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死亡旋律

第四章

死亡旋律 苏晨雨诺 5901 2016-02-14 16:28:58

    司徒夜回到家后,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怎么了?想什么呢?还没睡呢?”外公推门进来,坐在司徒夜的床边。  

  “外公,你怎么进来了?”  

  “看见你房间灯没关,就知道你还没睡,怎么?在想人呢吧?这个人一定是尹以沫吧?我说得没错吧?”  

  “外公,你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喜欢上那样的女孩儿?别开玩笑了。”司徒夜脸一下就红了。  

  “你看,我才说了一句,你就那么激动,要是你不喜欢她,干嘛当初要来拜托我去你们学校偶遇她,还给她带家里来当女佣,家里那么多的女佣你不用。要是你不喜欢她,干嘛为了她让她笑做那么多事儿?人家找人就找人呗!那么出钱出力的干嘛,还不承认!外公面前,有什么可装的。”外公笑了笑,看着司徒夜,想起曾经的自己。  

  “外公,不是的,刚开始,我也真的只是想要恶搞她而已啊,可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看不到她就会难受,喜欢跟着她,保护着她。”司徒夜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许这是他第一次最真心的话语。  

  “傻孙子,喜欢,就去追吧!”外公拍了拍司徒夜的肩膀,鼓励着他。  

  “外公,可她……有喜欢的人。”司徒夜默默地低下了头。  

  “这可不像我们司徒夜的作风啊?什么时候,那么不自信了呢!你为她做了那么多,她是个懂事的女孩儿。去吧,喜欢就勇敢去爱吧!”  

  外公离开了,听了外公的话,司徒夜想了好久,第二天一大早,他却来找到了以沫。  

  “以沫,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只要谁帮助你找到了阿姨,你就会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件事吗?”司徒夜一脸严肃的看着以沫。  

  “记得?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那现在我能提我的要求吗?”  

  以沫总感觉不对劲……  

  “那…那你先说说看是什么,喂!别太过分啊,不会让我干些奇怪的事情吧?”以沫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就在此时,司徒夜一把抓住以沫。  

  “以…以沫,做…做我女朋友吧!”  

  “啊?你说什么?”以沫被司徒夜的话吓着了,站着一动不动,过了好久,她才反应过来。  

  “喂!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以沫就这样冷冷的走了。  

  不知是怎么的,也许以沫心里有属于她的答案吧!也许,不管她是谁,不管她身在远方,她心里终究只有一个人。是她不敢再爱。却也无法割舍和忘记的人吧!从那天以后,学校对于他们的事,传得沸沸扬扬的。从那以后,以沫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学校过,也许,在这座城市,没有人真正的了解她的心和在那座熟悉的城市发生的故事吧!  

  她一个人走在路上,没有人知道她要干嘛、她在想什么,只是突然她的脚步停了,停在一家婚纱店门口。她走了进去,数着一件件美丽雪白的婚纱,她的心狠狠的捅了一下,想象着自己也穿着这么美的漂亮的婚纱。哥,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的吗?不是说好了要永远吗?不是说要看我穿婚纱永远在一起吗?你怎么那么狠心,那么狠心的丢下我。走出婚纱店,看着橱窗里的婚纱,身边却少了一个人,看着橱窗里模特上的婚纱,她笑了。婚纱倒影在她身上,好美……可她却一直没发现,跟在她身后的司徒夜。  

  就从那天起,司徒夜回到家,就再也没有出过门。司徒夜每一天都在书房睡觉,早起晚睡的他,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可却几乎都是通宵的他还吩咐厨房每天按时给他送点儿水果点心就行了。  

  就从那天开始,以沫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着司徒夜了,她便去了司徒家。  

  “外公,你知道司徒夜怎么没来学校吗?是出国了吗?”以沫关切的问候,让外公很惊喜。  

  “没有啊,他最近这些天都在家呢,也不知道他怎么了,都不出门的,他在书房,你去看看吧!”  

