王的缠绵爱意

57 变化

蛇王的缠绵爱意 慧樱 1992 2016-08-31 10:26:54

  隔天早上我醒来后就好好的在桌上用餐和平常一样,但是月红和黑秋就不停的看着我,我就好奇的问:“我脸上有什么吗?”

他们纷纷摇摇头,那我再问:“我的衣衫有问题吗?”他们也是摇摇头。

我又问:“那我的发型不美吗?”他们也是摇摇头。

“是我身上有异味吗?”他们也是摇摇头。

我就停下手上的餐具就认真地问:“早餐的味道还是不合适吗?”他们也摇摇头。我就知道问题所在了。

我就直接的认真的看着他们说:“有关系到我究竟是谁的真相吗?”

很明显的看到他们眼神马上有所闪避,我就说:“有些事情就算和你们说了你们也未必能够相信,而且目前我也是很好奇,我究竟是谁这问题也纠缠了我很久。我无法简单的用三言两语来向你们解释,但是请你们相信我。我依旧是以前映雪只是性格可能会是你们完全不认识的那种。欧娜这个身份同时也是真正的我,而且我坚信现在的我更适合欧娜这个名字多过映雪。”

月红和黑秋想了一会儿都说:“我们会永远伴随在您左右。”

难道这就是主仆之间的情义吗?这种高兴和温馨的感觉真的很好。

“好啦!月红告诉我关于我叫你调查的事情。”

月红就直说:“是的。他们确实是你的亲哥哥。映真、映柳和你都是来至驱魔世界里最强的一个驱魔家族名为映之驱魔师。同时你们三个刚好也是下一任的继承第二十七代候选人之一。

“候选人就只有我们三个吗?”

“不,包括你在内,一共有六名候选人。里头当中仅有你和映真才是拥有正式映之驱魔师的血统,其余四位都是养子养女。养子一共有三个,养女就只有一个。”

“原来如此,那么他们现在的情况呢?”

“很糟糕,养子仅存活下来的人就只有映柳,其余的都已经丧命了。”

“原因。”

“因为欧娜。”

“我?”

“没错,你的离开导致家族引发了一场历年来都不曾出现过的内讧,加上有人在这时候趁虚而入让映之驱魔师家族受了很大的创伤,目前他们已经不能自己一人独自降妖。所以他们两人目前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欧娜你的安危。”

“趁虚而入的家伙你有调查到吗?”

“有,是素晴。家族发生内乱的时候已经三年多的时期。大部分大家都是处于在冷战的状态下根本就没有什么?只从素晴回来后,就开始煽动所有人的情绪甚至引发了大战,在他们打到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素晴在和外界的驱魔师联手给映之驱魔师的各位来一个措手不及。为此才会出现了这么多牺牲者。”月红说完后就看着我,马上愣在原地。

黑秋就紧张的问:“欧娜,你没事吧!”

我自己也傻掉,我轻轻触碰自己的脸颊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了。我就说:“我在哭泣。”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竟然会为了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在流泪。不对我并没有哭泣,哭泣的人是映雪。这份心痛的感觉也是映雪想要转告给我知道的事情。映雪竟然哭泣为了自己家族发生如此不幸而感到悲哀。

可是照理来说映雪不是应该离开世间了吗?为什么还会哭泣呢?

眼泪忽然流的很凶很凶不停地在流泪,心脏也不停在抽痛着。难道映雪有话想要告诉我吗?

月红就说:“欧娜,你看起来很辛苦,没事吧!要不要先休息先啊!”

“欧娜,你没事吧!”洛易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说。

洛易看到我泪流满面的样子加上现在看起来我十分痛苦的模样,二话不说就直接将我抱起就问:“欧娜的房间,带路。”

“为何你会在这里?”黑秋好奇地问。

“别管啦!先带欧娜回房间比较好。”洛易就说。

我被洛易紧紧的抱到房间后,洛易就一直在我的身边陪着我没有离开到半步。

我的心情好点后,我就直接的问当然语气好一点点的说:“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地盘,只要你还在这里。想要找到你一点都不难。”洛易诚实的说。

“为什么你要帮我?你不是应该很恨我吗?只要对刚才的我置之不理,相信我一定会出事。”我之前对这么糟,甚至在当众的面前让他难堪过,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今天会想要帮助我。

“我对女人不会那么计较,更何况跟你斤斤计较只会惹祸上身。我才没有这么笨。”洛易说。

“也对,全世界的女人你可能都可以得罪,但是你就是得罪不起我。”

“很可惜的是全世界的女人都不跟接近我,唯一能够接近我的女人就仅有你。”

“这是怎样绕口令吗?抱歉我没兴趣和你玩。”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有刚才这样的情况?”

“你这个负心汉又怎么会了解我的事情呢?这三年对我一直不闻不问的你怎么会知道就连我都不知道的事情啊!”我激动的说。

“如果我现在愿意补偿你,你会在一次接受我吗?”洛易说。

“你开玩笑吧!你休了我现在才想要补偿我,你把我欧娜当成了什么人啦!”现在才打算要好好的珍惜我会不会太迟啦。

“那你就在嫁给我多一次就好了嘛…”

“洛易!你休了我就好像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的,要怪就怪你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对于你我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弃。”

“那就想个法子如何将泼出去的水源收回来再说吧!”

我和洛易快吵到打起来的时候,月红就笑着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一见面就一人少说一句话啊!”

“这么久不见,你越来越会为自己说话了。是在是太好了。”洛易怀念的看着月红说。

洛易今天是怎样啊!来这里是为了要见自己的熟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