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谜,总裁的天价妻

第091章:不管好不好吃,都说好吃!

婚谜,总裁的天价妻 尚可 2832 2015-07-04 11:08:26

    是的,经过漫长的心理斗争,尚媛决定——

  亲自为那对父子做一顿饭!

  虽然她根本不会做饭,从小到大拿刀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嫁给那个男人以后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可是,这并不能动摇她的决心。她要让儿子知道,不仅他的爹地会做饭,他的妈咪也是会做饭的!

  她一定要给儿子证明,没有那个男人,她一样可以照顾好他。

  为此整个过程,尚媛都拒绝那个男人的帮助。

  堇陌轩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在第三次被赶出厨房后,终于放弃了帮她的打算。唉,不求她能做出多好吃的饭,只求她别把厨房毁了,别弄伤自己。

  “你们不要在这边看着我啊,莫莫,和爹地出去玩儿吧,好了妈咪叫你们。”

  然而,那父子俩还是在厨房门口看着她,尚媛不免觉得压力大,这样提议道。

  “好吧,妈咪你一定要小心些噢!”

  小家伙这才恋恋不舍地点了点头,嘱咐完,跟着爹地去客厅玩耍了。

  一边离开,小家伙还一边频频回头,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眨啊眨,似是有什么话要对爹地说,待走到沙发旁,确定厨房中的妈咪听不到了,他才小声呢喃道:“爹地,你不是说,妈咪不会做饭么?”

  “是啊,妈咪不会。”

  堇陌轩点了点头,望了一眼厨房的方向,也尽量压低了嗓音。

  “这是妈咪第一次做饭么?”

  “呃,算是吧。”

  想了想,堇陌轩这样回答道。从方才她的一系列动作来看,她是第一次做饭无疑,他本来以为离婚后的这几年里她学会了做饭,可如今看来,是他想多了。

  “那……爹地,妈咪做的饭……会不会很难吃啊?”

  小嘴嗫嚅了半天,小家伙这才问道,生怕妈咪听到会伤心,声音小得连身旁的男人都快听不见了。

  好不容易听清了并且理解了,堇陌轩陷入了沉默。

  沉思了好一会儿,他才严肃地点了点头。

  “嗯,以爹地以往的经验来猜,肯定不会好吃。莫莫,没关系,待会儿你要是不喜欢吃,可以少吃点,等妈咪走了爹地再给你做一顿。千万不可以当着妈咪的面说难吃,知道么,妈咪会很伤心的。”

  揽过儿子的肩,堇陌轩很是苦口婆心地叮嘱道。

  “嗯,爹地你放心,莫莫一定捧场说好吃!”

  小家伙会意,很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嗯,乖儿子。”

  堇陌轩这才放下心来,抬起手,父子俩旋即默契地一击掌。

  就这样,经过协商,父子俩一致决定——

  不管妈咪做的饭好吃与否,都说好吃!

  ——

  然而,当饭菜都端上餐桌,父子俩才明白,妈咪做的饭已经不是好吃不好吃的问题了,而是升华成了,能吃不能吃!望着那三道平时男人也常炒的菜,父子俩一致陷入了沉默。

  见那父子俩都愣着不动,尚媛率先拿起了筷子,问:

  “怎么了,你们怎么不吃,是担心很难吃么。放心啦,我都是照着菜谱做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呃……

  男人不自觉抿了下双唇,照着菜谱都能做成这样,也真是难为她了。

  男人对面,小家伙也是愁眉紧锁,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明显是看这菜色连尝一口的欲望都没有。见状,男人赶忙轻咳了一声,一边拿起筷子一边道:“莫莫,这都是平时你爱吃的,快尝一尝。”

  说完,他夹了一大口菜放到小家伙的碗里。

  “唔……”

  见爹地将那口菜夹给了自己,小家伙抿紧了双唇,简直欲哭无泪。

  又望了一眼爹地,他圆圆的大眼睛已经能滴出泪来。

  爹地好坏噢,真的要逼他吃么?可是,妈咪做的菜真的能吃么?

  见儿子如此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尚媛也心知是自己做的菜不好看,恐怕已经影响了小家伙的食欲。担心菜也很难吃,尚媛夹了一筷,率先尝了一口。

  见她率先尝了,父子俩都抬起头来,屏息凝神地望着她。

  只见她将那口菜放到嘴里,然后便没有了下文,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

  “咳!”

