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要独宠,夜帝的薄情医妃

是否为同一人

君要独宠,夜帝的薄情医妃 顾二姑娘 1162 2015-04-22 22:17:19

    她连连叹息,哎,夜九卿啊夜九卿,你丫混得真是失败,连自己爱的女人都想要你命!

  蓝郁侧头凝视着他倨傲的侧脸,邪笑着:“投胎成为风光不可一世的皇子,却不想小命都难保,连喜欢的女人都想要了你的命。九皇子莫非上辈子是十恶不赦之人,这辈子来还债来了?”她转过头,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望着洁白的天空,心里有些愉悦:“若真是这样……那可真是……”老天有眼。

  她没在说,不想夜九卿却淡道:“老天,也确实有眼。”中间他亦停顿了一下,然而这种停顿有一种让蓝郁猜不透摸不着的迷幻。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吧?

  还未等她接话,却又听夜九卿润凉的男中音徐徐传来,“生死有命,由他去。”

  “……九皇子不像是会说听天由命这几个字的人。”蓝郁不由自主的看向他,那墨蓝色一眼望不到底的双眸,有轮有角的五官,他给蓝郁的感觉就是高能兵临城下、九五之尊;低能闲云野鹤、造福一方,扔哪儿都抹灭不了他光芒的那种人。又怎会说出那几个字来。

  夜九卿转过来对着她的双眸,似笑非笑。

  “生死有命,由他去。他——指的是我夜九卿!懂么?”

  此话一出蓝郁在那刹那间脑子里是空白的,不是因为他狂妄到想揍他的话,而是他的眼神……墨蓝双眸,似暴风来临前的深海,嚣张与霸气呼之欲出!

  百里燕回,突然她脑子里不知怎的就跳出了这么一个名字……

  光一个眼神就能让人俯首称臣的百里燕回,好像啊……纵然一蓝一黑,可那种气质却如出一辄。

  “小姐……小姐……”

  蓝郁听着清珂的叫声猛然回神,这一回神才发现蓝郁已经走了,而鼻翼间似乎还萦绕着夺人的竹墨香。

  夜九卿一走,苍阑跑了出来,尾巴冲着夜九卿坐过的位子淡淡的扫了几眼,以示不屑。蓝郁爱怜的抚抚它的头,“这眼神漂亮,我也对他表示不屑。”

  苍阑蹭了蹭她的手心,爬在她的脚边,宣示同一阵线。

  清珂站在远远的地方,不敢接近。心下却想着那么一个庞然大物窝在小姐身边都都快有小姐高了,为何跟个小猫一样的乖巧。她家小姐可真厉害,把这样一头怪物都给训服了……

  那九皇子……

  想着想着,清珂便笑出了出来……哎呀,美哉!她清珂可等着这一天啦!

  “小狼告诉我,你主子他……”是不是也叫夜九卿呢?你在我身边来只是夜九卿演的一场戏?

  蓝郁还是没问出来,再观察观察再说。若夜九卿与百里燕回是同一人,那蓝郁愿直接与蓝非正面交锋,也断不能呆在这夜俯在夜九卿的羽翼之下!

  太可怕了!

  ********

  蓝俯的美景堪称一绝,奢华荣耀,而这夜俯的景致则精致有度,长廊、凉亭、花石小路错落有致,穿插有序,不过份华丽却迷人大气。由其是细节地方,一小盆盆栽,一个花坛小角落都处置得相当秀美。

  比起蓝俯来,蓝郁更喜欢这个地方,真是深得她心。

  每每看起来她都不得不称赞一下原本不想称赞的夜九卿。

  夜九卿……他打什么主意呢?连着三天了,天天都会往她院子里跑,哪怕是一口茶的工夫,也必须得坐一会儿。他是不是发神经了?

  她单手衬着莲塘的柱子上,迎风而立,想着夜九卿的怪异,却丝毫没注意到危险慢慢朝她靠近……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