  以沫来到书房,推开门,看见司徒夜一个人在书房里。那憔悴的脸,已经疲惫不堪了。平时而那细嫩的手,都已经磨破了。那平时整洁的书房已经凌乱不堪了。再看看书桌上熟睡的司徒夜,以沫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曾经的我是习惯了夏宇翔在我身边,每天重复的生活,当我无奈的抬头看天时,流泪的双眼不知往哪去。而我的翅膀被一满泪烫伤了,飞不到天堂了,我不能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天……  

  可当以沫走近一看,书桌上全是凌乱不堪的设计稿,随意拿起一张,以沫哭了。因为这张设计稿是婚纱,设计稿上还写着这么一句话:你不曾给我一次回眸,而我却始终在对你微笑着。  

  以沫怕自己再也忍不住的她,冲出了书房,回到了家里,躺在床上的她,不停的问自己。  

  两周后,司徒夜却又来找到了以沫,以沫跟着司徒夜来到了海边。司徒夜从后备箱拿出了一个礼盒。  

  “来,打开看看。”  

  以沫打开礼盒,是一件婚纱,而这件婚纱跟那天司徒夜书桌上手稿的婚纱一模一样。  

  “其实,那些天,你都没去学校。我担心你,所以一直跟在你后面,看见你一直盯着橱窗里的婚纱看,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所以自己也就试着做了一件,送给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司徒夜努力的成果终于给了以沫。  

  “谁让你这么做的,谁让你对我那么好的。走啊!走开啊!多管闲事。”以沫一口回绝了司徒夜。  

  “尹以沫,我告诉你,为什么我那么多管闲事。第一次,在酒吧遇见你,我就第一眼喜欢上了你,因为喜欢上了你,因为喜欢上了你,所以不顾一切的都要努力找到你要找的人。喜欢你笑,喜欢你高傲时的眼神,喜欢你沉默不说话的样子,喜欢你弹琴时的样子,喜欢看你的一切的一切。我知道,在你心里住着一个人,我知道那个人叫夏宇翔,我知道他对你来说很重要,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为什么丢下你,不知道他是怎么对你好的,让你五年了依旧爱他。也许,你讨厌我也好,也许你不喜欢我对我没感觉也好,觉得我没资格跟你说这些话也好,也许,我比不上他也好,可我却总想着把我所有的好,所有的爱都给你。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之间的故事,我知道五年了你依旧爱他,不求你会忘了他,可五年了,走出来吧。也许他也希望着你幸福呢!司徒夜又从车里拿出了一束百合和一束紫色玫瑰。百合的紫色玫瑰相比,我想玫瑰会更适合你,对于百合的香味,也许你仅仅只是一种依赖,不管你是五年前那个软弱的尹熙,还是五年后我认识的这个坚强的尹以沫,我都一样的爱你。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以沫,我爱你。”  

  “好了好了,别说了,别说了。”  

  想哭的时候,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要管我会不会难过。因为我怕,我怕有一个人出现突然抱着我,我会想起他,只会让我哭的更厉害。宇翔,现在的你,还是一个人吗?现在的你过得好吗?现在的我,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你看见,真的会祝福我吗?宇翔,告诉我,告诉我。现在的我是怎么了?是爱?是感恩?为什么在此时总会在司徒夜的身上看见你的身影,怎么总能在他身上找回我曾失去的那份欢乐呢?现在的以沫,只能用俗语来表达了,想要忘记一个人,真的就得爱上另一个人吗?这样做,对吗?  

  淋过雨的空气,疲惫的伤心,我的记忆慢慢消失习惯有你的存在,我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我在五年中学会了什么时候坚强,可每到夜晚来临,谁才是我梦里的那个人,bylearningforget^……  

  以沫却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看着手上的那枚戒指,终于眼泪忍不住了。  

  “以沫,没关系,那枚戒指只要等你真正接受我的那一天再取下来都行,或是你要是喜欢,永远戴着都没关系,你不是喜欢夏宇翔吗?我可以学啊!你放心,我会努力的,为了你,我也在努力的学习者夏宇翔的一切,只是希望你能够多看我一眼。我不介意的,哪怕是做他的替身也可以的,是要你能在我身边。以沫,做我女朋友吧!有一天,我会努力试着让你接受我的。”  

  而以沫听了司徒夜的话,反而更加的沉默不语了。眼泪一直往下流。  

  终于,司徒夜再也沉不住气了。  

  “喂,庸女,你到底在想什么,这么好一个人可别错过了,你倒是答不答应啊?”  

