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尚年华

第096章:无罪获释

陌尚年华 尚可 2757 2015-07-10 00:32:32

    “以后不要跟我客气。”

  毫不犹豫摇了摇头,安决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就是那一刻,尚媛将他当做了自己此生最重要的朋友。而安决然,将她当做了自己此生最重要的人,不是朋友,更不是恋人,却是用生命都无法割舍的。

  他们之间,似乎发展得有些快。

  就像两天后,夏如年澄清丑闻、于世柔被万般唾弃、堇陌轩当众告白、堇婉英回国、堇向荣获释出狱、安决然郁清潇重逢,堇陌年生日当晚昏迷入院,这所有的一切都来的那般突然一样,令人始料不及。

  ——

  两天后。

  在众人的记忆中,这是一个大日子。

  就是这一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很多人的生活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午十点钟,由陌尚帝国首席总裁——堇陌轩召开的那场新闻发布会,吸引了众多娱乐媒体,几乎是万众瞩目。发布会上,一个默默无闻的记者站出来指认于世柔,称推人丑闻是她陷害夏如年的,然后放出了一段视频。

  此视频一出,几乎震惊全城。

  原来,大家都误会那夏如年了,真正心灵丑陋的,是于世柔。

  于世柔此番卑鄙的行为几乎惹怒了所有人,仅仅是片刻之间,于世柔就成为大众万般唾弃的对象,从此再没露过面,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而那夏如年,根本没有亮相就澄清了自己的丑闻,并且在万众瞩目下,被那个令所有女人都为之癫狂的男人,告白示爱。

  从那以后,夏如年是堇先生心头至爱,几乎成了每个人都知晓的秘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尚媛正在安决然家给蛋糕裱花。

  “什么,那个男人搞什么?!”

  安决然坐在吧台前,面前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实时播报着那场新闻发布会。将堇陌轩对她告白这个消息告诉她后,她吓得差点打翻了手里的蛋糕。

  不是说好了只帮她澄清丑闻么,现在又搞这么一出,是要闹哪样?!

  安决然却是一贯的淡然,只一副凝神思忖的模样,猜测道:“也许,他真的很想重新追回你。”

  “可是他那样对我父亲,将我边家害成这样,我们怎么可能复合呢?!”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真的误会他了?也许,他真的有什么苦衷?”目光一沉,安决然望着屏幕上那张深沉而又俊逸的面孔,如此问道。

  或许现在,只有他是最清楚真相的。

  可是,现在绝不是将真相告诉她的时候,只是,看她一遍一遍迷茫痛苦,他又于心不忍。

  闻言,尚媛倏然陷入了沉默。

  误会?苦衷?

  如果真是这样,那倒好了,那她何必这么痛苦这么为难?可是,是他亲口承认的,当年她边家的衰败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如果她真的误会他了,他又为什么要承认?

  逗她玩儿么?

  越想越觉心神不宁,尚媛索性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个男人什么意思。

  “我先把儿子的生日蛋糕做好了再说。”

  “嗯,话说你做的蛋糕托是什么口味的?巧克力的么?”

  “嗯,噢对了,我还放了一点杏仁膏进去,是Jason送给我的,他知道我喜欢吃杏仁,味道非常正宗噢,我觉得很好吃,所以加了一点进去。”

  “呃……可是这种东西,小孩子会喜欢么,味道会不会太冲了?”

  “放心,我只放了一点儿,还是巧克力的味道比较重。”

  “噢噢,那还好。”

  ——

  下午一点钟,那对堂兄弟一个赶赴机场去接堇婉英,另一个则去了法院。

  其实昨天下午,堇陌轩就收到法院的传票了,当年堇向荣与堇向东联手害死堇老爷子一案要重新审理,原因是当年最重要的一个证人,竟然翻供了。

  所以上午开完新闻发布会,堇陌轩便赶去了法院。

  至于堇之廷,则去机场接自己的堂姐堇婉英了。

  接到堇婉英后,二人也赶去了法院,到的时候庭审正好结束了。只见整个法院都沸腾了,还没见到当事人,那对堂姐弟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证人翻供成立,堇向荣无罪释放!

