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美人赋,谢门牡丹假杨柳

002被踹,万卷你砸到了人

    002  

  “万卷,你说他们是不是傻啊。这洛阳城里,走路上扔块石头,就能砸死个九品芝麻官,能来这杨柳楼听曲儿的,非富即贵,不说别人,就说你家爷我,他们得罪的起么。”二楼客座里,谢祁家扭头悄悄跟身后的诗书说。  

  “爷,奴才是诗书。万卷在地上抱着您大腿呢。”  

  “给小爷我起来!”不放,不放,就是不放,万卷死抱着自家爷的腿,反正爷现在心情好,不趁现在蹭个抚摸,难道真的要去给五爷洗澡么?  

  “万卷你个牛皮糖,小爷要把你跟五爷关到一起!不!小爷要把五爷许配给你做媳妇!”谢祁家努力着将自己的脚从万卷怀里抽出来,还一边进行语言威胁。  

  “不,不放!爷,您不能这么残忍啊,诗书比我好看,为什么不把五爷许配给诗书,爷,您不带这么坑害五爷的!呜……”万卷一边哭诉,一边把自己使劲挤出来的两滴眼泪的一把鼻涕偷偷地抹到诗书的衣摆子上。  

  靠之!你丫的!你的卖身契早就在跟爷一起拜入师门的时候就被爷给烧了。你还装个毛!爷可忍,诗书不可忍。  

  诗书“咚”的一脚后。万卷从二楼砸了下来。  

  “哎呦!谁啊!真是日了你二大爷的祖宗八辈!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啊!”不偏不正,万卷二楼而降,正巧的砸到了被痦子脸请出来的男子。  

  一群人慌忙的从万卷身下将自己主子拉出来,五大三粗的一群人,毛手毛脚的,谁也没有瞧见,天上砸下来的那个人趁着你推我攘拉扯空,偷偷地从人群中挤了出去,临走前,还狠狠的朝混乱中踹了一脚。  

  看到万卷脱身,诗书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万卷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来找自己干一架。“爷,要不咱趁乱走吧。”  

  “走?走什么走,要走你们走,反正爷我是不走,这个柳佳央也看上了,也要逃回家做媳妇,媳妇有难,做相公的肯定是要去英雄救美的……”  

  一万只乌鸦从诗书头顶奔腾而过,如同滔滔江水,奔流不绝。“爷,这柳公子是个戏子。”  

  “戏子又怎么了,你还记得今儿早上,我爹把我从院子里赶出来的时候说的话么。”脖子一抬,谢祁家顿时谢老爷上身“‘你个小兔崽子!到现在都讨不到媳妇,就算是你瞧上了路边的阿猫阿狗,就算是个戏子,领回来爹也是心满意足啊!’记得不,戏子!戏子!爷看啊,就这柳佳央符合我爹对媳妇的一切要求”  

  万卷刚从人群里逃出来,爬上二楼,还没喘过气,就听到自家爷这番高谈阔论,顿时吓得七魂丢了三魄。  

  今儿个带少爷出门的时候可是被‘笑面虎’看到的,好好一个思想健康的少爷,自己跟着出门一趟,就喜欢上男的了,以后别想有自己的好日子过。连忙上前一把将自己扑倒谢祁家的怀里:“少爷我错了,我娶了五爷好不好,您可千万别这么玩我啊,我们老唐家就我这个一个独苗了,要是因为少爷三观不正,带回去一个公少奶奶,我爹肯定会把我扒皮抽筋的。求放过!啊。”  

  谢祁家一把揪住万卷的耳朵,把他从怀里扯出来“你给小爷我声音小点,底下那群人正在找谁砸了他们头儿呢,你在嚷嚷,就把你送过去,到时候让七叔去领你,一样把你扒皮抽筋。”  

  “吵!吵!吵!吵什么吵!”好不容易摆出的气场,被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鬼东西打乱,还差点把自己砸的一命归西,杨斌被气得要死,一把推开挡着自己的田三,指着人群就开始大骂:“哪,哪,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丢东西砸老子,你,你二大爷的祖宗八辈,有本事砸人,你没本事出来啊……”  

