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谜,总裁的天价妻

第105章:陌轩,好好休息

婚谜,总裁的天价妻 尚可 3392 2015-08-30 17:50:51

    捕捉到她目光深处的那抹爱意,安决然并不诧异。  

  让他诧异的,是那抹爱意并不是恍然之间流露出的,而是从内心深处,经过长久的沉淀流露出的。就是那一刻,安决然终于确定--她对那个男人的爱,从未有片刻的停歇。  

  在她自己看来对他入骨的恨意,也完全是因为对他的爱意。  

  也就是那天夜晚,安决然彻底迷失了,再也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唯一能指引他的,只剩那抹下定决心在所不惜的悲壮。  

  不论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都义无返顾地前进下去的悲壮。  

  --  

  那晚,尚媛并没有赶回医院,而是在堇陌轩再三的劝说下,回到家去休息了。只是转天一早,天还没亮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迅速洗漱完毕后,便开车朝医院赶去了。  

  到达医院时,天刚蒙蒙亮,天边一抹鱼肚白泛着清冷的微光。  

  楼道中一片幽暗,尚媛尽量放轻脚步朝小家伙的病房走去,走到病房前才察觉到,病房内一派和谐的气氛,与这清晨医院中的沉寂显得格格不入。  

  小家伙那朝气蓬勃的嗓音告诉她,他已经醒来了!  

  她猛地推开门,见堇陌轩那一行人都在,又见小家伙此刻眉飞色舞活蹦乱跳,为此很是激动地朝病床奔去。  

  “莫莫!”  

  走到病床前,她一把抱住床头小家伙稚嫩的身躯,紧紧悬着的一颗心这才彻底落地。  

  “妈咪!”  

  见妈咪来了,小家伙更加的欢快,丝毫不像是一个刚从昏迷中醒来的病号。是的,他刚醒来不久,那个男人还没来得及通知她,她就已经赶来了。  

  “莫莫,你没事了吧?!快让妈咪好好看看!”  

  恋恋不舍地放开小家伙,尚媛迫切的目光上下将小家伙打量了个遍,生怕他还有哪里不舒服。  

  “妈咪,莫莫已经没事啦!莫莫现在就是想知道,妈咪还记不记得莫莫的生日愿望吖?!”小家伙丝毫不在意自己刚从昏迷中醒来,唯一在意的,就是自己那个简单而又伟大的愿望。  

  在尚媛还没有赶来之前,小家伙就已经问过堇陌轩,妈咪是否还记得他的愿望。  

  他迫切地想知道,他的愿望究竟会不会实现。  

  “妈咪当然记得……”  

  尚媛用力地点了点头,爱怜地将小家伙的双手捧在手中,旋即望了一眼病床另一边的堇陌轩。似是想要知道,他有没有跟小家伙说过什么,好让她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如何跟小家伙交待。  

  与她对上目光,堇陌轩瞬间便领悟了她的用意,随即将小家伙拽向自己那边。  

  “莫莫,妈咪已经答应,以后每天都会来看望莫莫。”  

  摸了摸儿子的头,他用一种温柔而庄重的口吻,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一怔,尚媛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说,她不用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只是为了安抚小家伙,要答应他每天都来看望他。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只是看小家伙的反应,小家伙明显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  

  那个男人应该还没来得及要说服他。  

  “难道妈咪不跟我们住在一起么?”明白过来爹地的意思,小家伙明显很失落,他本来以为妈咪答应从此以后要跟他们住在一起了呢!  

  见儿子满脸失落的神情,尚媛很是不忍,刚要说什么,只听对面的男人率先开口。  

  “妈咪平时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忙啊,就像爹地平时也有很多工作,也不能时时刻刻都陪伴在莫莫的身边,对不对?就像莫莫平时也要上学,也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是大忙人呢!只是妈咪一有时间,一定会过来陪莫莫玩儿的!好不好?”  

  男人的口吻愈发的温柔,温柔之中又是一抹庄重,很是苦口婆心。  

  尚媛怔怔地望着男人那张俊逸此刻却略显疲倦的面容,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那时他正好站在窗边,清晨的微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正好照耀在他挺拔的身影上面。迷蒙之中,他的身影仿佛泛着一层光晕,神圣而又无暇,令她不禁迷失了心神。  

  在他耐心而又温柔的劝导下,小家伙自然是欣然接受了这个决定。  

  以后每天都能见到妈咪,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啊!  

  然而似是因为了结了一桩心事,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忽然泛起困来,在众人的陪伴下很快又陷入了沉睡。见他没事了,众人也都放下心来,因为一夜未睡,很快都各自回家休息了。  

  堇陌轩和尚媛是最后离开病房的两个人,站在楼道中,两人无言着静默了许久。  

  不知过了多久,是尚媛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一宿没睡么?”  

  望着男人略显疲倦的面容,她终于忍不住问道。  

  本费了好大的力气让声音保持一贯的淡漠,一出口才发觉,她的口吻中还是多了一丝关切。  

  不知男人是否察觉到,只见他淡淡地望了她一眼,看不出什么神情,只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旋即稍稍一顿,才又问道,“你还没吃早点吧,想吃些什么?”  

