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死亡旋律

第九章

死亡旋律 苏晨雨诺 5771 2016-02-14 16:36:53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整整一年,一年里,她想过试图去找阿姨,可每一次都被杨紫菱阻拦了。一年里,她再也没有见过阿姨。  

  这天,尹熙来到小木屋,可当她走进小木屋时,那眼前的一幕,让她久久的站在原地,都没有说话。那首只属于她、只为她写的《死亡旋律》被人撕得满地细碎的条子。此刻的她无助了,感到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用手卑微的捡起地上的碎片,努力地想要拼凑着。伪装了整整一年的她,此时,再也不是外人看来的那么坚强。  

  尹熙努力着把所有的碎片拼在一起,可是,老天就好像在跟她作对一样,她越是努力的想要拼好,风就越大。把谱子吹得凌乱不堪……  

  宇翔——哥——夏宇翔……  

  尹熙对天大吼着……  

  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用,是我没能守住只属于我们的《死亡旋律》。  

  不见尹熙的诗雅和安洛,来到小木屋时,尹熙已经昏倒在了钢琴前,送到医院的她,嘴里都还在不停地念叨着。  

  “尹熙,放心吧!没事儿的,谱子一定还有办法复原的,别担心那么多。现在你就安心养病就行了。其他的,都不要多想,交给我们,没事儿的。”  

  诗雅一直陪着尹熙,生怕再出什么事儿。直到晚上,太累的诗雅睡着了。趁诗雅睡着之后,尹熙偷偷的溜出了医院。尹熙顾不了那么多,一路狂奔小木屋,她本以为,风一吹,已经撕碎的谱子会被风吹得什么都不剩,可当她推开小木屋的房门,却看到在钢琴上一旁熟睡的苏安洛。钢琴上放着已被拼好的《死亡旋律》。尹熙拿起还没干的谱子,看着熟睡的苏安洛,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转身离开,回到了医院。  

  直到第二天早上,尹熙睁开眼醒来,她的枕边多了一束百合花,手里放着那已被粘好的谱子。她手里拿着拼好的谱子,什么也没说,只是脸上微微一笑。  

  痛过,才知道想要保护自己。哭过,才知道痛彻心扉是什么。傻过,才知道坚强的活下去,是唯一的出口。  

  雨一直下着不停,雨还是没停。宇翔,下雨了,是你在回应我吗?雨停了,你就会回来的,对吧?尹熙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小木屋前,呆呆的看着那一朵朵凋谢的百合,曾经那一切盛开的百合,都在一夜之间,全没了。一场大雨,全部破灭了这一切美好。  

  遥望过去,往事如烟,曾经的幸福,都在幸福的清风中渐渐飘去,心情好像那雨中的百合,带着淡淡的伤感,只有那淡淡的……一抹紫在梦中流逝着。尹熙每一天,都会来小木屋,下雨了,起风了,她也会在河边等着,她总以为有一天他一定会回来的。  

  这一天,尹熙微笑着,她沿着去小木屋的路上走着,当她伸出手时,才发现,天……又在下雨了。水滴滴在她的手心儿,手心儿里的倒影印在空中,她似乎能感受到宇翔在对她微笑着……宇翔,你在天边的另一个世界还好吗?那里是不是像你给我说的那样,像童话故事里的那样完美?天上的天使一定很漂亮吧?对吧?天……怎么又突然下起雨了,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大,天下雨了,是星星在哭,还是你在流泪呢?哥,我好累,以前那样的山盟海誓、至死不渝,难道都只是梦吗?为什么这一切都这样变了?难道真的是梦该醒了吗?  

  那首你为我谱写的死亡旋律,时常还会在我耳边回响着……  

  杨紫菱在身后看着一旁的尹熙,心里乐开了花儿。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儿。”  

  “紫菱姐,你怎么来了?是阿姨肯见我了?”  

  “你就在这儿傻吧!是你害死他儿子的,谁会让害死自己儿子的人去见她?都是因为你,你还不明白吗?好好的一个家,因为你,都散了。”  

  杨紫菱都一巴掌狠狠地落在尹熙脸上。这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了。  

  “不是的,紫菱姐。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我想要发生的那样的。”  

  尹熙苦苦的在地上哀求着。  

  “大小姐,我请求你,别这样叫我,紫菱姐?我跟你有很熟吗?告诉你,你以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最好永远都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不要那一天又突然出现在夏家门口。”  

  “没有,我只是想要见阿姨而已,我就想要当面告诉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只要你让我见阿姨,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真的什么都行?”  

