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尚年华

第104章:是刻骨的爱意

陌尚年华 尚可 2892 2015-08-29 14:36:28

    是郁清潇充当了司机的角色,将尚媛送达了目的地。  

  尚媛再三感谢了她,旋即才拉开车门下了车,望着目的地--曾经的边宅,不由得在夜风的吹拂中思绪万千。真是没想到,在边家衰败后,杰森将边宅买了下来。  

  她本以为,边宅早已变成一座废墟。  

  即便有人居住,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是杰森先生。  

  现在的边宅跟她记忆中的边宅并没有什么不同,看得出来七年来杰森在很用心地照料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尽量不让它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得面目全非。  

  想到这,尚媛的心底不由得生出一股感激之情。  

  带着这股感激之情,她缓缓推开大门,走进了如今已属于杰森先生的这栋别墅。  

  见她走了进去,郁清潇拾回目光,这才打算离开。  

  然而刚启动了车子,她忽而一怔,目光被后视镜上一张挺拔的身影吸引了去。只见那张身影从庭院深处走来,正朝那个女人迎着月光的身影走去。  

  那人的身影转瞬也沐浴在月光中,清晰地映入她的眼帘,她不由得呼吸一滞。  

  --是安决然。  

  这么晚了,他也来了么?  

  按理说他只是尚媛的贴身保镖,只负责保护她的安全就好,这深更半夜的有她这个同样身为保镖的人在路上护送她,如今又已经到达目的地,就更加不需要他了,他来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是为了商谈结束后,好送她回医院么?  

  看来,他真是挺关心尚媛的啊。  

  想到这,郁清潇不由得苦涩地一笑,拾回目光望向前方凄清的路面,目光深处有股难掩的落寞。  

  然而想到堇陌轩那边可能还需要她,她深呼吸一口,立刻调整好状态,启动了车子朝医院赶了回去。远远望去,那辆黑色商务车在夜风中疾驰,月光的照耀下仿佛一抹暗影,泛着凌厉的微光,毫无畏惧地闯入无边的黑暗中。  

  --  

  “夏小姐,你来了。”  

  安决然迎面走来,一边打了声招呼。  

  “决然,这么晚了,你本来没有必要再折腾的,完事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医院。”见这么晚了安决然因为自己的事,执意也要跑一趟,尚媛真是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太晚了,不安全。更何况,我认为那个男人也不可能让你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去,恐怕他会叫他的特助再过来接你一趟,何必再折腾呢。”  

  见她这般不好意思,安决然很是从容地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方才应该就是潇潇送她过来的,完事要是没有人再送她回去的话,恐怕潇潇还要再跑一趟。  

  何必呢。  

  这么晚了,她应该也累了。  

  听他这样说,尚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便放宽了心。  

  就这样,尚媛没再说什么,而是跟随着安决然,缓缓朝客厅走去。  

  客厅中灯白如昼,两个人先后推门进去,只见杰森和孙曼二人此刻正面对面坐在茶几两侧的沙发上。早知道安决然也来了,为此见二人先后进来,他们并未惊讶。  

  杰森给孙曼和安决然冲了一壶咖啡,给尚媛则是准备了一瓶红酒。  

  见杰森举着那瓶红酒,朝自己晃了晃,尚媛投去一抹了然于心的目光,不禁笑了笑。  

  “媛媛,到底怎么回事,莫莫那小家伙没有什么事吧?”杰森也儒雅地笑了起来,待尚媛和安决然坐到茶几另外两侧的沙发上,望着尚媛才担忧地问道。  

  “已经没什么事了,只是因为麻醉药的缘故,要明早才能醒过来。”  

  “好端端的怎么会过敏呢?”  

