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第12章:险被识破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凤渡前尘 2137 2016-05-29 23:00:09

  在婉君满怀喜悦的心情饮下季来悦递过来的茶,正巧看见低下头的小侍眼怀不善的目光,心下很是不悦。

季不归得意的笑早就看进了慕容凛冽的眼里,他更是瞄到了季来悦的态度,看来这小小野猫的把戏很快就要被拆穿了,不由得眼里的戏虐更深了。

季不归一直观察这婉君的表情,如果一有反应她好开溜啊!以防被抓了现行,那样她在季来悦的眼里就更让人讨厌了。

季来悦的脾气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她得智取,得扮猪吃老虎才行得通。

肚子一阵阵的绞痛疼让婉君绝美的小脸变得苍白扭曲,双手捂在肚子上要不是季来悦及时扶住,怕是就要跌倒在地上了。

“婉君你怎么了?”季来悦俊颜刹时就冷了下来,浓眉紧蹙,狭长凤目含着怒气想季不归的方向看过来。

那跟刀子似的眼神恨不得是将季不归射杀了千万遍了吧!虽然还不确定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可还是吓得季不归脖子一缩,心虚呀!

“表哥我肚子疼。”婉君苍白着小脸可怜兮兮的望着季来悦,这正是撒娇的好时候。可又是一阵的抽疼,浓浓的便意席卷而来。

“表哥我去方便一下。”大家闺秀的风范迫使她再季来悦的视线内都缓步慢走,极具风情,一道拐弯出一把推开身边的丫鬟急急的冲进了厕所。

一阵的噼里啪啦后肚子稍稍的缓解了些,等在外面的丫鬟脸都憋紫了,这也太惊天动地了,而且她连气都不敢喘了,太臭了。

婉君秀眉紧蹙,精明的眼睛眨呀眨的,她再思索着到底会是谁给自己下药,还下这么卑鄙的泻药。

季悦来,一定是她,一想到她有可能跟来给自己搞破坏,婉君的眼里风起云涌般的满是杀气。对,她希望季悦来死,那样她想坐上季家大少奶奶的位子就不会有人再出来阻挡了。

美好的一天,优雅的景色里婉君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在季来悦和厕所之间,直到最后挺拔俏丽的身影连腰都挺不直了。

季不归一看,开溜的时机已经到了,看他们还有心情谈情赏景不。

目的达到季不归猫着腰准备在季来悦分心的时候开溜,可怎知还没迈出步那,就被揪了回来。

“啊!”季不归失声尖叫,很快的反应过来一时间很是慌乱,会不会被季来悦听出自己的声音。

季来悦的脸都黑了,好看的凤目紧紧的盯着季不归的背,片刻后还是松了手。

“哎呦。”毫无防备的季不归狠狠的摔到了地上,这一刻季不归真是恨不得将脑袋插进土里算了,她不起来就是不起来。

季来悦伸手去拉季不归刹那间一股子力道将他弹开,季不归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已经被带离地面,而稳稳的落在慕容凛冽的画舫上了。

季不归被慕容凛冽紧紧的搂在怀里,透过眼角余光也看到到季来悦的脸色深沉 ,那杀人般的目光让她心头一颤,也深深的刺疼了她。就因为自己给那个狐媚子下了药吗?他已经那么在乎她了,心好疼。

“你的目的达到了,开心了。”慕容凛冽感受到季不归身上传来的冷意甚至是绝望,心也有些发沉,可还是故作轻松的说着。

当一个人心痛而你也跟着心痛,却不能让她知道的时候,这是一种很尴尬的情感。

“是啊!怎样?别以为我会谢你。”季不归最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看穿心思,语气不善的将慕容凛冽向后推了一下。

季不归愤愤的坐了下来,她这麽一闹季来悦肯定要回府了,所以她必须得先回去才行。

她啊!打定了主意打死不认账。

在狠狠的将慕容凛冽教训了一顿后,季不归跟挂了翅膀似的就飞了回去。

再见到季来悦已经是夜幕下的餐厅了,当那一抹高大俊美的身影走进来时季不归不由自主的缩了下脖子,心虚呀!不过没关系声是听到了又没看到脸,就是不承认。

“爹娘。”

给季家二老请了安季来悦不缓不急的走到季不归的身边坐了下来,这一坐不知多少人都惊讶了一把。

季不归更是拿着筷子的手都狠狠一颤,只得借机把给自己夹的菜放到了季来悦的碗里,还不忘甜甜一笑:“哥这个你爱吃。”

红红的,炸眼的红啊!

季来悦凤目更沉了些,有些隐隐的怒。他不吃辣,不吃辣。

“我的好妹妹,你也吃。”一大块头子的火辣辣就端端正正的摆到了季不归的白米饭上,煞是好看呐,不过季不归的脸更好看。

简直都是色彩斑斓了,他是想要辣死自己的节奏吗?

吃吃,季不归扒拉的可快了,逃也似的就跑了。

三天,整整三天。

季不归就看着季来悦天天往婉君的住处跑,还有那无微不至的照顾,像把火天天将她烧一遍,遍遍是外焦里嫩的。

“不行。”

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季不归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她得想个办法,这哪是折磨那个狐媚子啊!这纯属是折磨自己的节奏啊!

还睡在偏房的小苒梦做得正香那,连她的小姐出去了都不知道。

季不归披星戴月的往外跑,她睡不着别人也别想睡的着,看她今天不好好的吓吓那个娇娇弱弱的狐媚子地。

夜清冷,一室的白月光。

床上的睡美人眉头微蹙睡得有些不太安稳,小脸也还是有些苍白。

呜呜呜,一阵阵的呜咽声搅得睡梦中的人不时地蹙眉翻身,终于在不停的翻腾中惊醒。

“什么声音?”头发披散在肩头的婉君有些惊吓过度的四处查看,人也不由之主的往床里挪。

门框的一声打开,一股股的白色的烟雾满眼进来,一抹白色的披头散发的飘忽人影飘了进来,那一条血红血红的长舌头摇摇晃晃的挂在胸前。

“啊!”

惊恐的哀嚎声在夜晚显得尤为突兀,而那个诡异的怪物嘴里不断的发出嘎嘎干涩的笑声显得空灵而诡异。

婉君浑身瑟瑟发抖无处可退,眼见那个可怕的东西正朝自己而来,婉君一闭眼昏了过去。

季不归正得意之时身后一抹力道袭击而来,季不归一招挡了回去,不用说也知道是谁来了。

她得快跑啊!要不然会死的很惨。

季来悦被震的后腿了几步,力道之大他尤为惊讶。

趁着季来悦微愣的空档季不归风似的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