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痞子新娘,青春因爱你开始

14:我的女友(2)

痞子新娘,青春因爱你开始 小尼菇 2870 2014-08-31 23:00:51

    澳门。

  华丽明亮的客厅里,拓跋烈激动的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脸上兴奋的表情,一点不像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

  他指着电视里的新闻报道,大喜道:“老张,老张,我说什么来着,缘分这种事情,根本不要我们着急。九九注定要和阿肆认识的。”

  说着,他就大笑了起来。

  老张也一时有些激动不已,很久没见过拓跋烈这样开心的笑容了。

  “董事长,想不到安排他们住在一起,才一天不到,就,就…”

  “好好好,安排的好。我的主意太有策略了,是不是?”

  在拓跋烈的心里和经历里,从来没有什么策略计划比这一次来的令人兴奋。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既然现在还有媒体的压力介入,我们就更应该加以策略才对。”

  老张看着,又起了一些忧心的表情,“董事长,关于九九的孩子,现在还在查。可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觉得格格和阿肆长得很像对不对?”

  老张有些惊讶的点了点头。“原来董事长早就发现了。”

  “先调查清楚在下定论也不迟,无论是谁的女儿我都接受。如果真和肆有关系,岂不是喜上加喜?”

  ※----------

  回到屋里,没等苏九九挣扎,他就绅士的先松手,不再禁锢着她。

  苏九九忍了忍要爆发的脾气,毕竟这个男人她不应该直呼全名,她也分不清他的所作所为到底是搭救还是陷害。毕竟对于程子昱而言,这算是一个不错的招数,封住了媒体和钟家的嘴。对象还是拓跋肆,他们就更不敢多这个嘴。可对于苏九九而言,迎来的却是一波更大的风浪。

  “拓跋肆总裁,我现在难道应该感谢你的见义勇为吗?”

  “不必,我只是帮我的朋友,程子昱。另外,我也不想门外一直那么吵。”

  难怪!拓跋肆才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又怎么会帮一个翻窗跳墙的陌生女人?吃惊的是,程子昱和拓跋肆也是朋友,还是非同一般的关系。这一点苏九九还真没想到。更想不到他一副冷漠的样子,却能这么讲义气。

  看她吃惊的样子,似乎也在拓跋肆的意料之中。“看来子昱没有告诉过你我们的关系。不过,经过今晚,钟家便再也不敢从你身上威胁到子昱分毫。”

  “呵呵,没错。”苏九九无奈的点着头,“想不到你还挺仗义啊!你的确是帮了他,可你考虑我的感受,征询我的意见了?”

  “我们,有很熟吗?”

  言下之意,他对陌生人的感受和意见,毫不在乎。

  苏九九直接无语。和他这个男人有交集就算了,没想到一来就是以冒牌女友的身份,以前是,现在也是。老天爷到底怎么了?

  拓跋肆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闲得饮了一口龙井,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得。

  “苏小姐应该也清楚程子昱离婚的利弊,或许对你的生活和事业同样没有半点好处。如果你们真是朋友,也请你为程子昱着想,不要再干扰他的生活。我更不希望,子昱因为你有任何前途方面的损失。”

  一听这般带有讽刺意味的说教,苏九九的心情更糟糕了些。

  “拓跋肆总裁这么爱说教吗?”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对那个女人的语气也是这样的,苏九九并不陌生。上次是为钱而接近自己的女友,这次是贪心的小三。她何时能扮演一个好一点的角色?

  “这话我听着很奇怪,我以前有批判过苏小姐什么吗?”

  苏九九愣了愣,这个男人对每一句话的洞察力都非比寻常,她还是不要那么情绪化的好,冷静一点。

  “没...我只是不喜欢你语气里的定义。”

  “如果你听出什么定义,那是你的问题。而我的话只是单纯的提醒。哦,不。是,警告。”

  “警告?你这个男人的霸道和自信还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你凭什么警告我?又打算如何警告我?”

