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谜,总裁的天价妻

第097章:大打出手

婚谜,总裁的天价妻 尚可 2688 2015-07-10 23:06:01

    “就算是我,又如何?”

  “……”

  那一霎,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

  堇向荣身后,她的亲生女儿堇婉英更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生在豪门长在豪门,堇婉英从小就是一个优雅的人,在堇家发生这么多巨变后又成长得处变不惊,可此时此刻,她仿佛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浑身颤抖个不停。

  “爸,你、你说什么?”

  走到父亲面前,她拽着父亲的手臂,震惊而又仓皇地问道。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才刚刚回国,就要遇到这种事?!

  “走开,这没你的事儿。”

  谁知,堇向荣一把推开了她,毫不留情地道。

  见他竟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那三个男人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时,堇婉英已经又冲了上去,终于崩溃地大吼道,“怎么没我的事儿,被害死的是我爷爷,如今又是三叔,而这一切都跟你有关,你凭什么说这没我的事儿?!爸,难道你真的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么?!为什么——”

  “啪!”

  谁知,还不等她说完,堇向荣瞪着她,狠狠扇了她一记耳光!

  “……”

  那一霎,空气陡然凝结。

  又一股热血冲到头顶,堇之廷终于按捺不住想要冲上去,谁知就在这时,一张西装革履的身影率先冲了出去。对准堇向荣的脸,堇陌轩毫不犹豫挥了一拳上去。

  “砰!”得一声,听得出来堇陌轩丝毫没有留情。

  “堇向荣,你欺人太甚。”

  瞪着摔倒在地的堇向荣,他几乎是一字一顿,满目的肃杀。

  终于,他还是忍无可忍了。

  “臭小子,你敢打我?!”见他竟对自己大打出手,堇向荣终于也失去了理智,一边怒吼着一边爬了起来,恨不得要将面前的男人生吞活剥。

  “啊,爸、哥,你们别打架!”

  见父亲朝堂哥冲去,堇婉英吓得大叫一声,旋即冲了上来想要拉开二人,却被自己的父亲一把推开,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姐!”

  见状,堇之廷大叫一声,赶忙冲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那叔侄二人纠缠在一起打得不可开交。

  “怎么了这是?!”

  就在这时,卫晟终于赶了过来,见场面一片混乱,不免被吓了一跳。然而与楚源对视一眼,他赶忙回过神来,与楚源合力拉开了那二人。

  叔侄交手,注定是身强力壮的侄子更胜一筹。

  堇陌轩仅仅是嘴角有一些血丝,堇向荣却连站都站不稳了。

  望着对面直喘粗气的堇向荣,堇陌轩冷冷一笑,满目肃杀地道:“堇向荣,你记住了,你所欠下的血债,总有一天,我们会叫你偿还。如今你不是出狱了么,很好,我们就陪你斗到底。我现在就以堇氏集团最高领导人的名义起誓,不叫你血债血偿,我誓不为人。”

  说完,他一把扯下领带,一边擦了下唇角的血丝,一边迈着大步决绝离开。

  看得出,这一次,堇向荣彻底惹怒了他。

  见他走了,堇向荣望了一眼一旁泪流不止的女儿,丢下一句话,朝另一个方向也决绝而去。

  “婉英,我们走!”

  深呼吸一口,堇婉英竭力忍住不再哭泣,刚要追上去,却被身后自己的堂弟叫住。

  “姐!”

  脚步一顿,她回过头来,泪眼朦胧地望着自己的另一边至亲。

  “你真的要跟他走么?”

  缓缓攥紧了双拳,堇婉英没有说话,几秒钟后绝然地转过身去。

  “阿英!”

  就在这时,卫晟上前一步忍不住唤道,口吻很是仓皇。他与那个男人是好兄弟,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他自然要赶过来与他并肩面对,谁知却恰巧碰上了这堇家人决裂的场面。而他,与那个男人的弟弟还有妹妹也是从小到大的玩伴,他向来亲密地称呼堇婉英一声——

  阿英。

  见她选择追随堇向荣,他不免担忧。

  那一霎,只见那张优雅的背影稍稍一顿,紧接着便又决绝地远去。

  卫晟攥紧双拳,想要追上去,却一把被堇之廷拽住。

  “算了卫晟,堇向荣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

  “……”

  愈发用力地攥紧双拳,卫晟抿紧了双唇,凝视着那张渐行渐远的背影,目光愈发迷离。

  可是,她方才分明是挨打了。

  谁会打她?

