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死亡旋律

死亡旋律

苏晨雨诺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6-02-12上架
  • 6136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死亡旋律 苏晨雨诺 6051 2016-02-14 16:08:00

    明天我要结婚了。  

  “哥,哥,救我哥,救我哥……”  

  “不要走,不要走。”  

  这个梦,又来了。  

  不!不!这是在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我是谁?我是尹熙,不!我不是尹熙,我是尹以沫,对!我是尹以沫。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是又做那个梦了吗?”一个温柔男人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这个男人不是我男朋友,呵呵,可笑吧?你们一定会问,明天就要结婚的人,今天晚上怎么还出现在别的男人家里睡觉。是的,他是我男闺蜜,他叫苏安洛。  

  “傻丫头,都已经十年了,还在你心里吗?”  

  “明天我就要结婚了,我哥一定有好多话想要对我说,可是梦就醒了。“  

  宇翔,你怎么就这样走了,把一切都带走了,却唯独丢下我一个人,没有带走我。夜里,我不想不愿开灯,我怕一开灯,就会看见那些只属于我们曾经的点点滴滴,不管我做多大的努力,一到夜里,我不想不愿入睡,我怕醒来之后,又是我一个人,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想念,一个人盯着那枚戒指。你怎么就这么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就这样一个人。一直都固执的以为,面对什么事情,我都能够坦然的面对的微笑。可终于在过往的幸福嘲笑着心中的疼痛,原来,世界上最痛的,就是离开。  

  “来了,来了,来了,夜宵来了。”  

  这个打破一切宁静的女人,她叫胡轩儿。  

  “怎么了这是?都死气沉沉的,都饿了吧,快来吃点儿东西。”  

  “以沫,你醒了。”这个亲切问候我的人,是以沫男闺蜜苏安洛的女朋友,乔诗雅。  

  “嘿!未来的新娘子,快点儿起来吃你的最爱咯。”  

  “喂,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行啊你。”用这么霸道语气和胡轩儿说话的这个男人,是她男朋友周亦寒。  

  “她这样子,哪是快要结婚的人啊,我看倒像是快要离婚的人还差不多呢。”  

  “喂!你……”  

  “本来就是嘛。”  

  “好啦好啦,都别吵了,安静点儿行不行,你们俩一天到晚都在吵,不嫌累得慌啊。走吧,以沫,跟我们出去走走,会好一些的,去以前的那家酒吧,好吧?你不是说好久都没去了吗?”  

  以沫起床和乔诗雅、苏安洛、胡轩儿、周亦寒、一起来到了以前常来的酒吧。  

  来到了以沫常来的酒吧,她坐着,不愿开口说任何一句话。这大半年都在准备和他的婚礼,根本就没有时间和他们一起出来聚聚。  

  “以沫,你明天就要和他结婚了,你真的想好了?真的准备好了?”  

  “对……对啊。”  

  “你真的爱他吗?真的爱他吗?问问你自己。”  

  诗雅的这句话,让我的心很不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是对的,对啊,诗雅问的对,我爱他吗?真的爱他吗?我真的准备好了要嫁着他了吗?对啊!我和司徒夜认识五年了,我真的准备好要嫁给他了吗?”  

  五年前,尹熙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她心情不好,刚一下飞机后开了家宾馆就来到了附近繁华一代的酒吧开始喝酒。没喝多久,尹熙就开始有些醉意了,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坐在了她的身边,司徒夜。  

  “小姐,一个人吗?一个人别喝那么多,不安全。”  

  一样都醉的不行的司徒夜坐在了尹熙身边。  

  尹熙一回头,看见自己身边的司徒夜……  

  “哥,是你吧?我就知道会回来的。呵呵。”醉的不成样儿的尹熙边说边哭的指着司徒夜。“看样子,应该是失恋了吧。哎。”司徒夜自言自语。  

  “没在这家酒吧见过你,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我住xx宾馆。”  

  尹熙喝得烂醉,司徒夜好心的把她送了回去。  

  “啊…………”  

  只见宾馆的走廊传来一阵惨叫声。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床上?”以沫瞪大了双眼,紧紧的用手抓着仅有的被子。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不知道昨晚是谁,喝得烂醉,一个女生还一点儿也不矜持。是谁拉着我喊着不要我走,嘴里还不停的喊念叨着宇翔,不要走,宇翔。主要的是,还吐得我一身都是,臭死了。”  