  “对!做什么都行,只要见阿姨。”  

  “好!爽快!第一,带你见可以,见了之后,从此消失。第二,走之前把夏宇翔给你的那枚戒指给我,那不属于你,带走也不会属于你的。”  

  傻傻的尹熙毫无办法,她只能选择妥协。她站在杨紫菱跟前,轻轻地拿下那无名指上属于她的那枚戒指。尹熙的眼泪滴落在那名戒指上。这时,天又在下雨了……  

  心急的杨紫菱一下抢过戒指。  

  “给我”  

  “紫菱姐,戒指你已经得到了,现在可以带我去见阿姨了吧?”  

  “呵呵,真的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这一年因为你让她痛失儿子,一时接受不了的她,就彻底疯了,之后…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消失到现在,了无音讯。”  

  说完,杨紫菱戴上那枚戒指,扬长而去。  

  杨紫菱走后,让尹熙久久不能平静,站在原地的她,纹丝不动。  

  宇翔,是我害死你的,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对不起,阿姨,我现在只是想要跟你说声对不起而已。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第二天早晨,尹熙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一直看着无名指上那空缺的戒指……  

  “尹熙,怎么有一个人坐在这儿?”  

  苏安洛担心她,一大早就来探望尹熙,却只见她一个人在这儿忧伤,细心的安洛却无意中发现了尹熙无名指上那枚戒指不见了。  

  “尹熙,你的戒指呢?”  

  “戒…戒指…在…”  

  “不用问,是杨紫菱吧?”  

  苏安洛二话没说,冲出家门,直奔杨紫菱家去。  

  “杨紫菱。不要脸的女人,贱人,你给我出来!”  

  “哟哟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安洛苏大公子啊。大驾光临,请问有何贵干啊?”  

  “少废话!戒指交出来。”  

  “戒指?什么戒指?哦,你说那枚不起眼的戒指?早丢了。”  

  “什么?丢了?”  

  再也忍不下去的安洛,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  

  “我是苏安洛,不是尹熙,别以为我会任你主宰!”  

  “你敢打我?你想造反啊你!”  

  “少唏里巴拉说一通,把尹熙的戒还来。”  

  “不是告诉你,丢了!”  

  此时的苏安洛像发了疯一样的紧紧地掐住杨紫菱的脖子……  

  戒指在杨紫菱身上抢了回来,尹熙又一次戴上那枚戒指。这一次,她发誓,就算丢掉性命也会保护好戒指。  

  时间在无止境的流逝着。这一天,尹熙有一个人来到了小木屋里。  

  宇翔,是不是尹熙太想念你了,怎么不知不觉又来到这儿?是因为忘不掉,还是因为太想念。哥,两年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呵呵,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你看,尹熙买了你最在的百合,还给你做了生日蛋糕,你看,你还记得以前我们做蛋糕的时候吗?这是你最爱的口味。说到这儿,尹熙哽咽了,她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只是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小木屋前的墓碑上……  

  看着你雨天离开的背影,  

  眼泪不觉流下,  

  雨淋湿了我的衣服,  

  那我的泪有没有淋湿你的心呢?  

  你还记得雨中只有你和我一起散步时的场景吗?  

  那时我的幸福的一切是你给予我的,  

  现在的我带给你的泪,你有没有收到?  

  夏天,我用泪水把你的心淋湿,  

  冬天,我用泪水把你那颗冰冷的心包裹着…  

  你知道吗?雨停了,  

  我们内心的微笑也该停了。  

  现在我用泪水告诉你,我的心事:  

  我还想要和你手牵手走在雨中散步,  

  我还想你对我说雨中只属于我和你。  

  也许,你会认为我很贪心,  

  可这却是我唯一能幻想的一切了…  

  这时,苏安洛来了。  

  “尹熙,怎么又来这儿了?又在想他了?”  

  “安洛,我真的很坏对不对?是因为我,他才会这样,因为我阿姨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是我害死他的,如果我不答应在小木屋过生日,如果我哥没来跟我过生日,车祸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我现在是不是就不会失去他了?就像紫菱姐说的那样,该离开的那个人是我,是我才对!”  