  除了堇向荣,还会有谁?

  恐怕也正是因为堇向荣对她动手了,那个男人才会忍无可忍,对他大打出手,然后撂下那样的狠话决绝而去,他是绝不会容忍自己的弟弟或妹妹在自己面前挨打的。

  既然如此,阿英,你为什么还要选择追随你的父亲?

  堇向荣那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你就不怕最终会遍体鳞伤么?

  即便,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又怎么样?

  另一边,楚源忙着去应付被惊动的法务人员,堇陌轩则迈着大步很快便要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卫晟与堇之廷二人终于不再管堇向荣那边,而是朝堇陌轩追了上去。

  就这样,堇向荣与众人彻底崩裂。

  ——

  下午三点钟,国际机场。

  郁清潇一身干练的商务套装,面戴墨镜,很是隐秘地坐在某个角落假装看报,目光却直直落在不远处张护士的身影上面。如今张护士翻供,堇向荣无罪获释,她奉堇先生之命来跟踪张护士,看看她究竟会去哪儿,又会和什么人接触。

  毋庸置疑,在堇陌轩一行人眼中,那个护士大有问题。

  当年,她可是信誓旦旦地,说看到了堇向荣和堇向东进入了堇老爷子的病房,之后堇老爷子就再也没醒来过。后来堇陌轩找到她时,她也非常热情积极地答应会出庭作证,当时堇陌轩没有给她任何好处,由此可见她说的都是事实。

  而如今,她竟然翻供,并且是在堇向东出事不久后,众人一致怀疑,她被堇向荣收买了。

  当然,堇向荣一直在狱中,不可能亲自与她接触,与她接触的一定是堇向荣的属下。

  所以堇陌轩才会吩咐郁清潇跟踪张护士,看看她究竟会和什么人接触。

  看样子,她这是要出远门了啊,是要“逃逸”了吧。

  得出这样的结论,郁清潇放下手中的报纸,终于站了起来,迈着干练的步伐朝张护士走去。呵呵,与堇向荣那样的人狼狈为奸,如今竟想逃?

  休想。

  然而刚走了两步,她不知看到了什么,猛地顿住了脚步。

  只见一张神秘而挺拔的身影,此刻正迈着大步朝张护士走去。虽然离得尚远,可郁清潇仍旧一眼便认出了那张刚毅的面孔,那张她做梦都不会忘记的面孔。

  ——安、决、然!

  反应过来后,她没再行动,而是站在原地,望着那个男人一步一步走向张护士。

  终于,张护士也注意到了男人,两人似是认识,不知交谈了些什么,紧接着张护士便提着行李箱朝登机口走去了。缓缓攥紧了双拳,郁清潇想要上去拦住她,再次望了一眼那张神秘而挺拔的背影,却终究还是没有迈出脚步。

  就这样,她眼睁睁地望着张护士登上了飞机。

  那个男人也望着张护士,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望着他刚毅的背影,郁清潇愈发用力地攥紧了双拳,不知第多少次鼓足勇气,这一次终于迈出了脚步,朝男人追了过去。明明已经用尽了全力想要保持淡漠,脚步中却还是多了几分仓皇。

  几乎一路小跑,不一会儿她终于追上了男人。

  深呼吸一口,她鼓足勇气唤道:

  “决然?!”

  似是因为过于紧张,嗓音已是有些沙哑,回荡开来竟莫名的苍凉。

  她也没想到自己竟会声音发哑,愈发用力地攥紧双拳,只觉胸腔中一颗心跳动得愈发仓皇。

  听闻她的呼唤,前面的男人倏地顿住了脚步,缓缓回过头来,只见男人的神情满是错愕。望着身姿干练的女人,他一副狐疑而不解的模样,似是没有认出她来。

  在他不解的注视下,郁清潇抬起手来,缓缓摘下了墨镜。

  安决然这才认出她,恍然过后只剩下震惊。

  “潇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