  “你……你为什么……没……没穿衣服?”尹熙气得直哆嗦。  

  “你吐得我一身都是臭味,我能不脱光吗?”司徒夜觉得这女的此时没救了。  

  “你没……穿就……算了,那……为什么我也没穿,我的……我的衣服呢。不,不会是你脱的吧?”尹熙想都不敢往下想了,都紧张的说话都结巴了。  

  “你?就你?送给我我也没兴趣看。是人家服务员都看不下去了,人家女服务员给你脱光的,还给你洗好了,半夜给你送上来的。你看,你的衣服不就在哪儿吗?”司徒夜一脸无语的样子,不赖烦的样子,司徒夜的话还没说完,以沫就一巴掌给了司徒夜,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这个色鬼,不要脸。你看我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一个女孩家,你一个大男人,昨晚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以沫激动的抓着司徒夜。  

  “我司徒夜这辈子没对女人怒过,不过,我看这次你得列外了,昨晚你吐得我一身我都还没跟你算账呢,大半夜的海的听你说梦话,还地照顾你,你还不懂感恩,今儿一早起来你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我一顿。你这个庸女。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故意把我留在这儿的呢,追我司徒夜的女人可多了去了。”司徒夜边说边用手扯着尹熙的头发一直不放手。尹熙也不甘示弱,拐着司徒夜的手腕不肯放手,两人都说什么也不肯放手。十分钟过去了,终于,这两人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喂,要不咱俩数一起放?1…2…3…”  

  放手以后,尹熙还是不甘示弱,她开始打起如意算盘来。正在司徒夜感到气氛有些不对时,以沫从司徒夜身后拿起被子直接从司徒夜的头上到脚下直接包裹起来。顺手拿起东西就开打。  

  此时,只听见被子里出来的惨叫……~~  

  “你这个庸女!不要脸,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司徒夜会看上你这样的庸女?不分青红皂白,我看你就活该失恋,我看,要你男人死了没人要你,守一辈子活寡!”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狠狠的戳痛着尹熙,因为司徒夜不知道,这句话,真心的把尹熙惹毛了。”  

  尹熙听完以后火气大增,激动的打开了宾馆的房门,直接从楼道一脚把司徒夜踢了下去。  

  “啊……啊……”  

  “一阵惨叫之后,也?怎么这么快就没声儿了?管他的,活该!”  

  尹熙看着自己的手上也有轻微的小伤,就去了附近的医院看看。就在这个时候,尹熙的病房里推来一位重残人士,尹熙不知道他是谁,伤得太重所以没法儿认出来他就是司徒夜。原来,这位刚被急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司徒夜。司徒夜被尹熙从宾馆上踢下来之后,被前台的服务员送进了医院急救。现在的司徒夜可被尹熙给害惨了。脸肿了,手也快“残”了,右手打了石膏也动弹不了,脖子也做了固定。可怜的孩子啊!司徒夜在床上躺着,一进来就一直盯着尹熙看,他差点儿没从病床上气起来。  

  “天啊!这是谁啊?咋就这样了?多好的娃啊。”尹熙感叹着。  

  在一旁有恨出不了,有话也说不出的司徒夜,一直用眼睛瞪大了看着她,尹熙和他说话,他也说不了。  

  “哎,可怜的娃啊,多好的一个人啊,就成这样了,真是杯具啊,还是个哑巴。”尹熙自言自语的说着。  

  话音刚落……  

  “你……你才……是……哑巴。”  

  “呀?你不是哑巴?刚跟你说话你都不理呢。还以为你是个哑巴,不对啊,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尹熙走近一看……”  

  “哦!原来是你啊,怎样?还好受吧?”尹熙在一旁兴奋得不得了呢。尹熙笑着走出了医院。  

  第二天,尹熙来到了新的学校报到,不!我们现在应该叫她尹以沫了。新的城市,新的人,新的名字,好像一切都那么陌生。  

  “我们现在来欢迎一下我们本学期中来的新同学,掌声鼓励一下,接下来请她给大家做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尹以沫,初次来到,请多指教。谢谢。”  

  一片掌声之后,以沫坐在这满满当当的教室里,看看这周围的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尹以沫少了当初的那些微笑。这一切,真的是我想要的吗?这句话,不断的在问着尹以沫。她笑着面对镜子,不断的对自己说:现在的尹熙不再是我,我是尹以沫。对,现在的我叫尹以沫。  

  这是他离开以沫的第五年了。  

  放了学,以沫刚来,身上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她打算去找找工作,勤工俭学。  

  “喂,你这人怎么开的车?喂!……回来,你没看见你刚不小心擦伤了一位老爷爷吗?”一辆极速车一下就消失在眼前。  

  “小姑娘,我没事儿的,现在的年轻人啊,都这样。不过,也谢谢你啊,小姑娘,现在像你这样这么热心肠的人已经不多了。”以沫赶忙把老爷爷搀扶起来。  

  以沫却很不放心,也不顾着自己也伤着了。  

  “老爷爷,您没事儿吧?要不要我送您去这附近的医院呢?”  