  “尹熙,你理智一点儿好不好,你不要一味的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这样有用吗?这样的你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尹熙吗?你清醒点儿!你哥他死了,他已经死了!夏宇翔没了,面对现实好不好!”  

  “没有,你胡说!你胡说!”  

  尹熙一巴掌狠狠地打在苏安洛的脸上。  

  “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这一切都是杨紫菱干的吗?”  

  尹熙什么话也没说,静静的站在月亮底下,眼泪不止的往下流,嘴里都还在不停地念叨着:我没有害死我哥,我不想,那不是我想要的一切……  

  “安洛,你告诉我,宇翔没有死对不对?他还在我身边的对不对?他只是累了,去休息了,睡一觉他就会醒来的,是吗?”  

  “尹熙,你清醒一点儿好不好,理智一点儿,他已经死了。他现在什么都不能给你,他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夏宇翔死了,他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你胡说,胡说,没有!明明他还在,他明明昨天还答应了我说带我去看日落的,我能感受得到,真的。”  

  苏安洛紧紧地抱着尹熙……  

  “他明明说好的还要跟我一起过生日的。”  

  “尹熙,别傻了,他答应你的生日,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尹熙哭泣的说着这句话之后,嘶哑的声音再也听不到那一片寂静。只听到从很久的地方传来一声声绝望的哭泣……  

  泪已不成声,那嘶哑的声音,已经没有那安静的草和树还有那些小木屋百合花吹动的声音了…她一个人站在山顶的最高处,远远的看着那渺小的小木屋,眼泪无止境的往下流着……  

  她的苦,她的累,两年来,终于爆发了……  

  “尹熙,不要,不要冲动,快下来。”  

  尹熙此时的举动吓坏了安洛。  

  “有话好好说,不还冲动,快下来尹熙,听话!”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想哭的时候,闭上双眼不让它流泪,伤心流泪时,只想要找个地方静一静的发呆。努力的告诉自己,要坚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希望我过得好了。当孤寂时,静静的想着他,听那些和他一起听过的歌,。难过的时候也要学会了伪装自己,对别人笑,失落无助时,也要总是说,我没事儿,我很好,真的。可又有谁知道,这两年来,我是怎么过来的。”  

  “尹熙,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我求你了,有事下来说,你想想你和夏宇翔快乐的日子,还记得吗?”  

  泪不止的流着,心里狠狠痛了一下。眼前不断不停地闪动着以前那些挥之不去的美好憧憬。  

  “对不起,我只是想要你走出来,只是想要你长大。刚刚说话太重,对不起,我答应过他会好好照顾你的。”  

  哥,尹熙好像你,尹熙不能没有你啊。闭上眼以为我自己能洒脱的忘记,但当看到那枚戒指,眼泪却没有骗到自己。  

  晚上,苏安洛一步也不敢离开,看着尹熙安静的睡着在小木屋的床上,是那样的心安。一阵清风,把白纸吹向天空飘起,它把尹熙的话带到了宇翔身边。这时,起风了,雨淋湿了所有的不堪。  

  思念的泪像流不干的水,  

  天又在下雨了,那说明是哥又在想念你。  

  傻瓜,放心吧!我一切都还好。  

  还记得曾给你讲的太阳和月亮的故事吗?  

  思念你的泪永远不停止,  

  那泪是甜的,是幸福的。  

  每当我吃一次就会甜一次,  

  想一次,就会开心一次,忘掉所有烦恼。  

  所以,天才会常常下雨……  

  那是因为太过爱你,不舍得离去……  

  “宇翔,宇翔,哥,你不要走,我还在这儿,尹熙在这儿,不要,不要离开。”  

  “尹熙,尹熙,快醒醒,是不是又做梦了?”  

