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痞子新娘,青春因爱你开始

19:长夜将近(3)

痞子新娘,青春因爱你开始 小尼菇 3698 2014-10-13 00:23:36

  “肆,你和苏九九的事是希望我当真呢还是不当真?”

程子昱声音依旧像是一杯冰水,平静淡然。

拓跋肆沉默了一会,淡淡笑道:“怎么要这么问?”

“没什么,你的事你自然心里有数。”

压制了这么久,程子昱终于问出了心里所想,其实昨晚看了新闻之后,程子昱去游了一晚上的泳,也算是该发泄都发泄了,发泄不了的也只能自我消化了。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形势所迫,可同也却无能为力。

他对苏九九的爱,只会为她带去伤害。更可悲的是,这个女人从不爱他。

“我希望你当真,你能吗?”

拓跋肆唇角轻弯,喝了一口红酒,继续说道:“如今的程钟两家根脉纠缠,早已不是说分家就分家的局势。你得清楚一件事,为了程家,你这辈子都注定要和钟晓云在一起了。”

所谓的富商,今天可以坐拥一切,明天就有可能一无所有。很多人不能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只能过他应该过的日子。

“我知道你和九九的新闻,只不过是作秀。”

“你看,你还是不想信。”

程子昱忽然笑了两声,“肆,听这语气,你该不是以为我看上她了吧?我何时说过我喜欢她苏九九?我们只不过是朋友罢了,不会连你都以为绯闻是真的?”

拓跋肆便也笑了,没有回话。

死撑的感觉真是不好受。可他们都是不会轻易暴露伤疤的男人。却又彼此心知肚明。

“不过话说回来。”程子昱仰头便干了整整一杯,又开玩笑一样继续说道:“我和九九是朋友,你又是我的兄弟,管你们真真假假,你要是惹了她,我,可不放过你。”

许是拓跋肆洞察力超高,这‘不放过你’几个字听着略带凉意。

“有时候你解决一件事,就会发生另一件事。”

拓跋肆明白他的意思,如今他和苏九九成了假女友,表面上是解决了程子昱的绯闻,可谁知道还有什么事会发生,到时候就会有更多人受到牵连。

“钟家这次是没话说了,不过你还是要小心。”

“肆,该小心的是你,九九经营公司不容易,我最不想连累的人就是她。”

拓跋肆笑了笑,“看来你们还真是好朋友。”

程子昱便也笑了笑,不再说话。

“肆少难得给面子出席这次派对,小云真是受宠若惊。”

看见钟晓云过来,拓跋肆便假笑着和她打起了官腔。

“程太太不必客气。”

“怎么没见九九,给她添了那么多麻烦,我还想当面给她陪个不是,以后来日方长,说不定能成为像你和子昱一样的好朋友呢。”

听见钟晓云做作的官腔,程子昱原本亲切的表情,逐渐就淡了去。

“肆少,今天只不过是个简单的冷餐宴,大家才登船,难免都有些疲累。好玩好吃的都在后面呢,一会你们回了房间,就知道我特意精心为你们准备的祝贺礼,也算当作是我诚心诚意的道歉了。好不好?”

“祝贺礼?”程子昱疑惑的看向钟晓云,天底下哪有钟晓云送祝贺礼这等好事?

“哦?代九九谢过了。”

“你看你看都说肆少不必客气了。听你叫她九九,想必两个人很甜蜜呢。”

拓跋肆再怎么彬彬有礼,也被钟晓云烦得不想再理,要是能控制听觉,他也不想再听。

“少说两句,别人会以为你很美。”程子昱终于忍不住钟晓云假惺惺的唠叨,先开了口。

“你!”

“肆,那边有我几个朋友,都等着认识你呢,过去喝一杯?”

放下酒杯,两人谁也没顾钟晓云,转身就走了。

--

船已经离开了海港。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人也越来越多,都在各自套着交情。西洋乐团的演奏也逐渐欢快了起来。

陆妮遇见个朋友去打招呼了,原本能坐下四五个人的高脚桌,现下只剩廖斯和苏九九。

陆妮不在,他们两个人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都安静的面对面坐着。

“啧啧,我看肆少也没怎么把她放在眼里嘛!”

又一女人讥讽的笑道:“可不是,你看肆少带她来,作为女伴,还不是被晾在一边?”

“我看也是,有几分姿色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想配的上肆少,好歹再年轻个五岁才是。”

“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一个未婚先有子的女人怎么入得了他的眼?”

“先是和程子昱闹绯闻,现在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和BLACK总裁在一起,手段真是高的不得了。”

“可不是,你不知道人家以前可是道上混的,那叫个风尘。咱们可不敢比。”

“真的吗?我还以为是媒体乱写的呢。”

宴会厅里,虽然响着高大上的音乐,可三四个女人就坐在苏九九旁边,这背靠背的议论要是听不见就太假了。

廖斯睇了一眼苏九九,含义颇深。

放下酒杯,苏九九高雅的转了个身,硬是挤到了旁边那一桌女人堆里。

“几位妹妹,要是想刻意说给我听,我就坐这听着,你们大可不必扯着嗓子喊。要是想偷偷的议论我,就滚个远点的地方去说。都知道姐姐脾气不好是吧?”

笑着把话说完,眼前几个女人脸色都白了去。她那副架势,大有了不起在这高大上的地方打一架的感觉。

两个女人一听,嘀咕的骂了几句,识趣的走了。剩下三个还死撑在那一桌。

“苏九九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第一次来参加这种派对,没人教你怎么做人么?”

