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第8章:偷吻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凤渡前尘 2175 2015-12-31 09:14:20

  季不归低着头眼角闪过一抹狡诈,在季来悦扶她的瞬间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挂在了他身上,季不归眯着眼真可谓是全身心放松的压在了季来悦身上,小脸红的跟天边的红霞似得,还好巧不巧的将唇挤到了季来悦的脸上,季不归眼里迷情意乱,心里是小鹿乱撞。

  “你,你……”季来悦真是被惊吓到了,羞愤恼怒各种情绪瞬间达到顶点,猛然翻身而起,一步闪退道一尺外,“你在做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季来悦有些语无伦次了。

  被翻出再一次跌倒的季不归真的被摔疼了,小脸瞬间变得苍白,“疼。”季不归满脸委屈的揉着卡破皮的胳膊,“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极尽委屈的低下头,长发遮住了脸,季来悦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你。”季来悦突然意识到是自己把事情扩大了,也许季不归并没有什么梦浪的心思。

  “没什么,有没有撞坏哪里?”小心翼翼的给季不归检查了一下看到没有大伤,才放下心。

  季不归低着头眼角闪过一抹狡诈,在季来悦扶她的瞬间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挂在了他身上,突然扑鼻的一股馨香夹杂着些许的青草香迎面而来,让季来悦不由蹙眉,扶着季不归的手更加疏远了。

  感觉到季来悦的异样,季不归低沉的眸更深了,有着些许的倦意双脚也不停使唤了,有句话叫举步维艰,季不归现在的状况也好不到那里去,这具身子的状况还真是堪忧啊!

  “哥我难受。”

  季不归的声音小的细不可闻,“怎么了?”这时季来悦才想起来季不归还没有吃药,他被这么一闹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隐在草丛中的小苒看到情况不对才匆匆的跑了出去,连忙的将包袱里的药取了出来,“大少爷,小姐的药在这里。”

  季来悦去取水的时候,季不归睁开眼睛狠狠的瞪了一旁的小苒,在季来悦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内就赶忙闭上了眼睛。

  小苒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吞啊!她可不敢让大少爷给看出来,那不就露馅了,他就会知道小姐是装的。

  小苒在季来悦严肃的眼神下颤颤巍巍的将手中的药递了上去,也做好了被小姐惩罚的准备,预泣而不敢表露啊!

  自从小姐上次荷花池落水开始,就变好好多,以前小姐喜欢大少爷也只是敢远远的看着,可现在都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了。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季不归深深的领悟到了这句话的深意,这药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了,好苦的味道。实在是忍不了,季不归坐了起来,没好气的喊小苒,“蜜饯。”不是她不能忍啊!谁让老祖宗发明了这么苦的东西尼,她最最怕进口的苦药了。

  “醒了,我们出发吧!好在天黑前到家。”季来悦如此聪明又怎么会看不出季不归的预谋,尤其是小苒的举动,无不出卖了她。

   虽然又要上马遭受煎熬,可她今天居然亲到了他,好开心哦!不由地季不归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浅浅的却扎了季来悦的眼。

回到家天色已黑,季家母和婉君迎在门口。季不归下马脚步踉跄被季来悦拦腰抱起,在婉君嫉妒的怒火中进了大院。

“来儿你怎么样?”季家母坐在床畔心疼的看着就的女儿,满眼怜惜拉起季不归的手道:“娘知道你不喜欢婉君,可婉君毕竟是娘远方妹妹的孩子,而且也没有了爹娘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爹已经为她物色人家了,你就看在娘的份上待婉君好些。”

季家母眼里浓浓的慈爱深深感染了季不归,虽然她不是自己的母亲,可当一个人是真心的对你好时,就不存在任何的隔膜,只是最最真的亲情。

“娘,孩儿知道了。”季不归撒娇的投进季家母的怀里,撅起了小嘴,只要她不跟自己强季来悦什么都好说,哪怕她是在季家颐养天年都可以,要是敢打季来悦的注意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想起季来悦为了自己骑马奔跑了那久也应该很乏了,季不归亲自下厨为他熬了汤,一路甜甜蜜蜜的往季来悦的别苑走去。

刚进别苑门就看到窗前灯下影影绰绰的有人影晃动,看到是季来悦高大的身影季不归笑的更甜了。

很快的她便停住了脚步,一抹娇小的身影抱住了季来悦,而季来悦竟然没有反抗。

那齐腰长发不用说季不归也知道是谁,婉君,我本来是想对你好一点的,可你蹬鼻子上脸啊!

-“哥哥,我来给你送汤来了,快开门。”季不归不紧不慢的敲着门,眼神冰冷的可怕,我给你个藏起来的机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像是解救了自己,可也像把刀会伤人。如果被别人看见夜已深了婉君在自己房里岂不是毁了她的清誉,可若是不来人自己有这么脱身。

季来悦慌忙将婉君推到了床边帷幔后,三步并做两步的去开了门,面色有些惊讶道:“这麽晚了你怎么来了?”说这样的话季来悦是多少有些心虚的。

进到房中季不归先是在房中萨摩了一圈,然后笑着将汤放在了桌子上,转回身对季来悦似笑非笑道:“哥哥这般小心我还以为这房中是藏了狐媚子呐。”眼睛不由瞟向了床幔处。

“这不就你一个吗?”

“你。”

季不归瞬间就被季来悦给噎了回去,果然斯文人骂人都不带脏字地,他这是说自己是狐媚子?哪有人会这么骂自己妹妹的。

“哥你这淡紫色的床幔倒是很还看那,那天我也和娘说,给我也做一套。”季不归好像很喜欢似得在床幔边走来走去,最终停下来微笑着手抚摸着床幔,脚下用力的踩了踩。

看我不给你踩出内伤来。

里边的婉君疼白了小脸,咬着牙也不敢出声,心里将季不归恨死了,她是故意的,绝对是。

晃了一圈下来,季不归撒娇似的将季来悦哄到床边坐下,又亲手为季来悦盛好了汤送到了面前,“哥哥尝尝。”说时迟那时快,一碗冒着热气的汤在床幔边撒了下去,“呀!” 随着季不归一声尖叫,碗也应声而碎。

季来悦慌忙起身,眼神担忧的看向床幔后,却也不能问出声。

季不归得意的笑了。

出了别苑的季不归躲在了树后,不一会看到季来悦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婉君走了出来,眼神更寒了,今天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