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陌尚年华

第094章:我怀疑二叔是凶手

陌尚年华 尚可 2753 2015-07-07 09:33:58

    到达小区时,因为已经很晚了,记者们都散了。

  见楼底恢复了清静,尚媛暗自松了口气,只是为了保险起见,下车时她还是戴上了墨镜。

  “决然,我这个样子会不会很滑稽?”

  然而想到以自己如今这种曝光度和知名度,就算戴着墨镜恐怕也会被认出来,尚媛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一边推了下眼镜一边望向身旁的男人,问道。

  “呃……”

  没想到她忽然没头没脑地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安决然一时没反应过来。

  “哈哈,逗你的啦!”

  见他一副愕然的模样,尚媛不免大笑起来,锤了下他的肩头。

  “……”

  安决然再次怔住,望着此刻正在大笑的尚媛,几乎满脸的讶异。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优雅而又孤傲的女人,竟会如此开怀地大笑。

  然而很快,女人一句话,再次令他愕然。

  “决然,你这个样子好呆萌。哈哈。”

  “……”

  愣了好久,安决然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被自己这副模样逗乐了。

  可是,用呆萌形容他一个大男人,让他情何以堪?

  “看来你心情不错啊。”

  回过神来,他忍不住感慨道。

  这一次,女人没再说话,而是凝视着他,笑容渐渐变得意味深长。

  那个时候,安决然天真地以为,她笑得开怀只是因为心情很好,直到后来他们的关系渐渐疏远直到最终决裂,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将他当作了挚友。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尚短,可她无所顾忌地信任他,几乎将他看作除了那个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他真的不知道,是她太善良,还是他太会伪装。

  ——

  转天一大早,像是昨天那样似的,堇之廷在总裁办公室等男人上班。

  等来男人的时候,十五分钟已经过去。见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堇陌轩没有丝毫的讶异,看来外面郁清潇已经告诉了他堇之廷在等他。

  “哥。”

  堇之廷仍旧坐在沙发上,姿态很是桀骜地唤道。

  “之廷。”

  淡淡一点头,堇陌轩一边朝办公桌走去,一边回应道。

  “刚送完莫莫上学么?”

  “嗯,是啊。”

  “哥,你昨天在电话中说,我爸可能不是自杀,而是被杀害的,究竟是什么意思?”片刻的沉吟,堇之廷接着便问出了这个问题,看得出来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问题的答案。

  拾起目光望了他一眼,堇陌轩的神情变得肃然。

  在回答他的问题之前,他先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你不是还没放假么,你美国那边的学业怎么办?”

  昨天听他说,这段时间他都不回去了,那他那边的学业怎么办呢,昨天他忘了问他,如今见了面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再说,如果将他和楚源的猜想告诉他,恐怕他更不能善罢甘休回去了。

  “已经都考完试了,接下来都是一些琐事,让我朋友帮忙就可以,基本上已经是放假了。”

  心知堂哥是关心自己,堇之廷并未抵触,很是耐心地解释道。

  “哦?”

  眉角一挑,堇陌轩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现在你能告诉我真相了么?”

  “当年尚媛的父亲边际也是服毒自杀,如今你父亲也是,所以我和楚源怀疑,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他们都不是自杀,而是被杀害,凶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终于,堇陌轩将他和楚源的猜想告诉了他。

  虽然昨天堂哥已经提起过这件事,可如今再一听到,堇之廷仍旧满脸的震惊。

  “可是,谁会害他们呢?”

  “不知道,我和楚源目前还在调查,只是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淡淡摇了摇头,堇陌轩无奈地道,紧接着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话锋一转,肃然地问道,“你昨天也去看过二叔了对么?”

  “嗯,是啊,怎么了?”

  “你没有跟他提起,你父亲并没有死这件事情吧?”

  “没有,你不是叫我不要声张么?”

  “嗯,那就好。”

  听他这样说,堇陌轩这才松了口气,肃然的神情稍稍缓和了些。

  “到底怎么了?”