  老爷爷没顾以沫说什么,只是看见被车擦伤的手和散落一地的找工作的简章。  

  老爷爷好像很满意的笑了笑,“小姑娘,在找工作呢?看样子,还在念书吧?勤工俭学呢吧!”  

  “对啊,老爷爷,可是我是刚来这城市的外地人,也不怎么实路呢,现在的工作可难找了呢,要求可高着呢。刚到这儿,钱就花完了啊,也不好意思跟家里人要,哎。”  

  “呵呵,小姑娘,如果你看行的话,老爷爷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吧,要求不高,就是到老爷爷的家里去照顾一个人,最近生病了,我老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家里的人手也不是很多。”  

  “真的可以吗?太好了,谢谢你,老爷爷!”  

  “那好,我给你地址,晚上七点,准时来报到啊。”  

  “好的,谢谢爷爷。”以沫高兴的离开了,心里想着原来好人终究还是会要有好报的。  

  晚上七点钟,以沫准点准班的来到了老爷爷的家门口。  

  “哇!这哪儿是家啊,好漂亮啊,哎,老爷爷,我在这儿。”以沫高兴的向老爷爷跑去。  

  “你来了就好,让你照顾的人啊,是我刚出院不就得孙子。人还是很好相处的,以后,就别老叫我老爷爷这么见外,跟着我外孙叫外公吧。”外公慈祥的笑着。  

  “老…哦,不,外公。您好,我叫尹以沫。请多关照。”以沫看着外公,感觉特别的亲切一样。  

  “好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好好干,回家工钱的!进去吧。”  

  以沫高高兴兴的进了家门。“哇!真的好大好漂亮的家啊。”  

  她开始打探着这周围的一切,问了问边儿上的佣人“您好,我是新来的,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做的?”  

  “哦!你是老爷说的尹以沫吧?老爷说了,你什么都不用做,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不用干,咯,那里边儿,照顾好我们家少爷就行了。”佣人的手指向那间房门。门开着,以沫没敲门就进去了。  

  “您好,我是今天才被请来照顾你的,我叫尹以沫,有什么需要就叫我吧。”  

  以沫话音刚落,转回头的那一刻……  

  “啊!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搞清楚,这里是我家,说,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是的,这个人正是司徒夜。  

  有一种弥漫着的杀气的空气,正在步步逼近。  

  “呵呵,我在这儿呢,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算了,还是我告诉你吧,坏消息呢,就是从今天开始,没人再照顾你的日常起居了,佣人们都在忙别的事。好消息呢,听好了啊,从今天起,不!应该是从现在起就由本小姐来照顾你以后的日常起居生活。”心里打着如意算盘的以沫,奸笑的想象着……  

  “呵呵庸女变女佣(庸),真的够可笑的啊。”  

  “笑什么笑,小心崩开你脸上的伤口。”以沫不削的看着司徒夜。  

  “呵,现在在我家,你就得听我的,请注意你的称呼,请叫我司徒夜。”司徒夜打心里的暗爽,这下可以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个恶毒的女人了。  

  可以沫却看着“重残人士”司徒夜躺在床上动弹不了,心里也就暗喜着呢。  

  第二天中午……  

  “叮,叮,叮……”司徒夜不停的按着佣人呼叫的按钮,以沫实在不赖烦了,冲了进去。  

  “嘭!”门开了,“干嘛干嘛,大白天的嚎什么嚎,嚎什么嚎!”  

  “请注意你的称呼,请在进来前先敲两下,然后叫司徒夜我可以进来吗?”  

  “哼!少爷?你算哪门子少爷啊?”  

  “小心我扣你工资!”司徒夜傲气着说。  

  “你?就你还扣我工资呢,我又不拿你的钱做事儿。”以沫转身准备着要离开。  

  “庸女,不!现在应该叫你女庸(佣),给我准备一份清香的早餐,得有清晨露水的那种。”司徒夜现在开始故意的刁难着以沫。  

  半个小时过去了,司徒夜不耐烦了,又开始大吼大叫了。  

  “喂。庸女,庸女,我的早餐呢?早餐?”  

