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痞子新娘,青春因爱你开始

21:一吻之间

痞子新娘,青春因爱你开始 小尼菇 1617 2014-11-18 01:43:33

  总觉得最近发生了很多事。

苏九九沐浴完一直未能入睡。便就一个人光脚走在露天阳台的一池清水中。

她穿着一条飘逸清长的裸色纱裙。

海风温和的掀起她的微卷长发。巨轮已经停了,随浪漂泊着,周围是不着边际的黑,耳旁偶然可以传来远处的喧闹声,也只是三三两两,长长短短。

五年的时间,一直都是反复拼搏的生活。那种反复甚至让她忘记了自己的曾经,有过的情动,有过的荒唐,有过的天真。

自从再遇拓跋肆,这个与过去有交集点的男人。他的出现就好像时刻在提醒她曾经的真实性。而这大笔挥霍的五年,仿若虚假的断层。

这个只留下一颗精子都未曾真正谋面的男人。而看着格格五年的成长,又好像与他非常熟悉了。

趴在阳台的扶栏上,苏九九想的出神。

她不喜欢这样无边无际的黑海,不喜欢这里的风。所有都像是记忆里的连接点。让她想到离开澳门的那天夜里和隐约的痛感。

要不是他,要不是拓跋肆,就不会有这么多往事莫名烦心了吧。

“你这样趴很久了?”

一道近在耳旁的好听声音传来,苏九九一脸惊异,侧头就发现,这个想到就来的男人,就在自己的左边,同样慵懒的依靠的扶栏边。

他什么时候来的?

“我也在这站了很久。”

似乎知道她的疑问,拓跋肆先做了回答。都不用她问。他回房间了很久,也观察她了很久。他心里其实有些意外。意外她的装扮,她的表情,意外这样的景色,意外她从不示人的这份气质。

她没有化妆,就好像少了一层坚硬的护壳。忽然变得清澈无暇,并且软弱易碎,或者温柔可爱。

真是意外。

苏九九立马变了一个表情,之前的迷茫表情一扫全无。

“你果然和我住一间。”

拓跋肆被她跳跃的逻辑问的一愣,但也没什么惊讶,只是笑笑。

“不然呢?你锁了卧室的门?”

“原来阳台是和客厅相连的。”苏九九自说自话的看了看这如梦幻般的一池清水。一边是卧室,一边就是客厅了。之前灯光太暗她都没有注意。

拓跋肆也回头看了看,“想不到你还真锁了卧室的门。”

“不然呢,我们好像不是同睡一床的关系。”

闻言,拓跋肆唇角轻轻一勾。“男女朋友,当然是同房同床的关系。”

转过头,苏九九淡定的看着远方,“言语挑、逗有什么意思?”

拓跋肆欣赏她的这份聪明,虽有些意外她的回答方式,不过他会很快适应。

他转过身与她擦肩,背靠。

“不过说真的,我不喜欢面前有锁着的门,我总会想办法打开它。”

苏九九一怔。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并且说的很认真。她正好做了投其所好的事,真是该死。

“好吧。不是我欲擒故纵,而是你有强迫症,好奇病。”

“我刚遇见了陆妮。”

苏九九嘴角一跳,就知道这丫头出卖了她,八卦了不少她的事。

“所以我更好奇。”

“没什么好好奇的,我是有女儿的人,锁门也只是洁身自好。也不想给你添麻烦。所以今晚…”

苏九九转身不想多呆,哪不知光脚踩近那一池清水,轻轻滑了一下。

拓跋肆绅士的伸手扶住她。

只是一吻之间,停住。

一切动作都是不经意的。不经意的风,扫过不经意的发,还有她藏得很好的,不经意的美。

苏九九的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慌乱的跳了几下。在别人看来紧张是情动的证明,而在她看来是做贼心虚,所以紧张。

紧张的不得了,一时竟无言以对。

这是今晚的又一次意外。拓跋肆想也没想,开口问了第一句话。

“所以,今晚的你,程子昱见过没有?”

苏九九一怔,被这整个语境问懵了。

“我刚说的是‘所以今晚’你睡客厅,我睡床。”她上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恩,回答我上一个问题。”

“啊?应,应该没吧。”

程子昱和她关系密切,连近产房都是他陪护的,没化妆的她,穿睡衣的她,哪个没见过?可她这么回答,算不算是撒谎呢?为什么?

拓跋肆紧盯着她略显逃避的眼光,浅笑一声。把苏九九扶正,直到站稳才放开手。

“我想他应该见过。”

不然程子昱怎么会深爱上她?

苏九九完全不懂他的逻辑,或许是气氛太…那个怎么说。让她总觉得有什么情愫在流动着。

总之什么都不想再继续,苏九九礼貌的转身离开,直接换了话题。

“我要睡了。”

径自走过清水,拉开落地窗,回到了房里,没在理一直站在身后的拓跋肆。

他点了一根香烟,一个人在阳台上抽完。

有些炙热的情绪也跟着平复了好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