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第6章:他来了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凤渡前尘 2597 2015-12-19 21:45:00

  直到清风扑面季不归才清醒了些,再看去那个她正正讨厌的表妹婉君正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娘有说有笑,季不归狠狠的撇嘴,假惺惺的,心下将婉君鄙视了千百遍,眼珠一转来了鬼主意。

“娘还是我来吧!婉君表妹那么柔弱要是累坏了,我还得照顾她。”季不归一转身不着痕迹的将弱不禁风的婉君挤到了一边,亲昵的挽上母亲的手臂,撒娇道:“是吧娘。”脚下一挡将婉君拌了个踉跄,拉在了后面。

背后一道满是怨怼的目光在季不归身上划过,婉君低下头咬唇眼神闪过一抹恨意,目光盯脚尖,任谁看去也是满腹委屈的可怜人儿。

“夫人恭候多时了,劳烦您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亲自来填香油钱,您可真是大善人。”一位素衣的道姑在旁引路,面色慈善步履稳健一看便是得道之人。

季不归好奇的四处张望,却也忘了刚还对婉君生气的事了,撒欢似的东看看西瞧瞧,这古代的庙宇到处散发着梵香的味道,随处都能看到虔诚进香的香客。

古刹隐在遮天的古松下,清幽不失庄严肃静。

季家母到是有些疑虑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儿,以前都是迫不得已才跟自己来的,就是勉强来了也从来不会四处观看,只是乖乖的跟着自己。转念一想女儿这可能是懂事长大了,不免是有些欣慰的。

庙堂之上随着母亲填了香油钱,坐在会客厅听着母亲和师太续着家常,季不归可是觉得无聊了,这么美的地方不让她出去看看,她又这么才能让哥哥也到这来那。

季不归在季家母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调皮一笑规规矩矩的迈着小姐步出了门,拐了弯早就按捺不住的跳了起来,脚下欢快轻盈足尖在青石板上跳起了舞,一扭一摇的将现代在幼儿园学的舞蹈都跳了出来。

“呀!”得意忘形了就会发生状况,季不归是知道的,可还是会无时无刻的不在犯错误。

揉了揉被撞疼的鼻子尖,小脸纠结成了一团,她可是个火爆的脾气,居然敢撞她,真是不要命了。

季不归双手掐腰,眼神略带厉色,因薄怒的小脸微微泛红,微仰头着问道:“你眼睛休息去了是不是,面前这麽大一美女没看见吗?”

对方高大的身影将季不归完全照在了暗影里,季不归不由得感叹,好高哦。看到面前的人时不由感叹,眉似远黛画峨眉,挺鼻薄唇,尤其是那一双狭长的凤眼,深邃若潭竟透着股子清凉的劲,让人不知不觉的沉沦在其中。

“小姐。”一只修长的手在季不归的面前晃动。季不归还嫌弃面前的手挡了她的视线,毫不留情的将面前的手打了下去,瞬间又觉得哪里不对了。

惊醒回神却见面前近在咫尺的俊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一瞬间,一瞬间季不归的小脸布满了红霞。按季不归的个性来说绝不应该是害羞,在她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这个词,她绝对是被吓得,季不归在心里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应该算是宇宙最强自我安慰吧!

“你在干什么?”无理也要抢着理,这就是季不归的道理,这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来者笑的如沐春风,更应该说是无奈至极。

“在下慕容凛冽,刚才实在不是故意的撞到了小姐还请见谅。”慕容凛冽规规矩矩的稽首道歉,几缕发丝滑落在肩头,到是填了些许的洒脱随性。

季不归撇嘴,好个古代的大帅哥,可惜了她的心理只有城贤,要不然就算不把他吃了,依着她季不归的个性也是要咬上几口的。

季不归眉头微蹙,一脸的严肃表情极其认真的说道:“你呀!下回要记住走路要看前边啊!不要左顾右盼的知不知道啊!”纤长的手指不停的在慕容凛冽的胸口用力的戳戳戳,不由偷笑好结实哦!

