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死亡旋律

第八章

死亡旋律 苏晨雨诺 6338 2016-02-14 16:35:46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大……得知消息的阿姨当场昏倒。  

  三个小时过去了,手术还再继续。  

  “尹熙,你告诉我,我儿子不是去参加你的生日聚会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为什么?你还我儿子!”  

  抓狂发了疯似的阿姨,醒来情绪开始失控。  

  “阿姨,我也不想这样的,是因为我,因为宇翔为了保护我才……”  

  “你还我儿子,今天我儿子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不会好过的。”  

  医生终于出来了……  

  “病人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一个一个的字眼,狠狠地刺在尹熙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你这个女人,我那么相信你,你却把我儿子害死,你还我儿子!”绝望的阿姨,跪在地上,眼泪的不止,让所有人都开始触动。  

  “阿姨,不是的,你听我说,你听我……”  

  “你滚!你滚你滚,不想再见到你。”  

  阿姨死死的抓住医生不放,苦苦的哀求着:“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我有钱,我可以救我儿子。”  

  阿姨绝望的跪在地上,哭泣的声抽搐着的她似乎已经没有了声音。回到家的阿姨坐在床上,手里颤抖的拿着宇翔爸爸的遗像。  

  “老公,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儿子,老公,你是不是很想念我们的儿子啊,想让他来陪着你吗?”  

  就在此时,客厅的电话声响了……  

  “不是让你撞尹熙?怎么现在受伤的会是他?”  

  “我们拿钱办事,这我可管不了,是那小子自己冲上前为那女孩儿挡住的。事我照办了,钱你看着办,嘟嘟嘟……”  

  电话挂了。心里慌乱阵脚的她,根本就没有在意到家里有没有人。  

  “该死的,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哼,夏宇翔,这一次,你就是当为你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一次替死鬼吧!尹熙,你可要记住了,是你,害死夏宇翔的。”  

  “紫菱,你刚才跟谁通电话呢?”  

  “阿…阿姨,你在家啊?”杨紫菱吓得脸色苍白,直往后退。  

  “说!为什么要嫁祸给尹熙,为什么要对我儿子狠下毒手。说!”  

  “阿姨,您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明白。”  

  “听不懂是吗?刚才你说的话,我已经全部在楼上的分机听到了。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客厅的抽泣声和哭声已经打碎了整个屋子的宁静。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不!你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样的,您不能赶我走,我可是您亲自收养的,走了?走了我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这时候的雨还没停,外面的雨下得好大好大,静静的空气,似乎让人都喘不过气来,甚至让人窒息……  

  “老公,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十几年前,我还没认识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那时候都年少无知,他骗光了我所有的钱财,我没脸见人,把紫菱生下来后就送给人寄养,一年后,我便认识了你,才有了宇翔,你去世以后,我才有接回了紫菱,却又不敢告诉她身世。所以就一直都宠着她,把她惯坏了。老公,我对不起你,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吗?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我们的儿子,是我把紫菱给宠坏了,对不起……”  

  阿姨的眼泪落在叔叔的遗像上,叔叔哭了,眼泪让人分不清是从阿姨的眼里的还是叔叔滴落下来的。  

  “老公,都是我不好,你要罚就罚我好了。不要带走我们的儿子,儿子没了,可却是我的女儿亲手害死了我的儿子,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尹熙一个人独自去了小木屋,她呆呆的坐在那台钢琴上,眼泪不知不觉的滴落在琴键上,那首她最爱的《死亡旋律》,默默地想着。她一个人在厨房做着蛋炒饭,一个人在月光下吃着,一滴滴眼泪让她心里想起从前那一幕幕惊心动魄。当她抬头看着天时,不知不觉又流泪了。想起宇翔给她讲的月亮和太阳的故事,她笑了……想着想着,她呆呆的站在那儿,看着这首宇翔为她亲手谱写的《死亡旋律》,她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的痛……  

  哥,今天是尹熙的生日,你怎么可以不来啊?是不是尹熙不乖?你就生气不来了?你不可以丢下我一个人的。宇翔,那枚戒指是你给我的吗?哥,我还没说我愿意呢,你怎么就一个人先走了?不管我,你说过的,不会丢下我一个的,不是吗?哥,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天…还没黑呢!外面下着好大的雨,你把我的伞放哪儿了,我怎么都找不着?你快起来啊,别睡了,我的全身都湿透了。夏宇翔,你这个大坏蛋,不是说好了要一起永远的吗?为什么你就这样把我一个人独自丢在雨中?你快睁开眼睛,听尹熙说话啊!只要你醒来,我保证,再也不会不经过你同意在你书上乱画了,我犯了错,你说我,我再也不会顶嘴了,以后再也不会趁你睡着了在你脸上画画了,我保证!真的!  

