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如果你还记得那场长达二十年的爱恋

第二章 是不是从来是我等你

    我以为他会离我远远地,毕竟他是有女朋友的人,而我也确实是和他走的太近,再见面该会很尴尬。  

  “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会叫我玉儿,而不是林玉亦或是哥哥叫的阿玉。  

  我还笑过他这是古代的女孩子的闺名。  

  他迎面走来,我避也不是,应也不是,就那样呆呆的等到他走近。  

  “你有女朋友为什么不和我说?”我也直面这个问题的质问他。  

  “为什么要和你说?”他反倒是双手环抱于胸笑笑的看着我反问。  

  “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就不会和你走那么近了,让人误会了。”想到这里,林然说的那些话,我还有点担心得问:“那个,你女朋友没事儿吧?要不要我和她解释一下。”  

  “分了。”面不改色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  

  “分了?”  

  “嗯。”  

  “为什么啊?不会是因为我吧?”  

  “想什么呢,不喜欢就分了,女朋友是有保质期的,难不成你以为会结婚吗?”刘宇凡好笑的摸摸我的头,然后牵着我的手走了。  

  这是他第二次牵我的手。  

  虽然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的话让我放下了心理包袱。  

  他带我去吃了一顿寿司,然后送我回学校,一如既往的照顾我。  

  他不远离我那我们本该拉开我们的距离的,可是我也没有。  

  因为他说:“我是受了林锦年的托来照顾你的。”  

  关于哥哥,我不想,也不愿去反抗。  

  事后,我和林然解释过我和刘宇凡的关系,希望林然能替我带些话让她好受些。  

  虽然我没有失恋过,但是和哥哥离开我的时候也好受不了多少吧。  

  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没多久,刘宇凡也毕业了。  

  他没有考上好的大学,我问过他要去哪儿,他说再看看吧,我说,好。  

  从那以后,他每天都很辛苦的工作吧,我至少半个月没有见到他了。  

  再见他的时候,他穿着一套比较成熟的衣服,整个人也黑了,本来就瘦,也瘦了一圈。  

  “你都干嘛去了呀,这么辛苦。”我不知道我当时的语气是有些心疼的。  

  他告诉我他自己和厂里面谈好,招多少学生打暑假工就抽多少佣金,现在佣金已经到了,短短半个月竟然抽佣两万,请我吃饭。  

  我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带我出去吃,结果他把我带到了小区里面,他的家里。  

  我到他家里的时候,他爸妈都在,饭菜都做好了,对我都很热情,想来是打过招呼的。  

  事后我还埋怨他好久,都不提前和我打声招呼。  

  不过对于我那算不上骂的碎碎念他早就免疫了。  

  我们每天都在忙碌着。  

  他在忙着他的事业,而我在忙着我的学业,忙起来,就没那么想他。  

  他很努力,一个暑假赚了不少钱,和家里面商量了开了一个小厂,但是终究还是亏了,没多久就入不敷出倒闭了。  

  为此我没少往他家里跑,他家里人和我渐渐熟络起来,她妈妈因为厂里的事还病倒了,那段时间我一下课就去他们家煮饭,做家务。  

  他把厂里没做完的货拿回家里自己做,没有工人,自己一点一点的做。  

  厂倒闭的时候已经临近寒假,他又如法炮制的赚了一笔,只是白天出去跑,晚上在家做产品,我有时候闲下来也会帮着做,做的是变压器,很多尖的地方,刚开始做的时候两只手都是伤口,他一回来看到的话是会说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