  “做了我的女友,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女友,你也不可能再与程子昱又任何瓜葛,最好是你主动远离他。”

  “你多想了,就算不用‘你的女友’这个名号来控制我,我也会远离他。”

  “第一,我也是个商人,我认为人说的话从不可靠。第二,看来,苏小姐并不了解男人。你虽然只当他是朋友,可男人对女人可没有纯正的友谊一说。所以你不要再用‘朋友’这一词的希望带给他更大的绝望,这是出于对子昱的保护,也是你口中所谓的友谊发挥作用的时候,如果你当子昱是重要的朋友,难道不该为他做点什么吗?抱歉,我的方法可能强硬了一点,但这也是我认为最安全可靠的做法。”

  这个男人的言语逻辑的确没有任何差漏。听得苏九九硬是把一肚子话给憋了回去。

  “程子昱已经结婚了,一个女性朋友,足够毁了他的婚姻生活。”

  “总之谢谢你的提醒,我也压根没打算去打扰他的已婚生活。可你几分钟前的作法,却严重打扰了我的生活。”

  拓跋肆有些意外,他都还没计较他的方式打扰了自己的生活,这个女人就已经计较起来了。

  “苏小姐,我想,从你跳窗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更为严重的打扰了我的生活。”

  “你到了我的住所,也听到了门外的是非。无论是出去解释还是躲起来,明天的头条是上定了,而且可能会比之前的新闻更难听,更不知道会舆/论多久才能平息。与其这么被动,不如主动顺了他们的意,封了别人的嘴,也解决了程子昱的问题。如果你不来这里,这些问题就不会复杂化,也和我毫无关系。我倒想问问,到底是谁打扰了谁的生活?”

  “我...”

  “对,就是你。”

  气结一窒,一时间,苏九九说不出任何反驳之词,所有思路都被他绕了进去,他每一句话语的安排,语气及用词都是提前预知对方可能会有的反驳之词,便就提前做好了预防,根本找不到辩论的漏洞。

  闹了半天,苏九九只有原地静静的站着,可心里却好似风起云涌,没头没续。一直运行良好的大脑可以说从见到他开始,就像中了病毒一样,成半瘫痪状态。

  “苏小姐现在也不用那么见外的站在那里了,媒体还没散,过来坐。”

  闻言,苏九九还是一动未动。

  拓跋肆喝着茶,淡淡的看了一眼她。不禁的觉得有些好笑,从来没有女人对这样的现状不满意过,能成为他的女友,哪怕是假女友,真不知是修了几辈子的福。而她是不识趣还是太清高?

  ‘现在也不用那么见外’?

  苏九九听着这含义颇多的几个字,却无言以对。现在,现在?现在已经是假女友的身份了?看来,拓跋肆早就知道,她迟早会妥协这个结局。

  她不说话,拓跋肆也没在说话。

  物业收到了BLACK警告,一时也来了不少底气,很快就把钟家和媒体的闲杂人等清理了干净。

  紧接着,是景峰岚,程子昱,陈菲菲的各种电话。两个人的电话都在不停的响。

  拓跋肆嫌烦调成了静音,而苏九九则是无言以对,全部都挂掉了。

  安静了好一会,拓跋肆站起身走到苏九九面前,“媒体都清理了。”

  “多谢,我这就走。”

  “不用,我送你。”

  苏九九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发生了这些让人无法应对的事情,他怎么就能来回转变的这么自然?而这种举动在苏九九看来,并不是绅士行为,感觉怪怪的。

  “不必了。”

  话还没说完,他就清淡的接了一句,“你是我的女友,苏小姐。”

  苏九九无奈的笑出了声,“那是你自己说的,现在已经结束了。”

  像是没听见一样,拓跋肆拉起了苏九九开门就往门外走。

  “你不会不知道,这才是开始而已。”

  苏九九反方向使力,几乎是被霸道的拖出去的,“那只是在媒体面前,现在不用淹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送你回家,然后去你家。”

  她家不就在斜对面而已。

  苏九九惊的往后推了好几步,“去我家干嘛?不必了。”

  “了解并打扰你的生活。”

  “你!!”

  在拓跋肆的做事方式里,自然是相当谨慎的。他非常清楚,钟晓云不会那么容易罢休,既然他选择了帮程子昱,当然不能帮倒忙。既然做了一件事,就要有完全的准备。

  面对这个跳窗而来的女友,他也只有走形式一样的了解一番,以备不时之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