  几秒钟后,她才呛得咳嗽一声,紧接着似是费了好大的力气,嚼都没嚼就将那口菜咽了下去,整个人似乎都不好了。她刚才差点就脱口而出了,怎么这么难吃?!

  然而想到这是自己做的,她忍住了没有打自己的脸。

  “咳。”

  目光掠过那父子二人的面孔,她再次轻咳一声,艰难地扯动了下唇角,笑了笑。

  “味道好像怪怪的,我想你们还是不要吃了,我去重做吧!”

  说完,她起身端起菜便要走。

  “我来做吧!”见事情有了转机,堇陌轩赶忙也站起身来,一边夺过她手中的碟子一边道,“你也很累了,我来做吧。”怕女人心里不舒服,他赶忙又道。

  “呃,好吧……”

  这一次,尚媛终于没有再逞能。

  重又坐回餐桌旁,她一副受了挫的模样。

  奇怪了,她明明就是一步一步按照菜谱做的啊,怎么就这么难吃呢,和那个男人做的比起来,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难道真的是,她一个零基础的新手,就比不过他一个有着十几年烹饪经验的人?

  唉,还以为做饭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亲自体验过才知道——

  其中也是大有学问啊。

  “妈咪,其实你不会做饭也没关系的,做饭这种事交给爹地就好了啊,爹地做的可好吃了!”

  见妈咪一副受挫的模样,小家伙于心不忍,明明是想要安慰她,一句话出口,却令尚媛哭笑不得。这小家伙,到底是安慰她还是打击她啊。

  “嗯,让爹地做吧,莫莫一定也吃惯了爹地做的了吧?”

  她抚了抚儿子的头,竭力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只笑容依稀有些苦涩。

  五年了,他们五年的相依为命,岂是她一朝一夕就可以介入的?

  “是吖,那是因为除了在学校,莫莫每顿饭几乎都是爹地做的呢!”小家伙并未察觉到妈咪的异样,挺起小胸脯,说得很是自豪。

  尚媛再次笑笑,这一次却陷入了沉默。

  其实,她不得不佩服他,养大一个孩子是一件耗费心神的事,她没有深切地体会过,可如今,她已经渐渐有所体会了。五年来,那个男人真的不容易。

  切菜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节奏很是轻快。

  光听声音,男人就要比她娴熟得多。

  唉。

  蓦然一叹,尚媛再次苦涩地笑了笑,不经意间抬起头来,这才注意到小家伙此刻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自己,仿佛在打量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了。

  “妈咪,你怎么啦?”

  终于,小家伙眨着大眼睛,不解地问道。

  “妈咪没事。”

  尚媛摇了摇头,抬起手再次抚了抚小家伙的头,目光满是怜爱。

  她知道自己不如那个男人,可是,她还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小家伙多做一些事情。

  因为,她是那么爱他。

  ——

  黄昏时分,监狱笼罩在夕阳下,一片肃穆而又神圣的气息,仿佛一处不可侵犯的世外之地。在楚源的带领下,堇之廷去看望了自己的父亲。

  原来,父亲真的没有死,堂哥并没有骗他。

  只是,虽然抢救回来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楚源告诉他,也许永远都不会醒来,就此成为一个植物人,叫他做好心理准备。

  迈着沉重的脚步,他在楚源的带领下又朝监审室走去,打算再去看望一下二叔堇向荣。说是看望,不如说是讨说法。堂哥告诉他,爷爷是被二叔和他的父亲害死的,他要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监审室,将那两个人都带到,楚源关上门离开了。

  “之廷,你怎么大老远从美国回来了?”

  望着对面那个桀骜不驯的男人,堇向荣率先打破了沉默,问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回来么?”

  堇之廷这样回答道,他的父亲堇向东在狱中自杀,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了,他在美国那边怎么还能呆得下去。

  “也是,之廷,你不要太伤心了。”

  一怔,堇向荣旋即反应过来,安慰道。

  堇之廷没有再说话,而是陷入了沉默。看来,二叔并不知道他的父亲其实没有死这件事。因为堂哥嘱咐说这件事他最好不要声张,更何况,此刻对面这个人还是他们公认的城府颇深的二叔,为此他并没有说他刚看望过父亲,只淡淡点了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才又缓缓开口,打破了沉默。

  “二叔,有件事我想问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