说话的是大名鼎鼎的孟可馨,即是孟家的独女,也是时尚界的名模宠儿。富豪榜排名第八的孟家甩了苏九九不知道几条街。当然,钱不也都是她爸爸爷爷的。

苏九九倒是全然不怕,“不如你现在就教教看,这人要怎么做?”

“切,不就是一个土不拉几的暴发户吗?你知道我们家排第几名吗?”

程子昱早就看见那边似乎有些冲突,他本就一直关注着苏九九,她的性格他在了解不过。在这么不理不问,估计真要打一架了。

那么大的动静,看见这一出的人何止是程子昱。拓跋肆早就知道这丫头说话尖酸,没想到还真能这么不顾及场面。

“她就是不爽就出手的脾气。”

程子昱无奈的和拓跋肆说着话,转身放下杯子刚准备过去解围,发现拓跋肆已经不在了。

看着他走向她的背影,忽有一种酸楚萦绕心头。

现在,他不该是保护她的那个人。

--

“要不是拓跋肆的女友,也有你来这说话的份?你有什么好得瑟的?”

“诶~我还真就是他的女友。你看着不爽也没办法。看来你还不明白,他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我这小小的前一百名,现在就在你前面耀武扬威,话多的不得了。”

“你!”孟可馨气不过,拿起酒杯就要朝苏九九泼过去。

忽然被人从侧面抓住了手腕。

“孟小姐,香槟还是轻拿轻放的好。”

几个女人都是一愣,拓跋肆浑身的气场真不是随便能比的,一句轻描淡写,却把几个人吓得不轻。

他是拓跋肆,也是苏九九的准男友。

拓跋肆看了一眼苏九九,笑着说道:“不介意的话,女友我先借走了。”

说着,长腿一迈就把苏九九拉着走了。

剩下三个人,一脸僵硬坐在原处,硬是没挤出一个‘不’字。

拉手还是第一次,苏九九不太习惯扯了两下,可他拉的紧紧的。

走在人群里。

“为什么有争执?”

他淡淡的问。

“拜你所赐。”

拓跋肆笑了笑,“拜你所赐,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在他们这种富商圈,这种话,有心计的女人们都只是心里想着,嘴上说不要不在意,似乎都很禁忌这样的话。对这些女人而言,真爱就是真爱,别把赤、裸的目的和利益说出来好吗?

可苏九九怎么就能说的这么大大方方?而拓跋肆反倒没有生气?

听到他这么说,原本因怒意板着个脸的苏九九,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她这狐假虎威的大谎话,被当事人听了个全。

斜瞄了一眼她,拓跋肆唇角轻勾,笑的不易察觉。平常人说这样不着边际的大话,好歹也该尴尬一下不是?可苏九九这个女人,一会强势的像个老虎,一会刺多的像个刺猬,一会却又可爱的像个狐狸。

“我的一切要真都变成你的,你确定你吃得消?”

“你知道怎么治疗密集恐惧症吗?就是在他眼前摆上密密麻麻的钱,一准能治好。所以说,天底下谁嫌自己钱多,谁就是有病。”

“苏小姐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别人一定以为你的眼里只有钱,免不了又是一番人身攻击。”

“说吧说吧,我的眼里本来就只有钱。不过话说回来,你的眼里不也只有钱吗?”

对于她的言辞,拓跋肆并没有惊讶或者辩解什么。

“你的意思是我看你,你看我的时候,彼此眼里就是两堆钱吗?”

苏九九忍不住笑了起来,越笑越开怀。

突然发现,他们就这样牵着手,有说有笑的经过人群,羡煞众人眼。

拓跋肆倒没觉得有什么好笑,“这么好笑?”

“没有没有。只是从你嘴巴里说出来有点搞笑。我还以为拓跋肆是个相当乏味的男人,不会说什么笑话。”

低下头,拓跋肆浅笑一声,继续道:“我也以为苏小姐这种场合身经百战,早能管理好个人情绪了。”

“你说刚才?”

“恩。”

“那个孟可馨本来就欠收拾,明明比我大两岁,还一直在那装嫩。我刺激她几句,她又敢怎么招?就是在那打一架,她泼我一杯,我就能泼她十杯。好不容易做你拓跋肆的名义女友,可不的珍惜机会?怎么,你吃不消?”

他的女友是不是可以呼风唤雨?

停了停向前走走的步子,拓跋肆转头看着她,“现在玩爽了?”

他这么不经意的问,苏九九还真没想到,什么样的男人可以面对这样的她毫不生气?大有一种照单全收的感觉。

“我玩的爽,你不生气?”

“还不至于。”

“没想到你管理个人情绪的能力还真好,怪不得是BLACK的总裁。了不起了不起。赞一个!”

“苏小姐,你不用挑战我的情绪底线。”

苏九九笑了笑,“为什么?因为你高高在上,轻视一切?”

“不是。”

“那是什么?”

“因为我们现在是暂时分不开的合作关系。”

“呵呵,你果真是个商人。”

走出人群,拓跋肆放开了苏九九的手,回归了正常的单身表情,“你不也是商人吗?”

“是吗,我可没你等级高,也做不到深藏不露,表里不一。”

“没有人天生是一个商人。”

苏九九的看过他一眼,走到甲板前,海风湿湿咸咸的吹着。

她继续无所谓道:“做人那么不容易,还要同时做两个人,三个人。累死了还怎么开心的赚钱?”

拓跋肆走上前,与她背对。“那你就不该选择做商人。”

“是吗?如果可以重新选,我就不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