  万卷正期期艾艾的喊着疼,被这一嗓子吼得激灵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救下自己的耳朵“爷,他骂你祖宗八辈。”  

  谢祁家丢下万卷伸脖子朝楼下瞥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也禁不住乐了,刚才那个痦子脸已经是不符合大众审美了,谁知道痦子脸的主子竟然是个麻子脸,难道这家是凭脸上的内容复杂程度来确定谁的地位高么。  

  万卷看到自家爷被骂了不生气,反倒偷笑,撇撇嘴,小声跟诗书嘀咕了一句“爷是不是傻了,不但喜欢上了男人,被人骂了也不生气,还高兴”  

  “痦子脸的主子是个麻子脸。”  

  啥?麻子脸。万卷偷偷瞅了一下,可惜他虽然跟诗书和爷同一师门,学同样的功夫,可惜术业有专攻,他只学了下毒和救人,打打杀杀那种强身健体的功夫,到底是比不上诗书,更比不上师父亲授的自家爷。  

  “诗书,你快瞅瞅,那个麻子脸左耳朵里是不是长出来两根栓马柱。”  

  栓马柱,是什么?“我没看到栓马柱,不过那个麻子脸真是绝了,不但丑,而且耳朵里还长了两个肉瘤。”肉瘤你一脸啊,“诗书你个蠢货,那不是肉瘤,那就是栓马柱。”  

  知道万卷是个话唠,诗书也不发问,就等万卷自己忍不住讲下文。果然,等不及诗书开口,万卷就跟倒豆子般的贴到谢祁家腿边狗腿的讲起来:“爷,我跟您讲啊,楼下这麻子脸可是咱洛阳城前儿个来的‘新贵’,奋威大将军杨烈的独子——杨斌。杨家这代有十八个姐儿,就得了这一个儿子,一直都在余杭陈老太君身边养着,不知听谁说洛阳花娇皆牡丹,处处抱得美人归,求了陈老太君就来洛阳回家看看。没事就上街抱抱美人”  

  “抱美人?搞笑!咱洛阳城美人是那么容易得手的?小心抱到呛口小辣椒,够他杨家吃一碟了的。”谢祁家轻哼一声,也不再理会那个‘杨麻子’,眼睛四处瞟着,找寻方才那一眼万年的柳佳央。这杨柳楼是他柳家产业,人家都闹到园子里头了,他要是再不出来给个脸面,等下杨麻子要是把桌子凳子都给砸了,以后谁还敢来园子听戏,到时候丢的可就不是一点脸面的事了。  

  “来人可是杨将军家的公子,杨斌杨大公子?”未见人来,就听到一个很好听却又明朗的声音从台子后传来。霎时止住了‘杨麻子’喋喋不休的谩骂。  

  仔细听这声音,不难辨出来人就是方才长袖英姿的‘虞姬’,杨柳楼当家的柳佳央。一身玉绿绣梅直裾搭墨绿绣梅大袖衫,许是时间没来得及,一头发,并没有仔细的梳上去,只是简单的并了一个结,松松的垂在身后,却看上去多了几分柔美。  

  果然是个透气儿的人,这柳佳央肯定是知道美人儿是这‘杨麻子’的死穴,人家拳头都打破家门了,还能抽出时间来洗漱打扮,要是把这‘妙人’给弄到家里,那老爷子岂不是有的事做,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来在找自己的麻烦了。想到这里,谢祁家嘴角就不自主的挂了一丝迷之微笑。  

  许是察觉到了自家少爷的不怀好意,虽然不知道是针对谁的,万卷还是悄悄把自己往诗书身后挪了挪,是非之地,还是离远点好。  

  柳佳央到了一楼场子里,却没有第一时间去解决本是来闹事,后来看着自己痴呆的杨斌。而是朝众人先赔了不是,然后走到胖脚门子,一个不起眼的专属客座,在回廊下就跪地磕了个头:“草民柳佳央,代杨柳楼众人向九千岁请罪,扰了九千岁的雅兴,听了那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求请九千岁责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