  以沫顺手递了个苹果给司徒夜。  

  “什么?你就让本少爷吃这个?人呢?今天家里的人呢?佣人们呢?都到哪儿去了?”  

  “人?什么人?佣人啊?今天都不会回来了,今天放假了,又没事儿,都出去了。”以沫无所事事的样子让司徒夜不爽起来。  

  司徒夜就正准备起床向厨房拿东西,就立刻被以沫给烂了下来。  

  “您着身体,都行动不便了,就别动弹了。厨房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苹果了,你就将就一下。现在反正也只有苹果了,你爱吃不吃吧。像你这样睡到中午以后才起来的,别说早餐了,午餐都没有了,谁还有早餐给你啊。有吃的就很不错了,我看现在要么饿着等着吃晚饭,要么现在吃苹果,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以沫又把苹果递向了司徒夜。  

  司徒夜还是想了想,还是接过了以沫手上的苹果,可一吃下去才知道,苹果里面是坏的,司徒夜大怒“好啊,说你不会安好心的吧!那什么坏的给我。”  

  “怎么坏的怎么了?坏的也可以吃啊。坏的猪都能吃,你为什么不能吃?”以沫讽刺着的看着他。  

  说着,两人有一场毒战开始!  

  司徒夜的脖子和右手还没有痊愈,所以至今行动起来都来不是那么的灵活。一场不公平的战场,就这样无形的展开了。  

  晚饭以后,司徒夜又来使唤以沫了。  

  “喂,庸女,去,把我的热水放好。”司徒夜命令的口吻指着以沫。  

  “要不是在你这儿工资高,又是你外公让我来的,不然,鬼才会来这边伺候你这样的人。”以沫自言自语的做向洗手间。以沫向四周打探了一圈,开始暗喜。当她再回头看看司徒夜不方便的脖子和右手,有想着自己刚刚才在浴室里做的手脚。哈哈。  

  司徒少爷,今天本小姐让你“死”得很有节奏感。  

  只听见从浴室里传来一声尖叫。  

  “啊…谁干的,地这么滑!尹以沫,你这个庸女。”  

  第二天清晨,司徒夜一起来,总感觉自己身上哪儿有些不大对劲,但就是说不上来。  

  原来啊,在昨晚,以沫把司徒夜的沐浴露换成了长毛液,把司徒夜的护发素换成了脱毛膏。现在躺在以沫面前的这个是一个光秃顶的男人。身上全是毛的男人。这时候的以沫已经笑得不成样子了,就在这个时候,司徒夜又开始觉得不对劲儿起来,原来啊,这些天,以沫呆在这儿发现司徒夜每天早上都会喷香水的习惯,她就把香水,偷偷地加了些痒痒剂……现在再加上晚上摔得那一跤,现在司徒夜原本快要康复的脖子和右手,正处于半瘫痪的状态。  

  以沫现在是笑得都快没声儿了,以沫嘲笑着,走到司徒夜的面前讽刺着说:“瞧瞧!瞧瞧您这发型,多时尚啊!对吧?再看看您这都聪明绝顶了呀!是吧?瞧瞧您现在的一身毛儿,可不得了啊,俗话说的好啊,这有福之人毛松松啊,对哈?哎呀我的妈呀!再看看您全身发痒的样子,多像我们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猴子啊!现在您的整体形象,多符合您这高贵典雅的身份啊,司徒少爷。”  

  现在的司徒夜气得脸都绿了。  

  这时候,外公回来了,看正在拌嘴的两人,外公笑了。  

  “司徒夜,别再欺负人家女孩子,人家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工作也不容易,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刁难过哪个女佣啊。”  

  “外公,你可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就来了个魔女,您看我现在这样儿,还有之前,我不能动弹就都是她干的。”司徒夜看是找外公搬救兵了。  

  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外公竟然没有向着自己,却向着一个没来几天还把自己搞成这样儿的外人。  

  “以沫,你今天就先下班吧。”  

  “谢谢外公,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这个大男人的,跟人家小姑娘叫什么劲啊?我看这小姑娘就不错,懂事儿,哪像你啊,这么大人了,还在欺负人家女孩子。”  

  就在以沫换好衣服正要出去时,送外快的就来了……  

  “司徒少爷,这是你的外快吧?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着急的司徒夜赶快转过脖子“没看到只有一份吗?快给我放下。”司徒夜都快急得从床上坐起来了。”  

  于是,两人又来开始战争了。  

  “这是我付的钱。”  

  “这是我叫的外卖。”  

  “呸呸呸!给你,还吃吗?”  

  “你这个万恶的女人,你……你怎么就那么恶心啊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