  宇翔,今天的雨,怎么一直下着不停,外面下雨了,你怎么都没来接我?自己说好的今天给我过生日的,这里布置好的一切,你却到了哪儿去了?结果呢,自己累了去睡了也不说一声,让我在雨中等了你好久好久……  

  此时的尹熙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她强忍着眼泪,看着眼前小木屋布置的生日求婚现场,她努力的不在乎,她还在想像往常一样的调皮跳在宇翔的床上。喂,怎么还在睡啦?你再不起来,我可要在你脸上乱画了呢!我记得以前在你睡着时给你脸上乱画,你会不会像以前一样从床上跳起来,然后火冒三丈的大声对我嚷嚷:尹熙!你这给大坏蛋,看我怎么收拾你!哥,宇翔,平时都是我赖床的,这一次,我终于早起了,你怎么可以还在睡呢?还记得以前吗,我们以前在小木屋的林子里玩捉迷藏,你让我藏起来,你来找我,为什么你的不守信用,让你一个人独自随风吹去了西边,还乘着浮云去了天堂,你以为你飞得越高就越可以看得见我了吗?不!当我知道时,起风了,下雨了,我的头发随风、雨还有百合的香味飘在空中,当我抬头看天时,流泪了……  

  “傻瓜,无论我身在哪儿,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  

  一阵阵清风吹得人刺骨,在月光下,独自一个人,她似乎感受到了宇翔的存在。  

  “宇翔,是你吗?宇翔…”尹熙绝望的探着四周的凄惨。  

  宇翔想要从身后抱住尹熙,可当他从尹熙身后想要抱住时,他的灵魂从尹熙的身体里穿过,这时的他才明白,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灵魂,没有身体。宇翔穿过尹熙身体的那瞬间,她感觉到了那温度在她身体里呆过。  

  宇翔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时候,起风了,他的灵魂随风一起飘在了空中。  

  尹熙啊,哥一直都在你身后啊,你怎么就看不见我呢,还记得吗?我们的约定啊!  

  紫色回忆,死亡气息,蓝色天空,仰望星空。黑色夜晚,孤独一人,白色纸张,留下字迹。红色衣服,白色百合,灵下见证,埋葬生命。你原意一起和我去奈何桥见证我们的爱吗?放着那首是属于我们的《死亡旋律》一起去奈何桥做基石,在一起,永不分离,至死不渝吗?  

  黑夜,人静了,尹熙一个人睡在小木屋的床上,她静静的睡着,梦里,她真的好幸福。梦里她一直都在念叨着宇翔的名字,脸上幸福洋溢着微笑着……  

  如果,梦就停留在这一刻,我想她是那个幸存者的幸福的人儿。  

  而这一天早晨,还在绝望中不能自拔的阿姨,傻傻的坐在床上,手里还紧紧握着叔叔的照片,她始终不能相信,也不能接受。  

  “阿姨…我…”  

  “出去,我说过,不想再看见你,你走!”  

  紫菱想要哀求的话还没开口,就被阿姨一口拒绝了。  

  杨紫菱见状不对,一把抓住阿姨“阿姨,我就求求你,你不可以赶我走,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给你跪下求你,不要让我走。”  

  “你走吧,以后不想要再在夏家看见你,从今以后,你再也别出现在我眼前。”  

  此时的阿姨的心情,又有谁能够理解呢,自己的女儿要被自己亲手赶出家门,是因为她害死了自己最爱的儿子。一想到这儿,她的心都凉了一大截,想到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没了…  

  “阿姨,你不可以,不可以让我走……”  

  “我没有告诉警方实话都已经很不错了,很给你出路了,你再这样不离开,我就得拿那天你和那个人说的话交给警方。”  

  阿姨绝望的下了最后通牒。不敢相信那天的话已被录下来当成杀人的证据,杨紫菱被吓得一身冷汗。这个死老太婆老奸巨猾的,这下惨了,她手里的这个录音,一旦落在警方手里,一切都将完了。这下怎么办?该死的,都怪他办事不利,留下这样的惨局,早知道,就不该那么大意。  

  “你走吧!”  

  “阿姨,我求你,不要让我走。”  

  你不用再费口舌了,你走吧!”  

  阿姨心里的想法,没有谁能够明白,她越是看见杨紫菱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她的心就越疼。心疼自己的女儿,可是她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因为她有这样的下场,她对杨紫菱的怜悯就变成了无底的恨!  