  “怎么回事,二叔怎么会无罪呢?!”

  堇之廷满脸的震惊与不敢置信,仿佛听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消息。

  一旁,堇婉英也是错愕得不行,只见她一张优雅大气的面孔上此刻写满了讶异。在赶来的路上,堂弟已经把事情都告诉她了,她的父亲之所以入狱,是因为当年害死了爷爷。是的,爷爷并不是生病去世的,而是被自己的儿子亲手害死的!

  本来这个消息已经令她震惊得不行,此刻又听到她的父亲无罪,她终于再无法冷静。

  为此,见当事人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时,她奋不顾身朝自己的父亲奔了过去。

  “爸!”

  另一边,堇陌轩与楚源都是满脸的肃然,堇之廷则朝这两人走来。

  “哥,到底怎么回事?!”

  无奈摇了摇头,堇陌轩蓦然一叹。

  “其实当年,我们指认二叔和三叔时,证据并不是那么充足,也不是很有说服力,只有一段来自医院的监控录像。能判他们有罪主要归功于当年负责照顾爷爷的那个护士,她是这个案子最重要的证人,她说当初看到了二叔和三叔进了爷爷的病房,爷爷从此便再也没醒来。可如今,她竟然说当初她只看到了三叔,也就是你的父亲进过病房,并未看到二叔进去过。而那段监控录像,因为过于模糊,又因只录到了犯案者的背影,在如今这种情况中,简直是毫无意义。”

  听完,堇之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听楚源继续道:

  “而如今,你的父亲昏迷不醒,甚至可以说是死无对证,所以,当那个护士说监控录像上录到的,其实都只是你父亲一个人的身影时,没有人不信。即便有人不信,也无力辩解什么。”

  听完这样一段话,堇之廷终于反应过来,倏地攥紧了双拳。

  “不可能,我爸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即便做了,他也只是参与者而已,不可能是主谋!”

  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吼道,看得出来此刻无比愤怒。

  “那个护士当年说二叔和我爸都参与了这件事,如今又如此轻易地翻供,难道法官没有裁决她么?!”紧接着,他话锋一转,又愤怒地吼道。

  “她说当初她吓坏了,神智已经有些不清,这才看花眼了。”

  堇陌轩没再说话,是楚源继续解释道。

  “……”

  愈发用力地攥紧双拳,堇之廷已然愤怒得不知再说些什么。虽然他的父亲当年参与了那件事,入狱是罪有应得,如今也付出了代价,可是,他绝不允许有人污蔑他,将全部罪名都推到他一个人身上!

  就在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望向堇向荣。

  只见后者也正望着这边,笑得阴厉而得意。

  见他笑得如此得意,一股热血猛地冲到头顶,堇之廷想也不想便要冲过去大打出手。

  “之廷,你要做什么?!”

  见情势不对,堇陌轩一把拉住了他,严肃而犀利地喝道。

  紧接着,楚源也上去拉住他,生怕他做出什么冲动事来。

  这里可是法院,他们若在这里打起来,那后果还得了。

  被堇陌轩和楚源拽着,堇之廷挣脱不开,却仍旧满腔的怒火,只得对着那边的堇向荣大吼道:“堇向荣,一定是你对不对,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对不对?!当年你为了夺得堇氏集团,害死了爷爷,如今又害死我父亲让他替你顶罪,你好无罪获释,这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搞鬼对不对?!”

  “……”

  见他如此愤怒,堇向荣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挑衅般地冷冷一笑,走上前来。

  “爸……”

  他身后,堇婉英见他唯恐天下不乱似的,赶忙走上来拽住他的手臂,想拽着他赶紧离开。一边是她的父亲,一边是她的哥哥和弟弟,两边都是她至亲的人,他们若闹翻了,她夹在中间岂不是很为难?

  然而,堇向荣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挣脱开她的手,他还是朝那三个男人走去。

  笑得愈发得意,只听他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陡然凝结了空气。

  “就算是我,又如何?”

  ——————

  对不起,今天可儿有事更新晚了,对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