  “你这儿哪是告白啊?分明就是一个威胁嘛!那么霸道!”以沫不服气的擦了擦眼泪。  

  “可我就是担心嘛,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跟你说这些,要是你不答应,以后还怎么面对你啊,要是你不答应,被谁追走了怎么办?”司徒夜一脸着急的看着以沫。  

  以沫有沉默了,她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司徒夜盯着以沫看了许久,猛地一下向以沫吻了过去,抱着以沫,紧紧地抱着以沫。以沫慌乱的狠狠的用力的用力死死的掐住司徒夜的胳膊,可不知为什么,突然她用力的手渐渐地轻轻地松开了。也许,这不是最后的结局,打打闹闹才是属于他们。  

  “以沫…以沫…以沫…,怎么了这是?没事吧你?好不容易出来聚一下,你发什么呆啊?”  

  诗雅的话,打破了以沫的回忆,刚回想起的这些,是啊,我跟司徒夜从五年前认识到恋爱,现在已经五年了,五年了,我们也都毕业了,时间好快啊,可有一个人却也离开了以沫十年了,整整十年了。  

  “喂,别发呆了,刚问你的问题还没回答我呢。”诗雅不断的问题让她不知所措。  

  “啊?刚你说什么?”以沫的心好像都不在这儿。  

  “我是说,你明天就要结婚了,你想好了?”  

  “恩?是……是想好了。”  

  以沫此时犹豫的回答,终于让苏安洛忍不住了。  

  “你骗得了别人,骗得了我们吗?骗得了我们,你骗得过你自己吗?别再自欺欺人了好不好?如果你真的想好了,你结婚就结婚,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回来,回到十年前回忆的地方和另一个人结婚,你是搞哪样?”  

  苏安洛的话,让全场的人都安静了,可就在十分钟之后,突然……  

  “呀?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好像在哪儿见过?哎!以沫,你看看,你转过去看看,喏,就那个人,是不是很眼熟。”胡轩儿的话让大家的目光都转了过去。  

  只见以沫站起来,缓慢的走了过去,以沫用余光从上到下的瞄了一眼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嘴角微微一笑,用手轻轻地摇晃着手里的酒杯。  

  “怎么?你认识我?这么看着我干嘛?”这个女人不屑的问着。  

  “呵呵,怎么?才过了十年,您就不认识我了吗?杨紫菱小姐。”以沫冷笑了一下。  

  酒吧里黑暗的灯光突有一丝光照射在以沫无名指上那枚戒指,眼前这个女人退后三步…  

  “你…你…不是…不会是尹熙吧?”  

  “不!呵呵,我是尹以沫,不叫尹熙。”  

  正当眼前这个女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  

  “啪!这一巴掌,是要打醒你,啪!第二巴掌是要告诉你,我尹以沫现在过得很好。啪!第三个巴掌是你十年前给我那巴掌,是你应得的,早就该在十年前还给你的。”  

  在以沫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杨紫菱正要举起手向以沫打去,就被以沫用手突然抓住。  

  “怎么?不服气啊?想打还我啊?是吗?杨紫菱,你错了,你以为,我还是十年前那个软弱的尹熙吗?你错了,我都说了,我现在是尹以沫。”以沫狠狠的甩开杨紫菱的手,扬长而去。  

  以沫坐了回去,长唉了一口气。  

  “她是谁?杨紫菱?”  

  “不是吧?怎么可能?”  

  “她真的是那个十年前冷艳高傲的杨紫菱?”  

  “对啊,现在怎么那么落魄?”  

  周亦寒、胡轩儿、乔诗雅们都在纷纷开始议论着,只唯独苏安洛向以沫竖起大拇指!  

  “十年前该做的,今天,你做到了!”  

  以沫走出酒吧,坐在外面的长椅上,苏安洛也跟了过来。  

  “今晚,你真棒,你这次真正的做到了十年前,你该做的事!”苏安洛努力的鼓励着以沫。  

  “是啊?也许吧!”  

  “明天的婚礼,取消吧!”苏安洛看着以沫。  

  “取消?”  

  “是,取消,我让你取消婚礼,现在婚礼取消还来得及。”  

  “你说什么呢,婚礼不能取消。”  

  “以沫,别骗自己了,这里没有别人。要是夏宇翔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不仅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看到你现在这么魂不守舍的样子,他会担心的,他会难过的。”  

  苏安洛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声对以沫呵斥。  

  “夏宇翔,夏宇翔?夏宇翔是谁啊?”以沫苍白的来脸看着着急的安洛。  

  安洛一把抱住以沫……  

  “傻瓜,你这样,我会担心的,这里没有别人,想哭的话,就大声哭出来吧,这样也会好受一点儿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努力了十年,十年我还是没能走出来,为什么当我再次听到夏宇翔三个字心里还是会那么痛,当我再次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我十年的努力全部破灭!”  