  此时的杨紫菱,怎能理解这一片苦心,她的心都还在盘算着,这下怎么办?这个死老太婆,现在一心想要赶我走,如果现在因为这样被赶走了,岂不是真的一分钱以后都分不到了?这个死老太婆,到底在想写什么,说不会想拿所有的都给尹熙吧?她不来软的,那也只好来硬的咯!  

  杨紫菱一下从地上起来,威胁着阿姨“死老太婆,我要你,现在立刻马上,把手机里的录音拿出来。”  

  “紫菱,你刚才叫我什么?”  

  “怎么?没听清?那你听好了,死——老——太——婆,现在够清楚了吗?”  

  阿姨的心都快停了,为了保护女儿让她离开,却成了这样的画面。我的孩子,都是我的亲骨肉,让我怎么舍得让你们吃苦受累,是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不能相认的女儿。  

  还没趁阿姨回过神来,手机已经被杨紫菱抢了过去,当她正要删除这段唯一的证据时,阿姨一手把手机抢了回来。  

  “不是让你走了吗?不是也给你出路了吗?我会给你一笔可观的费用,为什么你还是执迷不悟呢?”  

  “路?呵!可笑,你给我路了吗?我告诉你,我要的,你远远不可能满足我,我要的,是这里,所有的一切!!!”  

  阿姨的心愣住了。傻瓜,我是你亲生妈妈吗,你是我的亲骨肉,我那么拼命的不就是为了你和宇翔吗?  

  “我的孩子,是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样,都快让我不认识你了?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黑暗啊。”  

  “哼!黑?黑暗?不是你一直逼着吵着让我还你儿子吗?该还你儿子的那个人不该是我!是尹熙!是那个贱人!是你们,是你们个个都护着她,她就真的那么好吗?夏宇翔就连死都不怕,命都不要了也要救她。我杨紫菱从小到大,什么都没输过。”  

  “紫菱,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以前你都不是这样子的,你是那个乖巧听话懂事儿的女儿,现在怎么变成这副不可挽回的样子。”  

  “我?变?不!以前的那一切,都只是假象,假象而已,以前的记忆都只是装的,因为在我心里,我终究还是你抱养的,你以后,什么都会给夏宇翔,我不就什么都没了!”  

  “我的孩子,嫉妒的心已经让你蒙蔽你的双眼了。”  

  “少罗嗦!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手机拿来!”  

  “不给!”  

  “你…给不给?”  

  “不!给!我不想让你这样错下去的。”  

  杨紫菱和阿姨一直都在争抢着手机,可就在抢手机的过程中,杨紫菱随手拿起一把水果刀,狠狠地向阿姨刺去,刚刚到家看见这一切的宇翔,奋不顾身的冲上前,想要为妈妈当下那一刀。可是,那把水果刀从宇翔的灵魂中穿过,刺向了阿姨的胸口,鲜红的血流淌在地。此时的宇翔才意识到,他现在只是个漂泊的灵魂。  

  阿姨倒在地上却都还在很杨紫菱抢着手机……  

  “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你来抢啊,我杨紫菱没有什么得不到的!”  

  杨紫菱把重伤倒地的阿姨狠狠地反复撞击在墙上,就在这时,尹熙来了,她慌慌张张的下楼去。  

  而在楼上的阿姨,鲜血染红了一地,跪在地上的宇翔放声大哭,无能为力的他叫不出声来。就我妈!救她!  

  还剩下一点求生意识的阿姨,努力的爬到床边,及时打了120急救中心。  

  慌张的紫菱看见尹熙来了,生怕自己漏出什么破绽,就把尹熙拉得远远儿的。  

  “你来干嘛?”  

  “紫菱姐,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打扰到你,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帮阿姨收下好不好?”  

  “你现在还好意思见阿姨是吧?我警告你,以后,再也不要踏进夏家大门一步!你滚,滚!”  

  “紫菱姐,我求求你,求你让我去见见阿姨,让我去看看她,好吗?”  

  尹熙苦苦的哀求着紫菱,可是狠心的杨紫菱却怎么也不理睬尹熙,杨紫菱转身就给了尹熙一巴掌打在脸上。她盛气凌人的指着尹熙,“你这个贱人,都是因为你,是你!是因为你才害死夏宇翔的。是你,都是你,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你,阿姨不可能这么绝望,如果不是你,宇翔就不可能这样,阿姨已经被你气得几天没进食了,还有脸来见她,你还真是不要脸啊!”  

  “我不想的,我没有,紫菱姐,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想要害死他。你听我说,我那么爱他,怎么可能会害死他?”  

