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美人赋,谢门牡丹假杨柳

003袒护,他九千岁旧友

    003袒护,他是九千岁旧友  

  柳佳央到了一楼场子里,却没有第一时间去解决本是来闹事,后来看着自己痴呆的杨斌。而是朝众人先赔了不是,然后走到胖脚门子,一个不起眼的专属客座,在回廊下就跪地磕了个头:“草民柳佳央,代杨柳楼众人向九千岁请罪,扰了九千岁的雅兴,听了那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求请九千岁责罚。”  

  最后七个字咬的特别重,谢祁家一万个肯定,这柳佳央是故意的,谁不知道当今圣上五岁丧母,九千岁可怜,将圣上跟十三王爷接置身畔亲自教养,圣上与九千岁虽为叔侄关系却胜似父子。当今圣上能稳坐江山,少不得当年夺嫡之争中,九千岁竭尽全力的支持。所以圣上一登基就封了‘九千岁’赐千岁府,同享万民朝拜。  

  众人跪的腿麻脚酸正想近身去瞧一瞧,那里面坐的到底是不是九千岁,还是柳佳央为了糊弄闹事的人而胡编乱造的时候。  

  “九叔九叔,你看这人长得像不像圣上新纳的符贵人,眉眼间的神情不仔细看竟有七分相似呢。可惜了是个戏子,要是个姑娘我肯定一顶小轿抬回府去。”能喊九千岁九叔的人,整个大陈就是十三王爷和当今圣上两个人,说话这人正是当今圣上胞弟圣宠在身的十三王爷。  

  就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王爷,一身穿金戴银的拿着一个银光闪闪的扇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九千岁问,刚才是哪个不长眼的狗奴才,脑子里糊了驴屎的当着九千岁的面污言秽语的在骂人?”  

  谢祁家内心一万只老鹿奔腾而过,暗暗在心中将十三王爷崇拜了一遍又一遍,同样是骂人,如此精简明了又不带家人,几个词就把人侮辱了又侮辱,简直是让人膜拜啊。这可比万卷的张口母亲闭口祖母的要文明的多了,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十三王爷这项如此出色的才能呢,有空可得好好学习学习。  

  当然,谢祁家对十三王爷的崇敬之情没有维持多久,就明白了自己之前二十多年并没有看走眼,老腹黑教出来的绝对是小腹黑。  

  “咦?你们怎么都还跪着呢,九千岁刚才喊你们免礼,你们这么多人就没一个听得到的?”说完,十三王爷还一副孺子不可教,愚钝愚钝的样子,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柳美人,起来吧,腾地方给这个麻子脸跪。”  

  说着,被这阵势吓傻了的杨斌就被侍卫押着跪倒了九千岁面前,没来得及反应,就按着脑袋先磕了三个响头谢罪。  

  “你们是谁啊!还有没有王法了,这可是洛阳城,天子脚下!就算你们是皇亲国戚,你们也不能这样欺压我,我要回家让我爹去告御状!把你们都抓起来”许是三个响头磕出了杨斌的回神,眼看着就要被人欺负了,也顾不得形象顾不得开骂,挣了左右侍卫,就要起来回家告状。  

  “你要告御状?那你先带着一群狗奴才来柳美人这里二话不说就砸了人家的大门怎么说,难不成是恶狗先咬人?”  

  “我没有!”杨斌骂又骂不过,人手也没有一个,急的指着十三王爷就反驳“我是来领我的小娘子的,我有柳岳亲手画押的卖身契,还有这杨柳楼都是我的!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说着一把从怀里掏出了两张纸举到了十三王爷的面前。  

  果然,是柳岳亲手写的卖身契,还有官府签批的杨柳楼的地契。  

  “哎呀,九叔,这事我不管了,我还是个孩子,我方才瞅见万卷从二楼掉下来了的。”二楼趁着没人偷偷一屁股坐到腿上的谢祁家听到十三王爷说自己还是个孩子,心里咯噔一声,又听到提自己的名字,心里又咯噔一声。不等他说完下文,就连忙一路小跑的奔下二楼。  

  “咚”的一声跪下,声音清脆结实。  

  “下官新任户部尚书谢祁家,拜见九千岁,九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  

  谢祁家谢恩抬头,就看到九千岁一袭月牙白云锦,在暗处坐着看上去熠熠生辉的。如果没有嘴角那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就更好了。  

  “都起来吧。既然谢大人在这里,那么不相干众人都随本王散了吧,这是谢大人和将军府的私事,看的人多了不好,本王相信十三王爷定自会秉公处理的。”  

  九千岁一句话,一园的人都跟着九千岁身后鱼贯而出,个个闭口不言,九千岁说是谢家和杨家的私事,那就一定是杨家和谢家的私事。做人就要少看少说才会命长。  

  瞅着九千岁的身影走的远了,万卷偷偷地走牡丹身边“丹哥哥,这柳公子跟九千岁啥关系,怎么九千岁这么护着他?”  

  “旧友。”  

  怪不得,九千岁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脏水揽到自家爷身上去,原来是旧友,果然美好的人,不论男女都比较能得主子欢心。这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自己这张还不如五爷好看的脸真是吃了大亏了。  

  给了暗自感慨的万卷一个乜眼,牡丹缓缓说出后半句:“吊似汝,今坟头草已万丈高。”  

  靠!“谢谢牡丹姐姐的忠告,万卷一定谨记在心。”  

  作为十三王爷身边第一大侍卫的牡丹,最自己的人生最最最不满意的就是十三爷给自己取得这个名字了。  

  牡丹,牡丹,自己一个七尺大男人有这么一个难以启齿的名字,真是丢脸丢到了祖宗家,关键是这个名字还是小时候万恶的谢尚书有一次跟十三爷吵架说十三爷是最娘的王爷,十三爷气极了,觉得给自己身边伺候的人起一些娘的名字自己就是最男人的了。  

  天知道,十三爷脑子里都是些什么鬼!整个大陈就他一个王爷,他不但是最娘的王爷,也是最男人的王爷啊。可怜自己那个时候少不更事,不敢跟主子讲述真理,就这么牡丹牡丹的叫了开,以至于到今天。每次万卷那个小畜生说不过自己的时候,就来一句牡丹最讨厌别人喊得‘牡丹姐姐’来恶心自己。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牡丹随手从手边的柱子上抠下一块木屑,朝着万卷丢了过去。  

  “哎呦!我的妈呀!”一个大大的狗吃屎,万卷就扑倒在了十三王爷的脚下。  

  关于五爷那只猫的一个番外:  

  诗书一边给五爷洗澡,一边跟五爷聊天。  

  “五爷啊,少爷说要把你许配给万卷做媳妇,小的跟你说啊,万卷有虐猫癖啊,平日里最喜欢偷吃猫粮的,以后要是你们结婚了,啧啧。”  

  自此以后。只要五爷瞅见了万卷,就会热情地扑上去。  

  然后……“少爷救命啊!五爷又对我伸爪子了!这个月我衣服都破了三件了,诗书救我啊!爹!爹!~快带我回家!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