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性危机

037、未公开的危险身份

男性危机 酉昔 2033 2016-08-22 18:50:20

    “对不起,我就是控制不住。看到他企图带你离开我的视线,我就是控制不住,对不起……”修的声音越来越低,像个意识到错误的孩子低垂着脑袋。  

  望着他真诚的样子,愧疚的眼泪闪烁在他狭长的眸中,一低头便从他仿若艺术家精心雕琢的眼眶里滚落出来,令见者心怜,不忍再责备他。  

  我忍不住抬手想为他擦掉眼泪,却在碰触到他的脸颊之前被他一手捉住,抓握的力度大到令我怀疑他是不是又被恶魔附身了。  

  再望向他的脸时,他的愧疚全无,换上阴鸷的邪笑:“你以为我身体里温顺的小绵羊终于出现了?你还真相信那套说法啊?你们那个世界的人都像你这么好骗吗?”  

  这货的双重性格真是够够的了!一会来一句充满歉意的“对不起”,一会再来一句嘲讽式的“你还真相信那套说法”,真是令人猝不及防的火大!  

  “鳄鱼的眼泪!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我怒斥着想甩开他的手,他却抓得更紧。  

  想起他神奇的斗篷,我顿时心生一计,冲着他身后喊:“凌伢,救我!”  

  这精明奸诈的夜族首领向后扭头时仍抓着我的手,但凌伢的名字足以让他略微松手给我挣脱的机会了。  

  我用斗篷将自己整个身体都包在其中,转身狂跑了几步,便听到嘈杂的呼喊声。  

  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心里暗叫惨,但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拉下斗篷一看究竟。  

  “那是天上掉下来的女人!”近处的一个身裹白布的银发男子盯着我高声喊起来,像穷困多年的海盗终于看到大箱大箱的金币似的,两眼放光,迈开腿拼命地冲我跑来,在他背后不远处的族人也像突然被打了满血似的,没命地追过来。  

  “疯了!他们疯了!”我也疯跑起来,恨不能在背上插一双翅膀,想再次用修的神奇斗篷包住自己,来个瞬间消失的障眼法,却被因狂奔而迎面吹来的风扯开。  

  身后有人高声喊着:“噢!请不要跑,我们需要您!”  

  不跑才怪!我傻啊?  

  难道修的警告是真的!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危险!可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科女医生,我的身份还需要公开什么呢?  

  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也对我使用了巫术,以致于我引以为傲的一米七零的身高竟跑不过这群饥渴凶险的蛮世族人。  

  不知是修的血仍在我身体中,还是因为他的斗篷保护,烈日下奔跑的我竟没有感觉到炽热难忍。  

  斗篷和风纠扯了一阵,我终于裹上斗篷,再一次掀开斗篷时,耳边的清净令我狠狠地松了口气,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  

  呼……安全了!  

  从刺眼的环境可以判定这里仍是日族的地盘,只是一望无际的荒凉令我再次陷入迷茫,思绪飞到遥远的回忆中。  

  我原本是小镇医院里的男科医生,拜江京圣所赐,我的努力钻研令我在小镇以及周边城市还算小有名气,可是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一直以来所希冀的爱情原来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导演的悲剧,我抛弃了一切,沦落到这个野蛮的世界。  

  可是直到现在,我的内心深处仍愿意相信他是有苦衷的,仍相信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  

  远处在太阳光的焦烤下反射着刺眼的白,我隐隐觉得有些白色在晃动,像白雪般,令诗人都忍不住想吟诗。  

  我以手背蹭掉不知不觉中占据我了视线的眼泪,定睛一看,一片仿若雪地的区域正在朝我快速移动。  

  “抓住!一定要抓住……”那片白雪远远地传来一声呐喊。  

  过去职业的敏感性令我瞬间从这句呐喊的语气中读取到饥渴和迫切的气息,那不是白雪,那是人!是男人们!  

  我全身的细胞瞬间开启逃跑模式,想从地上爬起来,却悲剧地发现双腿因长时间坐着而发麻。  

  他们任何一个人只要得到我,我就再也回去了!  

  修的警告仍在我脑中徘徊,可是身体却不受我的控制,双腿完全使不上力气。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我眼前。  

  “跟我来,我会帮你回到原来的时代。”凌伢熟悉的声音刚从头顶上方传来,我就看到一具裸黑如希腊古铜像的男性身躯。  

  他右手抚胸鞠躬,向我伸来他的大手。  

  这个从小缺乏母爱的日族首领曾经想把我做成“骨肉相连”,把我囚在黄金宫,可是他却说了一直以来我最稀罕并愿意为之孤注一掷的话——他终于愿意帮我回去了?  

  震惊之时,夜族那片看似白雪的族人已经群移过来,白色斗篷人群中冒出一个声音:“凌伢大人,您怎么可以这样呢?她明明是我们夜族的贵宾……”  

  凌伢犀利的黑眸一转,只见他阴狠地微眯起双眼,人群中顿时飘起一缕白烟,原本骚动的人群像被毒哑了似的,瞬间安静下来。  

  卧勒个去!他眯一眼就令人化成一缕白烟消失了!他果然和修一样草芥人命!  

  “啧啧啧!凌伢大人,什么事惹您这么生气呀?”一个磁性十足的男性噪音从另一边传来,人未走近,他修长飘逸的银发已经飘到眼前——我知道这是另一个杀人狂魔!  

  话音刚落,修已经站在跟前,右手抚胸向我鞠躬,只有我知道他真实的本质,或者说:见识过他本质的人里面只有我还活着!  

  他冷鸷的狭眸轻蔑地瞟向旁边的黑炭脸:“作为日族的首领,你掌控全球的能源系统,地位比世界上任何一名男性都高,那些地位卑微的生命可以任你夺取,但我们的贵宾是否去留还要看她自己的意愿,不是吗?”  

  我的意愿当然是想回到原来的世界,远离你们这两个杀人狂魔!  

  心里这么想着,我早已偷偷挪动屁股闪到一边。  

  “人面兽心!”我忍不住低声唾骂,却被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他好像接收到我的评价,精雕的狭眸里闪过一丝火焰的痕迹,这具白色的身躯突然转向我,大步走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