  “爱?你的爱害死了他,改变了原本平静的生活。你!走得越远越好!你只会哭,只会用你的怜悯来让人来同情你、可怜你。真不明白,他们都怎么那么喜欢你,我杨紫菱到底哪里比你差?怎么会输给你。”  

  正在尹熙还没反应过来,杨紫菱又开始举起手要向尹熙动手打去时,苏安洛来了。安洛向前推开尹熙,回了杨紫菱重重的一巴掌!  

  “杨紫菱,你又想干嘛?”  

  “我想干嘛?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  

  “呵,我们杨家大小姐,谁敢把你怎么样啊!对了,不过谁知道宇翔的事真的是意外呢,还是遭人迫害呢?”  

  “你……你……”  

  “怎么?是被我说中了?没话说了?”  

  杨紫菱担心阿姨那边儿又漏些什么意外,便转身离开了……  

  晚上的月光照着尹熙和苏安洛,尹熙伸出手,向天空的另一端,她感受到天空让人可望不可即,看着就在眼前的天空,可是当你伸出手时,她却似乎感受到了,她用她的手,触摸到了他的脸。她笑了,似乎是宇翔在告诉她,在另一个世界,他过得很好一样。  

  尹熙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安洛的怀里……  

  “安洛,你告诉我,是我害死宇翔的,对不对?”  

  “笨蛋,你没有!”  

  尹熙对着天空,大声呐喊着,是我,都是因为我,哥,宇翔,你不是答应过我吗?没有我耳朵允许你不可以离开我的,为什么你那么狠心!把我一个人丢在雨中,你知道吗?一个人在那里好冷好怕,不是我胆儿小,而是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我更怕你最爱的百合从此凋谢再也不开。只想告诉你,生日礼物的戒指,我收到了。我还没说我愿意呢!不要这样离开,好不好?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为什么打你的电话总是停机,可我终于赖不住寂寞给你充了话费,可是却总是无人接听……我给你发了好多讯息,你也总是没回。我的手机都不敢关机,生怕错过。宇翔,你在哪儿?回答我一声好不好,尹熙找你找得好苦。”  

  绝望哭泣的尹熙伤痛欲绝。可谁也想不到,这一幕幕都让事情越来越乱…慌慌张张回到家后的紫菱,赶紧上楼,可她却发现阿姨不见了,也就在这时,紫菱的电话响了,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让杨紫菱马上到医院一趟。  

  医生告诉紫菱,阿姨送到医院经过抢救,恢复了意识,可却没醒来。可却由于脑部受到反复重击,胸口又被刺得很深,可能有很大的后遗症。  

  “什么?那个死老太婆救过来了?这下怎么办?不可能啊,这下怎么办?她要是醒了,说出一切,我就真的什么都没了!好不容易搞定尹熙那边儿,现在这样,怎么收场?这个该死的死老太婆!”  

  接到医院电话后,急急忙忙的赶去医院,当她来亲眼看到阿姨的时候,她的心跳加快,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死神在向她伸手抓住她一样。她害怕的跑回了家,好久才平静下来。慌忙的把楼上打扫了一遍又一遍。每天晚上她总是睡不好,总是梦到有一双手在她熟睡的时候,死死的卡住她。她开始害怕,害怕有一天阿姨一旦醒来,告诉警方一切,那她就真的什么都没了,努力了那么久的一切,全部会成为灰烬。  

  这个时候,医院却又打来电话说,阿姨终于醒了。  

  听完电话的紫菱,面色苍白,她不敢去医院,可她还是鼓起勇气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后,医生告诉她,阿姨的胸口被刺得很深,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抢救过来,就真的都很不错了。不过,在我们对阿姨做深度检查的时候,发现她的脑后被无数次的撞击的伤口,现在因为脑部撞击,加上精神上的打击,所以现在阿姨算半个正常人。如果不好好的治疗,就会疯掉。  

  医生的话让杨紫菱好像再次看到了希望。  

  哈哈,可真是天助我也啊!你这个死老太婆,说啊!就算你现在告诉警方一切,都没有人会相信一个疯子说的话的,你现在拿什么跟我争、跟我抢。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将归属于我,呵呵呵呵!再说你现在我应该管你叫疯老太婆。算了,现在反正都是我的了,我又何必跟一个疯子来计较呢!  

  杨紫菱站在阿姨的病床前,看着她的无助,她冷笑着…无情的转身离开。  

  谁也不会明白阿姨此刻的心情,就算她神志不清。只有她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因为她而发生的这一切,即使医生说她精神不正常了,疯了,她也在努力的想起。而狠心的杨紫菱却从来都不知道,她一直恨的人,是她的亲生母亲。她一直想要的,其实,原本就属于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