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如果你还记得那场长达二十年的爱恋

第五章 说出口的伤痛都已平复,绝口不提的才触及心底

    早早的整理了昨天的单据,完成了工作了,闲暇之余我总是会到车间闲晃,他看见了从不说我的。  

  渐渐地,我和车间的人也熟络起来。  

  他们说,以前老板是很少到车间的,巡视车间的都是车间主管。  

  我把目光转向离我不远的刘宇凡,他也正好对着我笑。  

  下了班吃过晚饭,他难得的没有出去,这几天他好像都没有出门。  

  我们坐在小区楼下的凉亭吹着风。  

  虽然他和许芷蓉的是他们的事,我不该过问的,可是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你和你女朋友还好吧?”  

  “什么女朋友?”他又笑不笑的看着我反问,我最讨厌他这个语气了,这是他要狡辩的前奏。  

  “许芷蓉啊!”  

  “她不是我女朋友。”  

  “怎么可能,看你们关系那么好。”我一脸不信的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谁告诉你关系好就是情侣的?还是你吃醋了?”他笑容更灿烂了。  

  “才没有,我只是担心我住这里被你女朋友知道了会给你添麻烦而已。”我嘴硬的不肯承认。  

  他也笑笑不揭穿我,只是脸上的笑容早就暴露了他的想法。  

  ——————————————分割线——————————————————  

  虽然那晚他不承认他和许芷蓉的关系,但是我不能白痴到像高一时候傻傻的以为他身边没有任何女朋友。  

  我主动拉开了和他的距离,要吃饭的时候早早吃完就回房间。  

  这晚,刘妈妈到了我房间,坐下。  

  “阿玉,你们俩这是怎么了。”  

  “没有啊,阿姨你别乱想,挺好的。”我心虚的低下头不再接话。  

  刘妈妈见我这样也不好勉强,说了好多她和刘爸爸年轻时候的故事,我知道她误会了,可是我却没有打断她的话。  

  经过刘妈妈的一番思想工作,我还是决定闹几天别扭就算了。  

  反正他这几天不知道又忙什么去了。  

  这天,他早早的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木雕,雕着两个正在亲吻的小人。  

  他把木雕交到我手里。  

  “什么呀?”我拿着木雕仔细的端详着,底座上写着:刘宇凡林玉。  

  “送给你的。”他笑得没心没肺。  

  我放下木雕握着他的手,还没看就能感觉到那食指上的伤痕,我生气的说:“你这几天早出晚归就是为了这个玩意吗?”  

  他知道我是关心他的,这些年来他对我的关心我不是不知道,将心比心,我可能是要心疼的,为了做这么一个小玩意,手都伤痕累累,不是买不着也不是不能请人做,但是更多的是感动。  

  不管怎么数落他,他也不还口,也不认错,只是静静的听着,然后我气消了拿了木偶回房间的时候,关门的时候听见他说了:我爱你。  

  第二天到公司,经过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在和供应商谈合作,我准备把今天的早饭给他,刚放下要走,他却说:“玉儿,帮我泡壶茶。”  

  我拿了茶壶往旁边的茶水间走去,这时供应商来了一句:“这员工很体贴嘛,还会给老总买早餐。”  

  然后我听见他说的是:“我太太比较体贴。”  

  “哟,真不好意思,老板娘。”说完两人相视而笑,拿起了还没喝完的茶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