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第2章:如此疼痛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凤渡前尘 1677 2015-09-01 10:10:25

    连几天季不归都沉浸在见到城贤的亢奋中,害的白浅每天都听上几十遍城贤这两个字,白浅想如果再这样下去她会被季不归摧残死的。  

  一大早季不归拖着黑眼圈出现在了办公室,疲惫不堪的把包包放在桌子上,全身放松的将自己扔到椅子上。  

  “怎么?现在还是休息不好吗?”白浅有些心疼的看着面露疲色的季不归问着,眼角划过一抹流光,小心翼翼的将季不归没看到的杂志藏到了身后,准备离开。  

  “拿了什么放下。”季不归闭目养神手却拉住了白浅的手,“拿出来。”季不归趁白浅不备一把抢过了杂志。  

  一瞬间两个人都楞了,白浅满是担心的看着愣在远处的季不归,“不归你知道的现在的杂志有多八卦,不一定是真的。”  

  季不归捏着杂志的手指泛白,微微的抖着,满是泪雾看不清那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季不归听不见白浅的话,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她也回答不了白浅的问话,她只感觉有一只手紧紧的扼住了喉咙憋得她几乎不能呼吸了。  

  季不归在白浅的焦急的呼唤里跑了出去。  

  十天,整整十天季不归把自己扔在一个小旅馆里,手机关机谁也不联系,每天除了哭就是发呆,什么都不想就看着城贤的图片。  

  他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她知道,可她的心疼,疼的不能呼吸了。照片上微笑着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幸福的微笑目光交缠在一起,季不归用力的将它撕碎,她伏在地上被洋洋洒洒的纸片掩盖。  

  漫天的雪花飞扬,机场里机械的女声低低的重复着北京飞首尔的第多少次延误,寒冷的天像季不归的心一样冷。  

  天色开始变的昏暗,季不归娇小的身影出现的首尔机场,手里拎着一个不大的手提包。  

  寒风凛冽的肆虐,季不归拉紧衣领伸手拦了辆车,消失在夜色里。  

  礼堂的钟声不缓不急的响起,却震撼了季不归的心撼动了她的灵魂。  

  “新郎你是否愿意娶你面前的女子为妻?不管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牧师的声音虔诚温暖,神圣不可侵犯。  

  城贤微笑着握紧了新娘的手,虔诚的道:“我愿意。”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城贤为妻,不管贫穷还是富贵疾病或是健康。”  

  倚在城贤身边的新娘美丽婉约,好看的唇弯着一抹幸福,羞涩的道:“我愿。”  

  “我愿意。”  

  新娘一愣,众人皆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教堂的门口站着一个娇小的身影,脸色苍白的看着一对新人。  

  季不归缓缓的走进,低喃着,“我愿意。”一遍一遍的低喃重复,直到城贤的面前停下,抬着笑脸问道:“我愿意。”  

  坐在一边的裴俊上前拉住了季不归,“跟我走。”皱着眉就往外拖,季不归失魂般的跟着往外走。  

  就在裴俊感觉松一口气时,季不归猛然的推开裴俊就往新娘的方向冲了过去。  

  众人尖叫声中新娘倒在地上,雪白的婚纱上沾染了血迹,城贤紧抱着血色尽失的新娘,“我这就送你去医院。”城贤慌张的喊裴俊叫救护车。  

  季不归颤抖的看着自己的手,她,她杀人了,杀了城贤最爱的女人。  

  直到季不归坐在警察局里才回过神,才想起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身旁的窃窃私语也让她听的大概,新娘的命没保住,腹中的孩子也没了,她杀了他们母女俩?  

  季不归想哭,她只是爱城贤而已,只是爱而已,为什么会这样?她哭不出来,季不归就僵坐在椅子上,像一具空壳。  

  她忘不了城贤抱着新娘看她的眼神,是那样冰冷那样疏离可怕,他恨自己吧!  

  法院的审判下来季不归人就被关押到了监狱,外面的娱乐报纸头条都是城贤的未婚妻在婚礼被粉丝刺杀,城贤抑郁险些自杀铺天盖地。  

  季不归每天坐在床边发呆,她担心他,担心城贤被舆论所伤害,她怎想到会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她宁愿永远是哪个站在远处守候的人啊!  

  季不归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中根本不知道一道不善的目光盯着她,恨不得对她扒皮拆骨才舒服。  

  光暗暗的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季不归眯着眼凝视,城贤,“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我知道自己错了,可我不能让你和别人结婚。”季不归紧紧的抓着城贤的衣角,城贤双眼猩红,她看见他手里拿的是那把捅伤新娘的刀,刀尖蜿蜒而下的血红十分吓人。  

  啊!一股冰凉浇下来,瞬间由头凉到脚季不归从床上跳起来赤脚站在地上。  

  “你蛇精病啊!”  

  手拿盆子女子看着浑身湿透的季不归,满眼轻蔑的哼笑道:“就你这样还想嫁城贤,你杀了他的女朋友,让他痛苦,你个贱人。”盆被她旁边的人接过去小心翼翼的撂在了一旁,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季不归被压在地上,双手被按到了背后完全不能反抗,只有任人打的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