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那年,我遗失的不止是爱情

2012.01.05

那年,我遗失的不止是爱情 海小孩 3645 2015-12-16 18:40:42

    2012.01.05

  来到这个城市的第57天

  这天阳光很好,天空蓝的很清澈,泛着均匀的金色。阳光、白云、紫色的衣裳,一切的一切,让花之影豁然开朗,让她可以无理由相信这个美丽的世界,相信所有的美好都不曾离开,空气中,那些闪烁快乐的记忆在生命各个角落里吐纳紫色芬芳。

  花之影一个人坐在花圃旁的台阶上,欣赏着校园里那片阳光拥抱着的草地,侧耳倾听那些属于孩提时代的欢声笑语。

  “等了很久了吧。”风迹形走到她面前,不着痕迹地打量她,她今天很漂亮,像个紫色的天使。

  花之影摇头,微笑答道:“没有,我刚到。”随后把目光聚焦他手中的不明物,“这是什么?“

  风迹形坐在她身旁,把那不明物递给她。

  “方便面。“花之影好奇地拿着,揣摩着,转头看向风迹形,他正用手捏碎包装袋里的方便面,然后拆开包装,把他的杰作,一小块方便面送进嘴里。

  他说得漫不经心:“这是我们小学时候很抢手的下课小零食。记得那时候我们一直纠结这个方便面到底是放调料好吃,还是不放好吃。“

  “那结论呢?“花之影在他眼里看到的并没有久别重逢的欢喜,而更多的是惆怅。

  只见他摇摇头,很诚实的说道:“现在不管结论是什么,不重要了,已经不是当时的味道了。”

  花之影很理解这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她苦涩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问道:“这是我们的小学吗?”

  “是。”他收回失落,点点头,问得有些小心翼翼,“这也是我们记忆的开始,怎样,看到这些,有没有想起什么?”

  风吹拂过来,她鬓角边的细发被卷动着飘起来,努力地搜寻记忆,神情却难免有些迷惘,默了默,她微笑道:“那一定是个单纯美好的时代,可以单纯的生活,单纯的喜欢。”

  风迹形迟疑了一下,还是起身,伸手做出邀请的姿势,“我们去四处走走吧,也许你会想起更多。”

  背对着阳光,风迹形高大的身影淡淡笼罩下来,连带着还有他那柔和的目光。

  花之影凝视了一会儿,眼睛里渐渐浮起笑意,“好。”她把小手搭在他大手掌里,她明显可以感受到他手掌紧张的冰冷,而她手掌的温度却与之相反,在这两种温度的调和中,她还感受到一种安宁,恍如忽有人执她的手带她穿梭人群,于是她也跟着奋力狂奔,不作他想,仿佛这也是一种信仰。

  这是他们的小学,他们故事开始的地方。自从毕业后,他好像没有再来过了,只是陆陆续续听说它在改建,也曾匆匆忙忙地只是经过。初中的时候他回来过几次,那时候的它变化不大,有些记忆还可追寻到。高中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去过,因为它变了很多很多,好像他们都不曾出现在那些年里。再后来,他也不曾出现过在这里了。

  这次,应该也应该算是他重新认识这所学校吧,不仅仅是时间,还有就是已经变得全然不一的小学,给了他感慨的机会。

  花之影与风迹形走在这里,却没寻找到曾经熟悉的任何一个角落,不同的是她忘了,而他,是找不到了,所以,所有的旧画面,只能在回忆中去重现,他说,她听着。

  他带着花之影逛起了新式又陌生的校园。

  他说,这以前是个老是让人跑到终点就来不及刹车,总会惯性要冲出去的草圃,现在已经被修整成标准的橡胶跑道了。

  他说,现在他们所站的校园的一角是曾经那个横亘在学校中间的大马路

  他们来到升国旗广场,现在是上课时间,广场上的人寥寥无几,走在这里,风迹形想起很多,想起那个时候陪着他大步流星、一路疯笑的同学;想起那些放声高 歌、五音不全的歌声;想起那些似怨妇般唠叨、哭哭闹闹做过的丢脸的事;想起那些不会那么容易失去的真挚;想起那个还能和这个世界单纯交流的小男孩。

  他的脚步慢了,他的神情有些许的忧伤和无奈,她微微上前一步,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召回他那神游在外的魂魄,“在想什么呢。”

  像是被她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他的眼神微微闪了闪,他们面对面,站得这样近,几乎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声。他望着她,眼前仿佛又能看见8年前那双满是笑意,满是幸福的深黑色的眼睛。

  他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在那双探奇的目光的打量下,轻描淡写地说道:“没有,只是不习惯而已。“如今年过二十多旬的它,现在在他的眼前,他们的学校俨然是个新生的面孔。说实在的,他不是很喜欢现在的学校,它是变漂亮了,气派了,但是也变陌生了,它把能见证曾经属于他,属于他们那一代的熟悉的校园的角角落落都埋葬在回忆了,但是知道它越来越好了,知道它会一直这样美好下去,知道是这样就好了。十二年的时间,他变了,她变了,它也变了,都变了,那些熟 悉的画面就这么被一点一点地埋葬了。

  他们继续往前走,走到他们的中学。以现在的眼光看他们的初中校园,还真有些奢侈,图书馆的挑高楼层、大中庭、大玻璃屋顶,主楼群的大连廊、教学楼前的大草坪……一切都显得那么大气且雅致。