  “你该去休息了。”  

  然而尚媛并未回答,而是坚定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一怔,男人再次望她一眼,这一次似是察觉到了她的关切,不由得错愕起来。  

  心知他为何错愕,尚媛却仍旧坚定,不再做一些徒劳的挣扎了。  

  被看穿又能如何?  

  他又能将她怎么样?  

  “嗯,确实有点困了。”这一次,男人没有再逞强,而是安分地承认了自己的疲倦。那双幽邃的瞳眸却并未因一夜未睡而有丝毫的黯淡,此刻反而焕发出神采,那飞扬的神采中带着情不自禁的笑意。  

  “去休息吧。”  

  见他不再逞强,尚媛这才不再那么强硬。  

  “嗯,我去医院附近的公寓睡一会儿,然后就来接莫莫出院回家。”男人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朝楼道尽头的电梯走去。医院附近有他的公寓,他正好就近去休息一会儿,小家伙又没有什么大碍了,睡醒之后就能出院了,到时再回家好好休息。  

  尚媛也淡淡点了下头,明显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只机械般地跟着男人朝电梯走去。  

  男人并未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忽而想起了什么,便问道。  

  “昨天和孙曼还有Jason的谈话,还顺利么?”  

  这个问题问完,两人已经走到电梯前,他顺手按了下楼的按钮。  

  没想到他忽然问这个,尚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错愕之后才怔怔地点了点头,“嗯,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谈了谈与杂志有关的一些事。”  

  尚媛明显还是心不在焉,这个回答未免敷衍。  

  “是Jason的杂志么?”  

  看出她的敷衍,堇陌轩却没有在意,而是顺势问道。  

  “嗯,还有三天杂志六月刊就要发布了。”  

  这一次尚媛回答完,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叮!”得一声轻响,电梯到了。堇陌轩率先走了进去,尚媛紧随其后,电梯中只有这二人,待电梯门关上后,气氛渐渐微妙起来。  

  短暂的沉默,此刻却如一个世纪般漫长。  

  “你知道么。”  

  是堇陌轩率先打破了沉默,说出这么半句没头没脑的话,他仍旧望着前方,只将一个神秘俊逸的侧影留给尚媛。尚媛狐疑地望向他,不晓得他要说什么。  

  “昨天晚上,我之所以劝你不要放弃你现在的事业,不仅是因为我不忍心看到你难过。”  

  堇陌轩的口吻很是平淡,仿佛这句话说得并未走心。  

  然而尚媛听在心里,心底早已氤氲成一片。  

  视线倏地朦胧了,她看到他终于扭过头来望向自己,俊逸的面容上挂着一抹迷人的微笑,之后他说了什么,她甚至没有听清。她只隐约听到,他说,是因为他知道杂志封面上的她,会是多么美。  

  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时,电梯到了一楼。  

  他留下一抹神秘的笑容,便迈着大步走出了电梯,她机械般地跟在后面。  

  见前面的男人仍旧迈着大步,头也不回地离开,她却停在原地,倏地攥紧了双拳,一声迫切的呼唤仿佛是本能般冲破喉咙。  

  “陌轩!”  

  医院的大厅宽敞而又安静,她这一声呼唤回荡了许久。  

  前面的男人倏地顿住了脚步,似是没想到她会这样叫住他,缓缓回过头来,他的神情中分明写满了讶异。就这样怔怔地望着她,他甚至忘记了呼吸。  

  她终于不再疏离地叫他,堇先生。  

  愈发用力地攥紧双拳,尚媛鼓足了勇气,想要说出从方才还没下楼时就已经在犹豫不决的话语,想要告诉他,为了能更好地实现小家伙的愿望,她愿意忘记从前的一切恩恩怨怨,一切悲伤苦痛,原谅他……与他重新厮守在一起……  

  然而望着那双幽邃的瞳眸,这些话她终究还是少了些勇气说出口。  

  最终说出口的,只变成一句简单的问候。  

  “好好休息。”  

  --  

  送走了堇陌轩,尚媛重新回到了小家伙的病房。  

  众人都去休息了,不能没有人照看小家伙,而她如今是一行人中精力最充沛的一个。  

  坐在小家伙的病床边,她望着小家伙恬静稚嫩的睡颜,不由得思绪万千。若不是小家伙过敏入院,她不会悲哀地发现,当然之后也就不会勇敢地承认--原来她边尚媛,一直都深爱着堇陌轩。  

  她一直以为自己恨他,不,准确说不是她以为,而是她就是恨他。  

  可是她的恨,完全是出自对他刻骨的爱。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她终于恍觉--这一辈子,她已然不可能不爱他,对他的爱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渗透进她生命中每一处缝隙。  

  不是她不想抽离,而是一旦抽离,她的生命也便随之空虚,再无意义。  

  想着,尚媛无奈而苦涩地一笑。  

  然而小家伙安然的呼吸声充盈着房间内每一处角落,她的心也便渐渐安定下来。晨光从窗外照耀进来,映入她的眸底,仿佛来自天堂的光辉,神圣而又伟大。  

  莫莫,为了你,妈咪愿意和你爹地冰释前嫌……  

  从此以后,我们一家人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再也不分开……  

  请你一定要平安快乐地长大,好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