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男性危机

003、饮血止渴

男性危机 酉昔 2278 2016-07-20 21:32:35

    我叫端木瑜,是端木家族第89代独苗,原本应该用来谈情说爱的青春年华,我却专心致志研究男性泌尿科,只为治好初恋男友的“不举”,可是重逢的那天却成了我人生巨大的转折点!  

  一直以来,我所信仰的爱情,我所希冀的港湾,只是一个花花公子虚构的梦幻。  

  于是,我任性地抛弃了原来的生活,闯入全世界飞机和船只都谈之色变的百慕大魔鬼三角区,我最后的记忆是巨浪把我的小船卷走,而再次睁开眼便是这些蠢蠢欲动、欲言又止的原始部落男人们!  

  “离我远点!”我登时从平地坐起,但又立马无力地躺下来,头顶上刺眼的太阳光令我睁不开眼。  

  那两群肤色和衣着大相径庭的男人们似乎被我猛然坐起的举动吓住了,都静止在原地,强压住冲动的身体似乎都蓄势待发!  

  那位留着超长银发的美男子在我身侧缓缓蹲下,优雅地单膝跪地,轻柔地问道:“您可否告诉我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性感的薄唇好像有种魔力,轻柔的磁性嗓音从他唇齿间溢出,令我感到无限的关爱。  

  谁说没有一个男人爱我?此时此刻我分明就感受到这樽圣像对我一见钟情的浪漫情意。  

  我张了张嘴,亢奋地说不出半个字。  

  直到那个腰间缠着一片褐色花纹布遮羞男人也在我身边半蹲下来,他不冷不热地问道:“怎么样了?”  

  是他!是他将那根变态级别的巨针扎进我头顶的!  

  “你是在问我脑子‘被进水’后怎么样吗?你让我往你脑子里注水试试!那种变态针筒能拿来对待我这样的良民吗……咳咳咳……”骂到一半,我就干咳起来,想咽下口水润润喉却发现口水已经少得可怜。  

  银发男子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冲我柔柔地微笑:“您是口渴了吗?”  

  “嗯!”刚才一下子说太多字,似乎耗干了嘴里的口水,这会儿我只能用鼻音来回答了。  

  不对!先等一下!他们俩怎么突然说起汉语来了!明明上一刻我还在北大西洋,这一刻疑似穿越到炎热无比的赤道附近,这两个看起来卓尔不群的男人却突然说起汉语来!  

  不得不承认,这位白种人长相的银发男子一口流利的汉语令人叹服,但看似黑种人的那位却令人心生疑窦,他的五官分明有黄种人的特色,而且他的眼眸那么黑亮,那么熟悉,分分钟让我想起江京圣同样黑亮的眼睛,他到底是什么种族的人呢?  

  “她需要血。”黑炭瞅了我一眼,突然吐出惊人之语。  

  “NO!不!弄!阿尼哟!雅蠛蝶……”我惊吓地语无伦次,把能表达拒绝的语言都说了个遍,但他们似乎还是没有听懂我想说“我不是吸血鬼”的意思。  

  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瞄到一只黝黑的大手突然晃出一把尖利的黑色匕首,这利器在阳光下反射出令人发寒的光!  

  不只他,连温柔善良的银发男子也几乎在同一时间亮出一把同样尖利的银色匕首!  

  “奶油男的诅咒太灵验了!果然不会有男人爱我,要杀要剐,来吧!我在男科给患者割包pi时又不是没见过血!”我惊吓得开始低声胡言乱语,汗湿的身子忍不住发颤。  

  空气里的宁静有种肃杀的感觉,我仿佛听到利器划破皮肤、切割皮下组织的声音,作为一个拿过手术刀的医生,这种声音对我来说实在太熟悉了,我甚至能想象得到血从割开的皮**隙里渗出来,而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麻醉的话,人一定会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尖叫的冲动都没有呢?  

  我不安地睁开眼,震惊地发现:原来这两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打算对我动刀,他们显然是在自残,而且血还滴到我脸上!  

  不,确切地说,是滴到我的唇上!  

  来不及抿住双唇,血液已经顺着我干涩的唇瓣滑入口中,银发男子的血像他橙红色的眼眸一样灼热,而黑炭的血则像他幽冷的黑眸一样冰冷,两人的血液在我口腔里融合成温热的甘泉,令人无法自拔地爱上这种醇香浓厚的味道……  

  “卧类个去!怎么像在喊饮料广告的台词呢!”有了鲜血的滋润,我忽然觉得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显然与之前的沙哑有所不同,而且更严重的是,我竟然爱上喝血的感觉!  

  盯着他们流血的掌心,我甚至觉得滴血的速度不够快,想要直接扑上去抓住他们的手,冲他们掌心的伤口使劲狂猛无情地吸吮!  

  “天呐!我不能这么做!这简直禽兽不如!”刚找回理智,我就赶紧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可是他们的血仍滴落到我的手背上,甚至有一些溅入我的眼中!  

  “没关系,喝吧!”优雅的圣像微笑着怂恿道,正在流血的掌心没有令他皱一下眉头。  

  “我不能这样!这是不对的!”我毫不迟疑地推开他的手,作为救死扶伤、以慈悲为怀的医生——虽然只是男科医生,基本的道德底限和自控能力我还是有的,我怎能任由自己像个吸血鬼似的残暴地吸食人类的鲜血呢?  

  然而,我的拒绝并没有被另一个人听进去。  

  黑炭粗鲁地推开银发男子的手,将掌心的伤口压向我的唇,强迫我张开嘴,逼得我不得已继续喝下他冰冷的血。  

  “唔——”我挣扎着猛推开他,只见黑炭脸迅速远去,在远处缩小成一个豆粒大的点。  

  我不敢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手掌,想爬起来看看黑炭脸,银发男子却轻轻按住我的肩膀:“他不会有事的,做了出格的事就应该有接受惩罚的心理准备,不是吗?”  

  “可是他被我推那么远……”我深觉内疚,同时身体里沸腾的血液也令我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被魔鬼附身了。  

  “他就是那么贱,皮糙肉厚,这点小伤马上就会痊愈的,不用担心。”银发男子向我眨了一下眼睛,看得出来他是想安抚我的情绪,但这时远处的黑炭脸已经爬起,慢慢走回来。  

  “真的没事?!”我瞪大眼站起来,盯着安然无恙走过来的魁梧黑炭,心里惶恐地冒出两个字:妖怪!  

  他特意走到我跟前,一瞬也不眨地盯着我,抬起自己的黑掌,伸出舌头当着我的面缓缓tian舐我吸吮过的掌心,不带半点表情的冷漠更教人心里发憷。  

  “住……住口!不许你做出那种猥琐的举动!”我羞喊着别过脸,脑子里却甩不掉他舔手掌的影像,好像他正在舔的是我的手掌。  

  “遵命!”他黑亮的眼眸平静地望过来,手掌轻轻一握,再次张开时,掌心的血色已消失不见。  

  我即刻想到银发男子的手,扭头抓起他的手掌来看,他的伤口也不见了,好像从来没有划破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