  在这里,每一天,他们都在努力地成长,变勇敢、变冷静、变成熟、变睿智,顺便也变漂亮帅气。

  “我们是在这里上课的吗?”教学楼里,花之影学着一个好学生的样子,端正地坐在位置上,好奇地发问。

  风迹凯看向门口那块挂牌,这是一间叫做初一(7)班的教室,在这里,他们都有好多好多的梦想,都有好多好多的期盼,明天从来都是那么清晰,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那个时候,梦想从来都是轻而易举。

  他再次发呆,她再次发问:“可以和我说说那些事吗?“

  教室里采光极好,阳光把教室镀上了一层属于时光的色彩。他他望向窗外,那里一棵老榕树被太阳照着,每一片叶子都仿佛闪动着灿烂的光。他的目光凝在某个点上,淡淡地说道:

  “其实我已经不太记得初中的那些片段,依稀记得那些年华,那些个午后,那些个景色,窗外的红墙、阳光的碎片和有爱心形状叶子的大树。那时候的我们每天穿校服背书包,可是有着分外精彩的生活;每天我们都嫌睡得不够,可是却拥有最灿烂最饱满的笑容;我们在背地里给各个科任老师取外号,然后在解恨之后带着恶 毒的心情狂攻英语作业;我们把语文课本里的插图当成画册,描绘着服装设计师的梦想。”

  他的表情平静无波,只是一双眼睛里透出明显的伤感。她不明白,他们的小学,中学时怎样的一个地方,从踏进这些所谓回忆的地点,他总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带着心底刹那的慌乱,和那一点点的希望,她走到他身边,问道:“那这里和从前比,有变化吗”

  “忘了。”他回答得干净利落。

  巧合的是,当你成了观众的时候,却愈发清晰故事的脉络,只是她没有戳破他心中的不安。

  夜深人静,当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的时候,那些白天没法安抚的情绪在黑暗的角落里如长春藤般,蔓延于心间。

  “怎么了?不高兴啊。“花之痕走进她,看着她一脸委屈,像个可怜的小孩子。

  她摇头,窗外已然是车水马龙的世界,霓虹灯染红整片片区。花之影整个身体都隐在角落微暗的阴影里,支住下巴,独自欣赏着这世界的繁华。

  “今天成果怎样。”

  她依旧默不作声,也面无表情,双目湛亮如夜晚的寒星。

  “花之影,你再给我装深沉,我就直接打电话给风迹形了,取消一切大灰狼拯救小白兔的活动。”花之痕作势拨打电话,花之影一把握住他的手,柔和的月光下,她看到花之痕嘴角得逞的笑意。

  “说吧,怎么了?”花之痕仰起脸来直直地看着她。

  花之影像小时候做了错事就要受到责骂一般,微微低下头,声音沉沉的:“他还是没办法全心全意地帮助我。”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不明白,他到底在怕什么?”

  花之痕抿住嘴角看向那街角的路灯,柔和的灯光里几乎能够看见细小的灰尘在光里浮动。他把双手扶靠在栏杆上,若有所思地说:“影子,这个世界有的时候需 要删除一点理智,你因为未知所以抱着虽死,但内心勇敢的想法去探索,而他不同,有些记忆,有些话,对他来说是难以启齿的。”关于这些记忆,那些话,也是他 难以启齿的。

  她的神情缓和下来,一双乌黑的眼睛里映着月光,闪烁着迷茫,“那我该怎么办。”

  “等,等他做好准备。”

  等?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真的要被动等待剧情推着她前行,走一步算一步吗?

  阳光让人在温暖中学会感恩,黑暗的道路却是要教会人如何更加敏锐的分辨,经历阳光后的夜晚,需要有漫长的等待与盼望,她不知道时间有多久,也不知道前行的路有无荆棘,此刻她只能对自己说要放下,放下那根深蒂固的思想,静静等待另一种思维充斥内心,将血与肉填满。

  夜深了,她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既然做了选择,就安心地等待它的回应。

  手机屏幕上的光亮映在风迹形脸上,他失笑着。

  “风迹形,我等你,等你放下你的不安,然后陪我一起去寻找我的记忆。”

  她的短信,她的决心,他都知晓。他盯着屏幕良久,说不出这一刻究竟是轻松还是失望。手握着一听啤酒,来到月台,看着城市的夜晚从灯火辉煌迈向灯火阑珊,看云层渐渐淡开苍穹,越是昏暗的地方,越有着璀璨的闪耀,这儿很安静,星河点点。

  人总是很难看破,于是让自己一遍又一遍沉溺在过去的痛苦里煎熬。为何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都知道过去回不去,可依然没办法抛下过去的不堪呢。也许这就是时间,从看见到看不见。

  而后的时间里,他们依然相约着去寻找记忆,他们一起去麦堆上晒太阳,聊天,他说,以前的他们喜欢这样,无忧无虑地,说说自己的小想法,还有那些似有所无的梦;他教她弹吉他,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他看的出神;他带她去枫林里看星星,说着关于那些小时候相信的传说,他说得很认真。时间就这么走动着,那些关于寻找记忆的日子,静静的日子,躺在他们的手掌里,一抓看似什么都没有,却有着别样的重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