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痞子新娘,青春因爱你开始

05:作得一手好死(5)

痞子新娘,青春因爱你开始 小尼菇 2104 2014-08-18 05:42:52

  他更没想到她的吻,今天干净的发甜。和秦语琦交往大半年,没少吻过,只不过他今天才发现这个特质?为什么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可惜,从她自己来到这间房,这层楼,交易就已经默认了。

松了些力气,安静的对视中,他淡沉的开口:“秦语琦,要知道,走到这一步,我们谁都回不去了。”

一手忽然扶上她的发丝,加深了这个不能自拔的吻。

亲吧,不过是个吻,看在这男人也不差的份上。矜持、侨情和命、和钱比起来,都一边凉快去好了。

一阵头晕目眩,周围有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掉了一地,黑暗中也无人顾及,两人一起倒进柔软的被里。

昂藏的身躯,将她控在怀下,亦无处可逃。这才知道,他的霸道可以霸道的不露痕迹。将要发生的事,他都在不露痕迹的引导着。

他的吻时而柔情似水,时而野蛮有力。就像一种无语的诉说,连苏九九一刻的迷失,竟感觉有一丝,心疼。

她能感觉,这个吻的意义,诉说给另外一个女人,一个爱错的女人。

换做是一个还爱着自己的男人,让他接受这个无法原谅的交易和事实,该是多么伤人。

原来走到这一步,就真的回不去了。

而他拓跋肆却从来没有脆弱的一面。伤人的话说了那么多,可接吻的时候,真真实实的力度好像在用尽力气放肆,同也好像在用尽气力放弃。

一阵凉意袭来,苏九九本能抓住了身下的手,该死,这动作是欲擒故纵么?

停了停,拓跋肆占据所有主动权,微微抬起那张精致迷人的脸,一阵略快的呼吸沉浮。

对上她那双琉璃般的眸子,却触目惊心。她的眸光是她的不愿意和牵强,可从头到尾她没有推开过他,就像她现在这样无声的抗拒着,这让拓跋肆看到了一个他似乎从未了解过的秦语琦。

就这样被拓跋肆看着,她微微松开了手。别过头,揉进自己散乱的发里。

拓跋肆开始有些疑惑她今晚的不一样,可惜了,就是这样更燃起了他的怒火和征服欲,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他都不会再上当,再动、情,再原谅。

她以后该用这样勾人的眼神望向别的男人了吧,他不喜欢这样的眼神,如果要毁了她,他亲自来,毁的彻底。

敢欺骗的他的女人,这最后一夜的折磨,算得了什么。如果这是交易,也是一个完全不亏本的交易。

“秦语琪,记住这种疼,记住我就是这个只会让你疼的男人。”

※-----

忘了这是第几次,苏九九睁着疲惫的眼眸,面对他只能随力颠簸。他给她的触感和震撼,或许永远都无法忘记了,所有疼痛如同烙印。这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知道他是谁,可惜他却错拥着另一个女人。

他和秦语琦之间的混乱,不怕她的加入再混乱一点吧。

苏九九只在祈祷命运的原谅,插足他人的命运,她也不是恶意的,她也是不愿意的,可惜现实就是这样了。他们本就是即将走到尽头的恋人,她只是狠狠的推了一把而已。其实秦语琦没有他说的那么糟糕,她站在电梯前,最终却没有上来赴约,没有愿意交易什么,哪怕父亲和她会走投无路,或许她也想守住最后的自尊和不值一提的爱。

只可惜,是命运还是人为,谁都说不清楚了。

事已至此,就让它变成一个谜吧。

苏九九不知道他到底是多爱秦语琦还是多恨,总之她代替了秦语琦,承受了本不属于她的一切。

拖着支离破碎的身体爬了起来,苏九九突然摇了摇头,恍去那么一刻的罪恶感。这么疼,她才是吃亏最惨的那一个才对。人本来就应该这样,为自己考虑吧,自身难保的她还顾得了别人的什么感受吗?现在够了吗?她是不是可以走了?真是令人煎熬的六个小时。

“你连话都不想再多说一句了吗?”见她完事就要离去,男人在身后冷冷的一笑,“我真低估了你的无情。”

苏九九静静的听着,心中甚是无语,她能说什么?全盘托出,得不偿失吗?

这么想着,一张纸条懒洋洋的飘到苏九九的面前。

“你最好永远记得你是在靠什么赚钱,你外表光鲜其实也不过如此罢了。”

虽然这话不是说给苏九九的,可拿着那张支票。让她所有情绪都变得混乱了起来。是平常她应该眼睛放光才对。

“五千万,你我从此互不相欠。”

仰头深呼吸一口气,苏九九起身穿好衣服,也拿到了他西装里的PASS卡。

强忍着就要爆粗口的火气,苏九九换上不屑一笑。终于开口,“你确定不开灯,最后看我一眼吗?”

男人凝望着她,有些意外她的语气和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其实今晚,他都刻意没怎么去看她的脸,他怕他不忍,他怕他更恨。这么肮脏的一切,不要再开灯照亮了。没有多想,同样一声轻嘲。

“拿着你要的钱,滚吧。永远别再出现。”

顺了顺气,苏九九硬是把笑容掰上了嘴角,“你放心,钱我一定会拿,而且会好好的花,这就是我应得的。既然如此,这五千万的支票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一眼没看,苏九九转身就离开了那间漆黑的房。

走到门前,苏九九停了停,为了与事后摆脱干系,她希望他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

“拓跋肆,如果我不是秦语琦,你会不会舒服点?如果是那样,你就当做秦语琦没有来过。从此我们两不相欠,后会无期。”

床上的男人微微的拧眉,什么叫当做她从未来过?她今天没有因交易赴约,他会不会舒服点?又会不会原谅她?

人的情感总是那么复杂。结果都已经摆在眼前,还在想着如果的事。

而她为何最后要这么说?

拓跋肆的脑海,第一次变得混乱起来,但只有留下的话,人已经远去。

如果她不是秦语琦,如果她不是秦语琦?

男人唇角轻轻勾起,如果她不是秦语琦,他和这个可耻的女人也再无瓜葛。他拓跋肆的眼里容不得半粒沙,更容不得为了目的来接近他的女人。

这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莫大的污点,从此不要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