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谜,总裁的天价妻

第082章:与神秘保镖的对视

婚谜,总裁的天价妻 尚可 2747 2015-06-25 11:57:45

    尚媛愣在原地,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这人怎么回事,没长眼睛么,走路不看路啊?!”

  明明是自己撞上来的,那个助理竟瞪着尚媛,如此气愤地大吼大叫,好像自己才是受害者。不过此刻,她跌倒在地上,几乎被洒了满身的咖啡,望起来的确一片狼藉。

  “……”

  尚媛再次一怔,仍旧没反应过来。

  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刚才就是站在这儿,明明是她自己撞上来的,现在竟反咬一口说她没长眼睛?真是奇了怪了,这年头真是什么奇葩都有。

  “这位小姐,好像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忍住了不让自己动气,尚媛丢下一句话便走。

  她本来还想扶她一把,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夏小姐,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安决然冲了过来,望着她很是担忧地问道。

  “放心,我没事。”

  尚媛淡淡地摇了摇头,转身望了一眼那个跌倒在地上满身狼藉的助理,目光不自觉有些狐疑。其实,她刚刚根本没有撞到她,因为看她似是奔着自己来的,她本能般躲开了她。

  可是,她还是摔倒了,就好像是故意的一样。

  而且,咖啡洒了她自己一身,她的身上却是一滴咖啡都没有,那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是大脑有问题,就是故意的。

  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尚媛这才回过头来,神情隐忧。

  这里人多口杂,不要被人乱嚼舌根才好。

  “那个人好像是于世柔的助理,她刚刚撞到你了么?”见她真的一点儿事都没有,安决然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紧接着又问道。

  “没有,我躲开了,可是她还是摔倒了。我觉得怪怪的。”

  一边摇了摇头,尚媛一边隐忧地道。

  得知她是于世柔的助理,这下更是忧心忡忡。

  “你躲开了?”

  安决然也是很错愕,愈发觉得事情大有蹊跷,刚想继续说什么,他忽而一怔,目光被不远处花丛中那张隐秘的身影吸引了去。从这个角度看,正好能隐约看清,那个男人,似是在拍摄着什么。

  他刚刚,或许将那一幕记录了下来。

  花丛中,卫晟继续一动不动。

  直到那个助理从地上爬起来,拖着狼藉的身躯离开,他才缓缓放下了手。

  本来他刚才就想冲出去的,可是从这里正好能听到助理那句气冲冲的吼叫,他觉得事情很不对劲,为此忍住了没有动,而是继续拍摄下去。

  于世柔的助理,是么?

  他愈发觉得,方才没有停止拍摄,是正确的做法。

  ——

  这边,见尚媛没有什么事,杰森和孙曼这才放下心来。

  至于那个助理怎么样了,他们根本不在乎。

  只是孙曼挽住尚媛的手臂,很是苦口婆心地嘱咐道:“媛媛,以后见到于世柔的人最好还是敬而远之吧,你们今天在这里碰到,她知道你是Jason请来的封面女郎,一定会心生妒忌,不管你们以前交情怎么样,从今以后,还是离她远远的吧,我觉得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嗯,我知道,你放心孙姨。”

  这也正是尚媛心中所想,为此她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嗯,那就好,好了,我们快吃饭吧!”

  见她领悟到了自己的用意,孙曼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旋即拉着她朝石桌走去。午饭已经准备好了,虽然简易,却很是丰富很是健康。

  “卫晟呢?”

  注意到卫晟不在,尚媛狐疑地问道。

  就在这时,一张不羁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她的身后,紧接着有爽朗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我在这儿呢。”

  一怔,尚媛旋即回过头去,刚想问他去哪了,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卫晟不自觉一怔。

  是郁清潇的电话,奇怪,她很少给他打电话的,为此狐疑地接起,他很是直接地道:“喂,Max,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

  那一霎,听到那个代号,安决然不由得眸光一凛。

  Max?

