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蛇王的缠绵爱意

49 你不需要并不代表别人一样不要

蛇王的缠绵爱意 慧樱 1900 2016-08-20 10:12:46

  “不需要,我现在住的家很舒服更本就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我回答。

天耀偷看洛易时候看到洛易一脸惊讶的样子就知道欧娜有家这个消息洛易根本就不知道。天耀有继续说服说:“可是这样不会理你的家很远吗?一个女孩子成天跑东跑西的,要是酒楼的生意好的话,三更半夜回到妖界里应该会招人暗算吧!本王还是认为…”

“招人暗算,我不暗算人就好啦!陛下身边有心腹,我的身边有决定高手在。我根本就不怕有人能够暗算我。陛下的好意小女还是心领好啦!”我还是很婉转的拒绝陛下的好意。

“大胆民女,陛下肯对你如此的厚爱竟然还不领情。信不信我们马上和你们终止商业合约。”德洛看不下去欧娜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就大声的恐吓欧娜。

但是欧娜也不是吃素的,欧娜就笑着对枫朗桦说:“看来我们在北之国的交易是做不好了,我们还是另寻别处好啦!枫老板,既然国师已经把话讲得如此明确我们还不走就真的很不识抬举。”哼!处处维护着洛易这个负心汉。好!是你们放弃了和我合作的机会。这个独有的机会,本小姐就不信别的国家不需要。

你不稀罕的事情并不代表别人也一样。德洛,我们就一起看一看往后的日子究竟是我在求你,还是你在跪我。

枫郎桦知道这是一种商业的激将法。就合这欧娜的说法继续说:“很可惜,本以为可以用这方法一次性的让全世界的人类品尝到欧娜小姐的本事,看来有些地区是没机会了。没关系欧娜小姐,我们来日方长,陛下、国师但愿我们还会有更好的机会合作吧!再会。”说完枫郎桦就轻轻的抱住欧娜的肩旁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黑秋和月红看到这一幕之后就转身就走,临走前洛易就问:“你们是不是一直和枫郎桦在一起。”

黑秋一句话都没有回应洛易,月红不忍心看到这样的洛易就说:“是。”

月红一说完就随着黑秋离开了王宫。天耀就急跳的骂道:“德洛!亏你还是国师难道你没有发现到欧娜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吗?你竟然将我的救星给弄走,你!该当何罪!!!”

“天耀!年纪尚小的你还不懂,欧娜那女人绝对不会是这么好对付的女人。这些糕点里头一定是内有乾坤。一个女孩子家能够做得到的东西我们男人也是一样做得到。”德洛自信满满的说。

“本王现在就想吃黑森林,你马上弄给我吃!!!!看够食谱的你应该很清楚它的材料是什么?若还不懂没关系本王就给你看着办也是可以。”天耀直接将桌面上的资料扔向德洛。

德洛看完食谱后还是一样不明白里头写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就只是头疼的站在原地。天耀就说:“你连对方简单做出来的资料食谱都看不懂,你还真的有本事将我们未来的摇钱树给弄跑!德洛,欧娜并不是一般的女人,性格刚烈的她已经让洛易吃尽苦头了。我懊悔到死当初为什么就没正眼真正的正视欧娜直接的将她许配给洛易这混蛋,让洛易狠狠伤害了她三年。洛易好不容易还她自由欧娜就直接失踪一个礼拜让我想找她都找不到。好不容易等到她亲自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竟然当着我的面前二话不说的直接将她赶走。我的国师你还真的很好心啊!”

“德洛罪该万死!德洛只是看欧娜不停地在数落大哥的不是自己就压抑不了心中的愤怒于是就得罪了欧娜,让天耀失去了一个奇才。”见到德洛一心只想维护自己的哥哥就没有多加责备德洛。

天耀现在所担心的事情就只有要是欧娜没有打算继续留在北之国的话,自己真的没法把握能够将欧娜再次留在自己的身边。还有在过多几小时白衣八婆就要回来了,要是欧娜在这时候离开就不好了。

在北之国能够对上白衣臭婆娘的人就只有欧娜一人之后就别无他人了。有一个最佳人选曾经在自己的面前为什么自己当时就不要抓紧时机留下她呢…

洛易明白天耀的苦恼就说:“天耀,不如就让我去找欧娜本人在好好的谈谈如何。虽然我本根就不懂商业,但是我相信要是讲白衣郡主和陛下关系告诉欧娜,欧娜一定会想法子来帮助陛下的。”

“也好。所谓做不了夫妻也能够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你就试试看能否说服到欧娜吧!”天耀也别无他法只有同意洛易的说法了。

洛易的到天耀的允许后,就直接的消息在天耀的身边。瞬间来到枫朗桦的酒楼那里直接的说:“欧娜,人在哪里?本王想到她。”

“不知道堂堂一个人类的保镖是因为什么原因要见我尊贵的合作伙伴呢?”枫郎桦早就猜到洛易会直接兴师问罪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罢了。

“放肆!你这种低级妖怪怎么可以侮辱我的表哥,要知道你在这里是连一句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如果你还想留在世间的话!就马上和我表哥道歉祈求我表哥饶你这种贱货一命。”冰玉早就对这家酒楼独有的点心传闻略有所闻,今天就因为闲空所以就来看一看没想到来到这里就听到低级妖怪枫郎桦这般的辱骂自己心爱的表哥。

自己怎能够容许外人如此辱骂自己的表哥,那怕表哥现在没想过原谅自己,但是冰玉十分了解洛易的为人。洛易是一个根本就不会为自己辩解的人。所以很多委屈都是自己默默地吃进肚子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