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世狂妃 邪王哪里逃

一招穿越(已修改)

绝世狂妃 邪王哪里逃 月汐鸢 1458 2015-01-01 17:39:46

  “慕倾汐你这个贱人!都怪你!”慕倾柔拿着鞭子,挥舞着,砸向慕倾汐。

慕倾汐早已没了人样。可是慕倾柔根本没有想停过。

旁边慕倾柔的丫鬟都有一点不敢看:倾汐小姐真可怜!以前倾柔小姐都是生气才来打她的。现在打的频率越来越多了,天天打!丞相老爷也不管,哎!倾汐小姐这次估计又是满身伤痕了!

“啊!”慕倾柔的惨叫唤回了丫鬟思绪。

回神,看到慕倾柔,丫鬟一惊,呆在那不敢动,她从来没看过如此吓人的慕倾汐。以前,慕倾汐都是一副好交往的样子。可是现在却宛如嗜血阎王,让人不寒而栗。

钰冷眼看着慕倾柔,就是这个人!伤了她!

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来,钰看着慕倾柔,眼里的怒气越来越重!

一把将鞭子抽来刷向了慕倾柔。

慕倾柔从来没想到,慕倾汐会这样,当即傻了,硬生生的受下了慕倾汐的鞭子。“啊!好痛!慕倾汐,你居然敢这样对、、”

还没等慕倾柔说完,钰就一鞭子抽去。

这种人,不打死才怪!

一鞭,一鞭,慕倾柔气息越来越弱。

钰终于停了,低着头,看着慕倾柔,露出阵阵杀气,但是还是忍下了,只丢下一句:“别再惹我!”便转身离开。

在慕倾柔回神的时候,就只能看到钰飘起的裙摆。这,注定是她一生难以接触的高度!

回屋,一把将门关上。

钰盘腿坐在[*********闭上双眼,稳定身体内的气息。

看来原身还是很聪明的,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同旁人就假装软弱,暗自修复。但是原身的实力也太弱了,才打了慕倾柔几鞭便气息紊乱。看来自己必须快点找到修复的方法啊,不然再过一年就死翘翘了。

稳定好气息,钰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这个屋子,褐色的眸子暗了暗,一个字——太破了!这是给人住的吗?

一个健步,走到窗台,纵身一跳,运气——飞!

钰冷眼看了看院子里的慕倾柔,唇角欣慰一笑这个身体其实也不差。既然这样,从现在开始,我钰便接手你了,————慕倾汐!

钰飞到了细雨楼,便停了下来。

原身果然不可小觑,不似刚才那个跋扈小姐慕倾柔,青·楼也做的有声有色。也算是这片地区数一数二的了。但是对于一个修仙者来说,做生意什么的完全是浪费时间。而原主做青·楼也是为了保护那几个手下罢了。

钰从外面直接进入三楼,那里十分安静,因为三楼并没有客房,三楼是留着给慕倾汐和几个得力助手住的。

正在工作的诗,听见声响,抬头一看,惊呼“主人?!”诗面露惊讶:主人不是每次来都会戴面纱的吗?主子不怕被别人发现吗?为什么她总觉得主子变了。

“快点帮我治疗啦!愣着干嘛?”钰调·戏看着诗,语气十分轻松,显然对满身的伤满不在乎。

可是诗看着慕倾汐身上的伤,眼眶有些湿润了。急忙将钰拉到了浴室,帮着钰褪去衣服、清理伤口。

虽然经常看到主人受伤,但是没有哪次有这次这么严重的,诗不一会就热泪滚滚而来,挡都挡不住。

钰一阵无语,帮诗擦去泪水。在她还是黑道老大继承者的时候,受过的伤不比这大得多,只是这个身体太过于脆弱,就算有光灵珠和法力,但是也无法改变体质。这也许是出生时的病根吧!可惜,她对于那时候的记忆也只有那么多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出生时的记忆会记在脑袋里,而以后10年的记忆却凭空消失了。无法连接的记忆让钰头痛,她都无法确定那个便宜老爹是不是慕倾汐的亲爹。

诗看着慕倾汐皱眉的模样,以为自己弄疼她了,便轻声询问:“主子,要是太疼的话你可以和我说一下,我会轻一点的。”

“没事。”钰轻轻一笑,表示自己并不疼。诗的技术很好,并不疼、只是恢复的比较慢。

“诗,你能不能让我的伤快一些好。”

“还要快吗?!”诗显然有些吃惊了,但是还是想了一会,回答道:“最快今天晚上看不出伤口,但是内伤还是有的。”

“没事,你快点治吧!”

诗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钰,为什么她总是觉得主子变了呢,错觉吗?

ps:钰以后都叫慕倾汐了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