  闻言,那几个人都稍稍松了口气,紧接着杰森又问道。  

  “他对杏仁过敏,而我为他做的蛋糕中又掺入了杏仁膏,就是您送给我的那瓶,我觉得味道很好,就掺了一点进去,莫莫吃蛋糕的时候恰巧堇陌轩又不在场,所以……”  

  见众人皆一副很迫切的神情,尚媛很是耐心地解释道。  

  眼眶虽然尚红,可是很显然此刻的尚媛已经恢复了平静,不再像之前那般悲伤无措了。  

  “没关系媛媛,这不是你的错,总之如今小家伙已经没事,你也不要再为此难过了。”见她还是有些动容,孙曼拍了拍她的肩,柔声安慰道。  

  “嗯。”  

  尚媛淡淡地点了下头,好似在沉思着另外的什么事,望起来心事重重的。  

  片刻的沉默,她望向杰森儒雅而英俊的面孔,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虑。  

  “Jason,你是什么时候买下我家的?噢不--买下这栋别墅的?”尚媛几乎是本能般地称呼这里为自己的家,然而紧接着便反应过来自己这样未免失礼,赶忙改口。  

  见她如此谨慎,杰森本来因为那瓶杏仁膏而歉然的神情,此刻又变得满是爱怜。  

  “媛媛,如果你愿意,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我之所以将这里买下来,为的就是保护它,保护你妈妈和你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不受到外界丝毫的影响和伤害。”  

  听闻这样一段话,尚媛忽而陷入了沉默。  

  好似胸腔中有什么热浪重又翻滚起来,令她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后,再一次湿了眼眶。  

  说不出是感激还是怀念,她望着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几乎丝毫的变化都没有,又望着那个儒雅的男人爱怜而又温柔的目光,终究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Jason,谢谢你……”  

  就这样,尚媛此番到来,最主要的目的成了怀念,而不是最初的“有事要商量”。  

  本来她是打算放弃做一名超模的,过来就是要和孙姨还有杰森说清楚,可是那个男人的话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那么如今再过来,无非就是与众人商量一下即将要亮相的一些事情。  

  而这些事情早已商量得差不多,便一概而过了。  

  只是在这个短暂的过程中,有一个名字被大家重复地提到过,那就是于世柔。  

  因为自从真相曝光后,她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外界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传出。  

  在影星与超模的这场斗争中,毫无疑问,是超模完胜了。  

  只是她的消失过于蹊跷,众人不免觉得有些不安,这才多次提起她的名字。讨论结束后,她的名字也就被众人抛到了九霄云外,再无提起的意义。  

  --  

  因为夜已深,纵使尚媛再不舍再怀念,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大家都该休息了,更何况,她还要赶去医院。为此只过了一个小时,尚媛就与安决然结伴离开了,孙曼则自己开车回去。送走了这三个人,杰森便去休息了。  

  尚媛坐在安决然那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中,才终于吐露了心事。  

  “其实这趟来,我本来是想告诉孙姨还有Jason,我打算放弃模特这份事业的。”  

  望着车窗上的流光溢彩,尚媛的目光与口吻有股不约而同的落寞。  

  落寞之中,又是一抹欣然。  

  “哦?”  

  没想到她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安决然不免有些惊讶。  

  他记得不久前,她还亲口告诉她,她已经爱上了这份事业,这甚至已经成为了她的梦想。如今她竟已经有过放弃的念头,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么?是不是跟小家伙过敏这件事有关?  

  听出他的震惊,尚媛并未回过头来,而是继续望着车窗外。  

  “你知道么,莫莫在过敏昏迷前,正好刚当着我的面许下了生日愿望。”  

  片刻的沉默,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许了什么愿望?”  

  心知一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愿望,安决然很是好奇地问道。  

  “其实他的愿望很简单,”然而紧接着尚媛一句话,让他知道小家伙的愿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我们一家三口能永远生活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似是又说到动容之处,尚媛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哭腔。  

  终于,她回过头来望向微微错愕的男人。  

  “他的愿望这么简单,我怎么忍心不满足?所以,为了能和他生活在一起,我必须要放弃自己的事业,从此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否则,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他,都将是一种伤害。”  

  “其实你这么晚来找孙姐和Jason,就是想跟他们说清楚这件事的吧?”  

  “嗯。”  

  “那最后为什么没说呢?”  

  这一次,尚媛重又转过头去,将目光落向窗外,看不出是惆怅是感激还是欣然。  

  “是堇陌轩说,我不用放弃……”  

  那一霎,安决然一怔,不由得紧紧凝视着女人的侧脸。伴着车窗上的流光溢彩,他敏锐地察觉到,那看似复杂的目光深处,不是感激也不是欣然,更不是惆怅。  

  是温柔,是不由自主的深情。  

  是刻骨的爱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