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第4章:争风吃醋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凤渡前尘 2048 2015-12-07 21:39:30

  眼前的浓雾让季不归看不清前面的路,她不知道这是哪里?

“城贤,城贤你在哪里?”四处也找不到城贤的踪影季不归有些害怕了,季不归一直像前跑,渐渐的雾开始淡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像不远处的光亮跑去。

季不归不断的像前追,眼看着城贤的身影消失在了光晕里,“不要。”季不归也跟着跑了进去,消失在浓雾里。

荷花池被雨洗礼后更加鲜艳欲滴,岸边一群人围成一圈各个焦急不安,湿漉漉的玉石板上躺着一男一女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显然是从落水被救上来的,生死未仆。

“小姐,少爷。”跪在小姐身边的女子哭哭啼啼的完全没了主意。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让腹中的水不断的往上涌呛的嗓子疼,眼皮沉得动动都困难,“城贤。”干哑的嗓子呼噜噜的声音让人听不清。

“小姐醒了醒了。”

季不归只瞄了一眼躺在旁边的人,又再次陷入昏迷中。

睡醒了,季不归只觉得是睡了好长好长的一觉,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梦里看见了白色的病房,苍老的爸爸妈妈和躺在床上的自己。

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绯色床幔,古色古香的摆设让季不归彻底的傻了眼,季不归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四处张望着。

“小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一席粉衣的小丫鬟神情激动的扑到床边,拉起季不归的手哭道:“小姐你可吓死小苒了,呜呜呜。”伏在季不归的身上哭泣着。

小姐,小姐,季不归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她不是这麽赶流行吧!莫非自己也摊上了时下最最流行的穿越?

瞬间,一瞬间季不归想起来自己穿了,那么城贤会不会也跟自己一样穿过来了呢?季不归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她要去找他。

季不归风狂的举动完全吓傻了被她闯倒的小苒,小姐从落水醒过来就像变了一个人,冷静下来的季不归有些尴尬的坐了下来,她忽略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了。

“我的头好痛哦!”季不归双手抱着头好看的凤眼里挤出眼泪来,眼睛不时的偷瞄着小苒的表情,“我的头好疼,我是谁?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你能告诉我吗?”季不归无比虔诚的眼神看着面前大眼含泪的小苒,等着她的回应。

“小姐你还认识我吗?”小苒一脸不解的看着面前的小姐,眼里再次的涌上委屈的泪水,小姐不认识她了。

季不归在对小苒旁敲侧击的诱导下总算是弄明白了自己的身份,这里是普济大陆的原廘国,而这具身子叫季悦来还有个哥哥叫季来悦,这季家是原廘国的首富,季家一子一女。

季不归在床上好不容易躺了一宿,第二天一早那就跑了出去,她要找到城贤。

一天晃下来季不归累的不想动了,好不容易在小苒的半拉半搀扶下到了一家不大的酒楼,一坐下季不归整个人就垮下去了,整个人恨不得挂在椅子上,一双精明好看的眼睛不断的向外张望着。

“客官您来点什么?”小二一双精明的眼睛早以将季不归打量了个透,左手上搭着白色的抹布,一脸笑嘻嘻的恭候着。

“捡好的上吧!”季不归懒得动,眼睛不住的盯着窗外满是失望的神色,这事一抹熟悉的身影闯进了季不归的眼里。

是想念是痛苦或者是亏欠的眼泪将她淹没,都阻止不了季不归向楼下奔去的脚步。

城贤,城贤,季不归心里千万次的呼唤着,冷不丁的撞上一堵肉墙,硬生生的将她给弹了回来。季不归毫无防备的坐在了楼梯上,瞬间的疼的小脸范了白。

“你不长眼啊!”啊!啊!几个啊在嘴里打了劫,是他,是她朝思暮想的那个人,是老天爷开眼了吧!要不然怎么就这么天降神兵的出现在了她面前,一定是的老天爷看到她后悔了,才给了她救赎的机会的。

季不归发呆的空,她面前俊美的男子俊眉微蹙道:“妹妹这是在干什么?”温润的声音在季不归的耳边扔下了颗炸弹,瞬间将她炸的粉身碎骨。

季不归呆呆的抬头看着面前她心心念念的男人,他怎么叫自己妹妹那,是自己听错了吧!一定是的,季不归又开始自我催眠了。

藏在楼梯拐角的小苒在看到来人时早就魂不附体了,她怎么会想到大少爷会来这里啊!死就死了小苒在季来悦吃人的目光里连拉带拽的将季不归捞回了家。

在季不归白般的威逼利诱下终于在小苒的嘴里打听到了季来悦的住处,晚上季不归拿着偷折来的桃花一路乐颠颠的跑去季来悦的书房,这花香真好闻,季不归浅笑着似乎看到了季来悦脸上的表情。

院里传来说话的声音让季不归停了脚步,忙不迭的把自己藏了起来,偷偷的向外看眉头越蹙越紧了,捏着花枝的手泛着白。

“表哥谢谢你借我的书。”一个粉衣女子艳若桃李的小脸微扬带着一抹酡红,弯月似的眼睛含羞带俏的盯着季来悦,宛若一幅画。

季不归的背笔直的贴在墙上,气的浑身发抖不知不觉的手里的花那还有个花的样子了,低下头眼泪不知不觉的往下落,打湿了绣着锦缎的鞋面。

季不归气氛的将花枝丢到了地上迈步就跑,碰的撞上一个人力气之大被弹回来跌坐在地上,满脸泪痕的及其狼狈。季不归心想她这辈子最最狼狈的样子他都看到了吧!

“起来。”季来悦温润的声音自季不归头顶蔓延开来,看着季不归狼狈委屈的样子伸出了手。

季不归心下负气闹着小别扭,哪肯伸出手去,只等着季来悦会哄自己那,在抬头间毫无抵抗的顺从的将手放了上去。

一路小女人味十足的跟在季来悦身后,安安静静的往自己的院落走去,想一想季不归都替自己觉得委屈和生气。她什么时候看见过哥哥的笑容,没次看见自己脸都是板着的,为什么偏偏对那个狐媚子笑那,还笑的那么风清月朗的好不消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