  以沫哭了,她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她在苏安洛的怀里哭得那么厉害。……苏安洛,谢谢你,谢谢你总是在我最难过的时候都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说,好想像小时候一样有一堆芭比,  

  然后,你送了我一个随身携带的芭比。  

  我说,如果可以,我也想有一个小叮当就好了,  

  然后,你给了我一个可以发亮的小叮当。  

  我说,突然想要放弃了,  

  你说,结婚那天,如果新郎落跑,不随时待命。  

  我说,我想家了,  

  你说,我还有你。  

  我说,我累了,真的好累,  

  你说,这个肩膀永远是你的。  

  生日那天……  

  我说,如果他在就好了,  

  你说,想他了就抱抱你,虽然代替不了什么。  

  其实,这样就够了。  

  我记得,第一次认识你,你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时间长了才发现,其实你是个话唠,是一个照顾我的好男人!在宇翔离开的这十年里,谢谢你,谢谢有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转眼我们都长大了……  

  谢谢你,在我开心的时候,你比我还开心,一直陪我笑。  

  谢谢你,在我受伤的时候,一直陪着我,安慰我,和我聊天,知道我睡着。  

  谢谢你,在我生病的时候,默默的给我送我最爱的红豆奶茶。  

  谢谢你,在我想他的时候,不会说,我还有你在。  

  谢谢你,在我受委屈的时候,第一个打电话问候我。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守着那份承诺。  

  谢谢你,知道那枚戒指对我的重要。  

  谢谢你,曾给的一切。  

  谢谢你,曾给的感到。  

  谢谢你,在这十年来,替宇翔照顾我。  

  谢谢你,在你女朋友乔诗雅“生气”的时候帮我。  

  谢谢你,比爱乔诗雅的那样爱我。  

  谢谢你,在别人说我是“小三儿”的时候,你会说,我们是男女朋友。  

  谢谢你,一直都在默默的保护着我。  

  谢谢你,替夏宇翔照顾了我整整十年。  

  你总说,答应兄弟的心愿,你死都要完成,我替我哥谢谢有你这样的兄弟,我想现在哭过之后,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以沫走了,她离开了十年的这座城市,充满了所有的回忆,每经过一条街,她总会停留下来待上好久。我回来了,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你真的还在我心里吗?现在的你,在哪?过得好吗?我把我们所在这城市走过的路,都走了一遍,却唯独没有去那是属于我们的小木屋,因为我怕,我怕我会忍不住,哥,明天,我就要和司徒夜结婚了,你回来吗?你会祝福我吗?十年了,这座城市的变化太大了,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都变了,好像变得陌生了起来。  

  以沫的手机响了,是司徒夜打来的,她没有接,只是把手机换成了静音,继续往前走。  

  以沫走着走着,来到了那条河边,突然她看到了一个身影向她走来,以沫仔细一看,原来是杨紫菱。  

  “哟!怎么?我们明天就要结婚的人,来这儿找回忆呢?”  

  “呵呵,回忆?我的回忆不都是你给的吗?”  

  “怎么?十年了,还记得这儿?”杨紫菱讽刺着以沫。  

  “记得?记得!当然记得,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十年前,你把我从这儿推下去,我死都会记得,又怎么可能会忘呢!”以沫一步步走进杨紫菱。  

  “呵呵,可笑!那是你自己摔下去的,与我何干!”杨紫菱一脸不屑的看着以沫。  

  “怎么?不然,咱俩情景重现一下吧?”  

  以沫的话应刚落……  

  “啊!”  

  杨紫菱却没注意到,在跟她对话的以沫一步步逼近自己,自己也在一步步的往后退,杨紫菱落水了。是的,十年前的场景重现了。  

  我承认,这一生看错过许多人,承受过许多的委屈,也曾那么的狼狈不堪,可是,真的没关系,只要我尹以沫还没死,我就还能站起来。因为,现在的我是尹以沫,再也不是那个软弱不堪,被你欺负的那个尹熙了。  

  以沫转身离开后,杨紫菱被路过的人们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