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性危机

025、羞涩的编号哥

男性危机 酉昔 2153 2016-08-10 00:25:28

    原来我并不是这个诡异世界唯一的女人!  

  我欣喜地盯着肌肉男,烈日的强光下,他黝黑的脸颊居然红了,害羞的双眸依旧不敢直视我,只是侧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索索娜女王当……当然是女性。”  

  过去那些初到男科就诊的患者也像他这样羞涩,回忆令我更加迫切想要回到原来时代,那里除了有亟待我去帮助的患者,更重要的还有我的爸爸妈妈,而内心深处驱使我回去的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人。  

  “关于回到我的时代,你们目前有什么线索吗?”我直接切入正题,并顺着他手势的方向与他并肩行走。  

  “这个……”肌肉男结巴的症状似乎因我热切的注视而加重,只见他依旧红着脸低头不敢正视我,低声回道:“凌伢大人的母亲也许知道回到您那个时代的方法……”  

  “哈?凌伢的妈妈?这么说来,你们这里并不像我刚来时看到的那样全是清一色的男性咯?还是有很多女性的对吗?”我激动地分析他的话,却猛然发现自己关注错了重点,便及时说道:“那么我们现在直接去找他的母亲吧?”  

  “可是魅影女王的行踪一直无人知晓,有生之年能见到她真容的人绝对是少之又少,而且见过之后都无法用言语形容出她的长相,以致于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她真正的面容。”肌肉男将凌伢的母亲描述得神之又神,仿佛一个所有人一生都无法触及的女神。  

  “意思是大海捞针,有没有针还未知咯?”我颓丧地垂下头,无法想象如此渺小的自己如何在这么庞大的星球上寻找一个对她一无所知的神级人物。  

  “您放心,只要您不嫌弃,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我都会陪着您,一直到送您回到您的时代!”话音刚落,“咚”的一声,他便双膝跪地,上身完全贴在地上,双手伏地,头顶着我的脚跪拜。  

  “卧勒个去!你干嘛?快起来!”我猛退开一大步,如此山盟海誓般的承诺在我心中造成了不小的震撼,难道这是上天在江京圣背叛我之后为我重新安排的守护天使么?  

  “遵命!”他应了一声,迅速站起来。  

  望着他柔和顺眼的五官,我忍不住想:威尔史密斯之流的算什么呢?眼前这位比他帅多了。  

  “你叫什么名字呢?”一时陷入花痴状态的我不由得想知道他的名字。  

  谁知这一问,他却忽然被触电了似的,头低垂到胸口,我甚至能感觉到这个问题令他浑身发抖,似怒似悲分不清楚。  

  “对不起,你的名字很难听吗?如果不好意思说就算了,没关系。”过去轻易就同情起患者的慈悲之心令我及时开口安抚他。  

  “不,不是的,我的名字有点长,希望不会吓到您,我叫125350531010030339。”念完一堆毫无规则的数字之后,他尴尬地将头垂得更低,自卑地说道:“谢谢你让我有生之年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我知道没有人会记住我这种下等人的名字,有什么吩咐只要抬手一指,便可对我发号施令……”  

  下等人?这个世界怎么了?又是大人,又是女王,现在居然来个下等人的称呼,而且还是用在这么一位身材足以上《时尚先生》杂志封面的男人!这里的人是在闹哪样啊?  

  “请原谅我的记性太差,不能够一下子记住你的名字,不过我以后会慢慢了解你的名字来源的,在那之前,我就先叫你编号哥好吗?”我轻拍他光裸黝黑的肩膀征询他的同意。  

  原本还为自己不能记得他漫长如裹尸布的名字而有些抱歉,不料他反而欣喜若狂地跳起来:“真的吗?您为如此下等的我起名字叫编号哥吗?真是太好了!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即使为了您出卖肉体和灵魂,我也愿意去做!”  

  江京圣在我的医院治好梅毒离开后,我从此多了一个恶趣味,就是给男患者们取绰号,结果多半是看到他们受伤或暴怒的眼神。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给人起个绰号还能得到如此忠心耿耿、死心踏地的效忠。  

  “灵魂和肉体就不用出卖啦,我只想快点回到我的世界。”我冲编号哥勉强扬起嘴角,想到自己为了初恋男友做出的决定给家人带来的羞耻和压力,现在竟一走了之,也许生了我这样的女儿是爸爸妈妈这辈子最忧心的经历吧!  

  编号哥动容地望着我,眼眶里有些湿润:“我明白您迫切想回去的心情,过去的美好总是令人怀念。”  

  我轻轻点头,隐隐能感觉到他曾经受伤的心,目光不经意扫到他身上细长而密集的伤口,不由得担心他的身体。  

  看到我皱眉,编号哥似乎意会了我的心思。  

  “对不起……我这样的丑态一定影响了您的视觉感,请给我一分钟的时间。”说着,他迅速将口水涂在掌心,手掌在身上的伤口轻轻抚过,伤口和血迹都神奇地消失了,我甚至怀疑他刚刚是否真的受伤过!  

  望着他身上又恢复光滑亮黑的肌肤,我低头看自己刚刚因为好奇而去碰触修那些冰针受伤的手指,不禁怀疑他们口水的神奇功效。  

  编号哥注意到我手指上的伤,便小心翼翼地请示道:“您不嫌弃的话可以让我……”  

  “啊不用!我还是让它顺其自然地愈合好了!”我迅速将手藏到身后,太阳令我此刻的脸更加火辣辣的——我才不要他的口水涂在我的手指上!  

  正当我尴尬地不知所措,周围一望无际的空旷平原忽然闪了一下,我们便置身在一个金光闪闪、如梦似幻的环境。  

  眼前庞大无比的金色建筑在太阳底下向四面八方反射出无数金光,简直足以亮瞎任何diao丝的狗眼!  

  令我瞠目结舌的不止是眼前这奢华到无耻的景象,而是此时此刻从这该死得令人diao丝感深重的建筑走出来的光着上身的男性们整齐地排在门外两侧!  

  令我更为惊诧的是,我原本近千度的近视眼居然能看清几十米外系着褐色花纹布的男人,我清楚地捕捉到他不屑地瞟了一眼编号哥之后又将视线定在我身上,那对幽冷的黑眸仿佛能够吸噬人的灵魂般,魔性地缠纠住我的视线,缠住我的思绪。  

  在金光闪闪的背景映衬下,他的身影越来越近,却又越来越模糊,渐渐地,眼前这张脸竟幻变出江京圣的轮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