  “安洛,那个梦又来了,那个梦好真,真的好真。我哥他没死,他一定还存活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  

  尹熙醒来,满头是汗,开始在安洛的怀里大哭起来。也许,这是她唯一可以发泄的人了。  

  “傻瓜,在说什么傻话呢,就算没有他,你还有我啊,还有我们啊。我答应过宇翔,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苏安洛紧紧地抱着尹熙。  

  “你看,我没有说谎,他说,下雨了,就是他最好的回答,真的,你看,天又在下雨了……”  

  尹熙一天比一天不堪的精神让苏安洛的心越来越放心不下。他只是什么也没说,默默的用手抚摸着她,替兄弟完成最后剩下的心愿。  

  “我哥他来过,他一定来过。一定……”  

  绝望和沙哑的哭声,让似乎全世界都静止了。  

  时间在一天天一年年的流逝着,就这样,尹熙一个人过了五年,五年里,他再也没有见过阿姨,也再也没有见过杨紫菱。一切就像梦一样发生,却也那么真。  

  时常,在五年里,她还是会一个人傻傻的骗自己说,我哥他还在,每一次放学,她也总是会在教室门口等着宇翔,每一次,吃棒棒糖她总是爱一个人在角落里,每一次在小木屋睡觉,她总是幻想着他一直都在枕边。  

  她一个人在小木屋凄凉的吃着蛋炒饭,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夏宇翔你这个大坏蛋,让你给我抢吃的,现在我全吃光了,一口也不给你留下!可不知怎么的,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滴落。  

  五年了,在苏安洛的帮助下,她在努力的蜕变,从不敢想宇翔不敢提宇翔,到现在可以平淡的说出五年前事情的经过。可五年来,她却再也没有过过一次生日。时常,她还是回来到小木屋外的百合里,她总以为,只要有百合花香,宇翔就会随百合的花香回来。她还坐在那台钢琴前,弹着那首他为她谱写的《死亡旋律》。小木屋外种满了百合,百合的香味随风飘动。尹熙又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百合中,她对每一朵百合说出她的心事,当她抬头看天时,流泪了,天上的云像他的笑,对她微笑着……  

  对这一切,她开始麻木了…  

  尹熙只是把你埋葬在心底的坟墓了,  

  谁也不知道你还存在我的世界,  

  掩饰着那份仅有的旋律。  

  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  

  总哭着说爱你的理由。  

  我们那些至死不渝,  

  终究还是成为了挥之不去的回忆。  

  尹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习惯了看天…  

  五年的努力终于让她下决心要离开,离开这座熟悉的城市。离开前,却再一次来到这里,小木屋。  

  宇翔,五年了,我想要忘记。  

  可是,我怕我会失去所有关于你的记忆!  

  在这黑暗的小木屋,没有一丝的光明。  

  五年来,一个人听着那首《死亡旋律》  

  手上的那枚戒指还一直陪伴着我。  

  走出那曾经你给过的美好,  

  可惜,那微笑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随风一起消失了,  

  再次的微笑,也再也不是内心了。  

  急促的呼吸,让她措手不及,躺在床上,看着天上的星星。  

  一个人在这小黑屋吹风好冷好冷,天也开始不领情的打起了雷,真的好黑好怕。曾经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那个人哪儿去了?知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需要你在我身边。  

  五年里,苏安洛对尹熙的蜕变大家都有目共睹,可又有谁知道,她内心有多苦。她就要离开这座城市,开始新的生活,一切都会重来的。  

  不管我是尹以沫还是尹熙,我都会把你放在我内心最深处,不会再轻易拿出来。夏宇翔,现在,我就要离开这里,你也会跟我一样不舍的吗?放心吧!我一切都好,我会好好听苏安洛的话,一切都好比会回到原点的。  

  抬头看看天,开始选择忘记的最后一次怀念你。  

  夏宇翔,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天上最高最亮的那颗新星可能是你吗?  

  思念星对一个人的思念,  

  当你想看到思念星时,  

  把心中的话告诉它。  

  也许思念星会把我的话传达上来给你,  

  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最后一搏。  

  你们快看,天又在下雨了,  

  这是他收到后最好的证明。  

  他还是爱我的,  

  他还感动的流下了泪。  

  雨就是他的泪,不是么?  

  看他对我多好,  

  把每一句话都放在每一颗星星里。  

  有时他还会回复我,  

  只要他一回复,星星就会坠落到小木屋,  

  最后……  

  变成了一场流星雨到小木屋的百合里。  

  一切就这样回到了最初,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现在唯一可以能做的,只有找到阿姨,想要忘记,可怎么她也还是忘不了……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尹熙还是选择了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