  “卫晟,你听说了么,陌轩的三叔堇向东,在狱中自杀了!”

  那边,郁清潇第一句话便是将这个消息告知卫晟,口吻难得的惊惶。

  “什么?!堇向东自杀了?!”

  卫晟满脸震惊地重复道,反应过来自己嗓音有些大时,在场的人已经全都听到了那句话并且同样震惊地望着他。尚媛更是激动地拽住了他的手臂,满脸不敢置信的模样。

  那个男人的三叔……堇向东自杀了?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昨天傍晚他在停车场接到的那个电话,就是得知堇向东自杀的消息么,所以才会十万火急地离开。那个时候,他是赶去监狱了么?

  望了尚媛一眼,卫晟竭力保持着镇定,问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好像是昨天晚上的事,只是今天楚源那边才放出消息,现在这个消息已经闹得沸沸扬扬,陌轩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因为大家都认为是他将堇向东送进监狱,如今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那边郁清潇也渐渐恢复了镇定,说出这样一段话,口吻有些无奈。

  闻言,这边的男人义愤填膺。

  “陌轩将他送进监狱,那是因为——”

  然而看到尚媛目光迫切地望着自己,他将后半句话生生咽了回去。

  见他话说了一半,尚媛更加焦急。然而很快她反应了过来,不免又觉得自己现在太可笑。那个男人的三叔自杀了,跟她有什么关系呢,纵使曾经他们做过一家人,可如今早已没有半点关系。还有,那个男人成为众矢之的,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这么紧张做什么?

  想着,尚媛轻轻松开了卫晟的手臂,很快便恢复了一贯的淡漠。

  卫晟望她一眼,紧接着又问道。

  “堇向东是如何自杀的?”

  “据陌轩说,是服毒,只是这个细节楚源并没有对外公开。卫晟,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问问你,堇向东服毒自杀这件事陌轩有没有告诉你?我记得,当年尚媛的父亲边际……”

  说到这,郁清潇停了下来,很是惋惜地叹了口气。

  这边,卫晟了然于心,又望了一眼那个已恢复淡漠的女人,他的目光格外小心。

  见女人没有什么异常,他这才松了口气。

  稍稍走开一些,他远离了人群,这才问道:

  “你是觉得,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想问问你,我是今天上午看新闻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并不是陌轩告诉我的,要是他也没有告诉你,我想,也许他自有打算。”

  “他没告诉我,Max,有时间我会去一趟你们公司的,我们见面再聊。”

  摇了摇头,卫晟说出这样一句话,打算挂断电话了。

  如果男人真的已经有打算了,他有必要去找他当面聊一聊,去公司的话郁清潇肯定也在,到时他们可以一起聊。他现在在外面身旁还有那么多人在,实在是不方便细说。

  “好的,你先忙,拜。”

  那边,郁清潇会意,很是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缓缓放下手机,卫晟重又转过身来。

  不知怎么的,就在某一瞬,他忽而怔住。

  原来,他注意到一个气息神秘面孔刚毅的男人,此刻正目光犀利地凝视着自己,仿佛要把自己望穿。他不由得蹙了下眉,神情渐渐肃然起来。

  这个男人,好像是阿媛新聘的贴身保镖,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刚刚,是在听他打电话么?

  见他转过身来并且望向自己,安决然很快拾回了目光,一瞬间便恢复了常态,仿佛刚才根本没有注视过他。卫晟的目光却是愈发肃然,然而还来不及狐疑什么,众人的问题已经陆续抛向了他。

  诸如,堇向东真的自杀了么?

  是如何自杀的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堇陌轩对此作何反应啊?

  无疑,堇向东自杀的这个消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然而他保持着镇定,耐心地一个个解答,“他自杀的事情是真的,是昨天晚上的事,具体是如何自杀的,我也不知道,监狱没有公开,至于那个男人作何反应,我同样不知道。”

  毋庸置疑,众人对他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还想问什么,却被杰森肃然地打断。

  “好了,赶紧吃饭,我们还有工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