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君要独宠,夜帝的薄情医妃

百里,你想干嘛

君要独宠,夜帝的薄情医妃 顾二姑娘 1092 2014-10-22 07:00:00

  稍后,清珂把她的医药箱拿了来,看到那头狼如此安然的睡着,理所当然的霸占着小姐的床,清珂有气却也怕。

  蓝郁看着她鼓着腮帮子,一脸的纯真,不禁失笑,把她赶了出去,便给狼处理伤口。

  刚包扎好的伤不知怎的伤口竟然裂开,蓝郁小心翼翼专业的处理妥当。看着那头狼柔顺的躺在她的枕头上,漂亮的毛发盖住了它幽蓝的双眸,心里头还是有一些小小的自豪的。

  感冒没有完全好,这几日事情又接而连三,还真是很疲惫。

  挤到床上,贴着它身上的毛发沉沉睡去。

  半响,只觉屋里一抹白影如电光石火般划过,玄白的衣衫停在床边,白衣黑发,银白面具散发着刺眼的光芒,一双幽深的黑眸隐藏像极了一个古井,深不见底。

  他幽凉的目光漫不经心的落在她的脸上,小巧精致的脸带着小家碧玉的秀气,发如墨丝丝缕缕的缠绕在了苍阑的身上,纤细的身子几乎要没入到苍阑的身底……

  他深眸微微一敛,一抹外人察觉不到的愉悦一闪而过。伸出两指探向她的脸侧……刷,面具撕了下来,露出了她本来的面貌。

  这张脸比这张面皮美过百倍,清颜白衫,青丝墨染,白皙如玉。簿如蝉翼的睫毛像极了一幅画,眉尾间有她独立的清傲感。

  忽然,熟睡的蓝郁皱了一下眉,似乎很不耐烦旁边有东西压着她,咕噜一句,拳头一握对着那东西一拳打了过去。

  白衣男子深眸一利,手急眼快的瞬间扣住了她的手腕。眼眸情不自禁的朝那头狼扫去,依然昏睡。

  “真烈。”目光又移了回来,落在她的粉拳上,吐出两个字。淡如晨风,不过须夷他便松开了她的手,目光寒凉,那两个字又像从未说过一样。

须夷,他俊眉轻皱,孤疑的扫她一眼……手重新摸上她的手腕,气息不急,且有一股强劲的力道冲着她的丹田。

  

  她有武功?连想那晚被人追杀而不知躲避……想来她该是不知道自己会武这件事!

 

  松开她,掌心合拢聚于内力,慢慢的袭向她的颈侧,这是崔动真气的焕发。微风轻轻撩过她的耳畔,黑发在脸颊轻轻撩动……像樱花弹跳到指间,风雅迷人。

  方才那一动,蓝郁肩膀上衣衫微微滑了些,露出了半个肩头以及上面包扎后的伤。纱布快要脱落,半块伤口露了出来有些恶化的迹象。

  他微微弯腰,扯了扯她的衣服--

  正在此时,蓝郁突然坐起来!

  咣!

  额头撞到了他的银色面具之上,蓝郁瞬间被疼醒……

  揉柔发疼的额角,怎么回事?

  看了看屋子里……毫无异样,死狼还在睡,清珂也没来。刚刚……她到底撞到了什么?

  鼻子嗅了嗅,嗯?百里燕回来了?刚才莫非撞到的是他?艾玛!死男人!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你给我出来!喂!……”

  刚跑到门口迎面撞上了一堵肉墙,反射性的身子往后一倒,一只大手瞬间揽住了她的腰,她才没有跌倒。

  “你跑什么?”冷呵兜头而下,她一愣,推开他。

  然而手还未离开他的衣襟,他猛的一收手,更加揽紧了她!她的脸贴上了他的胸膛,他独有的竹黑香铺天盖地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