慕容凛冽脸色微变,这丫头真是不知死活,放眼天下有几个人敢戳他慕容凛冽的胸口的。

季不归这倒是戳的起劲,那知道隐在暗处的暗卫流了几马车的冷汗那!为了她的小命后怕啊!

“记住了。”

向前走了几步的季不归还不忘回头说着,看到慕容凛冽微变的脸有些想笑,却也被他眼里那抹幽暗的流光所吸引。

慕容凛冽看着季不归的目光变得深邃冰寒,一抹不经察觉的笑意在眼底慢慢细碎晕开,嘴角扬起浅浅的笑意。

季不归一圈逛下来,季家母和婉君早已准备好的马车边焦急等待着,季不归眉头不经意的蹙了一下,走吗?不行她还没等哥哥来那。

在季家母的眼睛看过来的一瞬间季不归低下头,手捂上了肚子,脚步缓慢显得有些蹒跚不稳,看上去疲惫至极。

“小姐你是又犯老毛病了吧!”机灵的小苒跑过来扶住了季不归,低语道:“才表小姐还说早些回去那!”季不归眼神一变,就知道她根本不会安分的,想回去看哥哥是吧!你等着。

“来儿,你是不是有犯了寒虚之症啊!”季家母担心的用手贴了季不归的额头,“小苒带药了吗?”

小苒顿时慌张无比立时跪到了地上,“回夫人我是有带药的,可是刚才找不到了,请夫人责罚。”

“你怎么伺候小姐的,这么粗心大意的竟然会把小姐的药弄丢,你不知道小姐有畏寒之症吗?”季家母虽说是一家之主母,但为人善良却也从来没有为难过下人。

季不归眼神精亮扫过婉君的脸,一脸虚弱的的对季家母道:“娘天色就快暗了,我怕是经不起这一路的马车折腾了,又不能让娘和我在这住,要不然我和小苒在这住一夜,娘你让哥哥将药给来儿送来可好,明日我和哥哥一起回家。”季不归凤眼带泪的等着季家母的话,表情殷殷切切,倒也是楚楚可怜不由让人心软。

婉君听到季不归的话,让季来悦到这里给她送药,对自己不也是个机会,便急切道:“姨妈表姐病了还是我留下来照顾吧!”

“表妹我倒也是想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可是夜深露重母亲一人返家我实在是不放心。”季不归虚弱的说着,还挤下几滴泪水,看似十分不舍。

季家母倒也觉得季不归的话有道理,再说母亲都是有私心的,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女儿不喜欢婉君那,还是让她在这好好休息休息的好。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季不归拭去眼角的泪,瞬间复活拉着小苒的手又蹬又跳无比开心。

季不归连忙拉着小苒急切问道:“我让你准备的都备好了吗?”

“小姐吩咐的都准备好了,是祁连宣的紫金纱的。”小苒骄傲的说着,那里的衣服可是需要去挤去抢的,她等待着季不归的表扬。

再回神哪里还有季不归的身影,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洋洋得意尼。

季不归直奔卧房,翻出自己让小苒给准备的衣裙,湖蓝色她好喜欢那,城贤也一定会喜欢的。

小苒进屋的时候刚巧看到季不归正抱着衣服发呆那,脸上的笑容好花痴哦。

晚风渐凉,季不归站在庙门口向外张望,小脸有些发白,她相信哥哥一定会来的。

一阵马蹄声嘀嗒嘀嗒的越来越近,季不归的心也跟雷鼓似得跳个不停。骑在马上的季来悦脊背挺直,俊颜冷若冰霜,手中的鞭子焦急的打在马身上。

季来悦下马大步将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季不归搂进怀里,满是责问的道:“你不知道自己生病了吗?”

“我没事。”季不归脸上的笑容还没展开,一阵头晕很不甘心的晕了过去。

季不归心中不甘那,这麽好的一个机会,机会就被她这么不争气的错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