  不晓得他怎么如此紧张,堇之廷再次追问道。

  “不瞒你说,其实,我觉得二叔很有问题。”略一沉吟,堇陌轩说出了自己的猜想,见堇之廷一副不明所以然的模样,想了想,这样解释道,“我是说,我怀疑二叔是凶手。”

  一怔,堇之廷旋即反应过来,满是震惊地睁大了双眸。

  “你怀疑二叔是凶手?!”

  “嗯。”

  “怎么会呢?!你为什么怀疑二叔?!”见堂哥点了点头,堇之廷终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边朝办公桌走来,一边迫切地问道。他的父亲可是二叔的亲弟弟啊,他怎么会杀了自己的亲弟弟呢?!

  而且尚媛的父亲边际,跟二叔也无冤无仇啊,两人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啊?!

  “你父亲出事那天,我也去监狱看望了二叔,当时我试探性地在他面前提起过,你父亲自杀的事情,可是他的反应非常平静。正因太平静,所以反倒成了一种异常。”

  “可是,我爸是他的亲弟弟啊,他为什么要害死他?!”

  听闻堂哥的解释,堇之廷仍旧满脸的不敢置信。

  “那他又为什么要害死爷爷?”

  眸光一凛,堇陌轩忽然反问出这样一个问题,陡然凝结了空气。

  “……”

  那一霎,堇之廷倏地愣在原地,似是被点醒似的,一副恍然的模样。也是,像二叔那样心狠手辣的人,想要害死谁,还需要理由么?他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害死,更别提自己的亲兄弟了。

  “当然,这目前只是我的猜想,我也没有什么证据。”

  见他一副不能接受的模样,堇陌轩赶忙又道。

  “不,堂哥,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二叔这个人城府那么深,又心狠手辣连自己的父亲都能杀害,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哥,如果你和楚源要调查这件事情,我可以介入么?”

  然而堇之廷坚定地摇了摇头,攥紧双拳,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他觉得,他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他要加入进来,一起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还爷爷,还自己的父亲,包括尚媛的父亲一个公道。

  见他如此坚定地望着自己,堇陌轩沉思了许久,这才点了点头,嘱咐道,“只是,一定不要对外声张,尤其是对二叔,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觉得,二叔很快就会再行动,他不会乖乖坐牢的。”

  “什么意思?”

  “上次我去看他,临走时,他对我说,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而且,不是在监狱。”

  “你是说,二叔很有可能越狱?!”

  “是不是越狱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猜想,他一定会想办法出来。这段时间我也让楚源加强了看守,如果真的是越狱,他没有那么容易出来的。除非,有人接应他。”

  “你的意思是说,二叔监狱外面有人一直在暗中为他做事?”

  “嗯,否则,他又是如何对边际和你父亲下毒的。”

  “……”

  终于,堇之廷再一次陷入了震惊。

  堂哥的意思是说,二叔一直有心腹在为他做事,所以他才有办法在狱中对那两人下毒。的确,狱中根本是不可能会有毒药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人从外面带进来。

  “咚、咚、咚——”

  就在这时,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进。”

  待男人应道,郁清潇旋即推门走了进来。

  “堇先生,与于世柔串通好陷害夏小姐的那个记者,我已经找到了,需要立刻联系他么?”

  “嗯,找到的话,立刻联系他,就说我想见他。”眉角一挑,男人毫不犹豫点了点头,吩咐道。见郁清潇点头便要走,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她,“等等。”

  郁清潇旋即顿住脚步,重又望向他。

  “出现在那段视频中的那个男人,调查清楚了么?”

  紧紧凝视着郁清潇,男人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卫晟交给他的那段视频中,中途冲出了一张陌生的身影,他想他有必要调查清楚,因为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很关心她。

  “嗯,他是夏小姐新聘的贴身保镖,名叫安决然,今年28岁。”

  闻言,男人再次眉角一挑。

  “哦?她的贴身保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