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第10章:疼痛

无心欧巴之爱恋成殇 凤渡前尘 2597 2016-01-07 14:17:39

  一声是谁吓得季不归脖子一缩,以为他们看到了自己,却见另一个方向从树后走出了一个人,此人正是杜公子。

只见杜宪脸色铁青眼色鄙夷的看了眼季来悦,继而对花容失色的婉君道:“没想到看起来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偷起人来也毫不逊色,你刚才与我相见,这是哪一出?”

杜宪的话着时是气到了季来悦,没想到他说话会如此不中听。

“杜公子我看你是误会了,表妹只是一时不舒服,对我并无逾越的感情。”季来悦有些着急的解释,事关一个女孩子的名节,还是要解释清楚的,但杜宪好像并不领情。

季不归躲在暗处看着三个人对话,婉君的楚楚可怜让她更加的恼火所有的仇恨都记在了婉君的身上。

季不归一向不舍得伤害的季来悦也牵连在内了,一连几天季不归都直接忽略掉了几来悦,直接装作看不见。

七月初八季家主50岁寿宴,这可是季家最隆重的事了,因为是长子家中置办的事情都由季来悦一人操办,季天没有看见季不归虽然奇怪她没有来缠着自己,但忙的事情太多了也无暇他想。

  “大少爷,大少爷小姐她,她。”时常跟在季来悦身边的裴七跑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话也说不清楚,“怎么了?”季来悦在听到季不归又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心下未免担心,还有些气结。

  裴七欺身上前小声的说道:“小姐她跑去万花楼和人打起来了。”季来悦听到万花楼三个字的时候心头的怒火瞬间就被点燃了,恨不得直接掐死这个调皮无度的妹妹。

  看着一向沉稳的大少爷变了脸色,裴七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跟在季来悦的身后,看来万年冰川大少爷要爆发了,他不由地觉得很可怕。

  榴花巷,一条只有在夜幕下才会热闹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头牌楼都门庭若市热闹非凡,其中最热闹的就属万花楼了,里面传出阵阵的吵闹声。

  季来悦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个大家闺秀居然跑到妓院来了,还闹的沸沸扬扬,哪里还有个女孩子的样子,季来悦的心更沉了。

万花楼里好一派混乱的景象,只见身穿公子锦衣的季不归双手掐腰,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站在楼梯口的台阶上怒目冷对大厅中央的微胖华服的男子,气氛一度是剑拔弩张。一旁赔笑的老鸨肥厚的嘴巴笑得都僵硬了,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好话,可这火药味正浓的时候谁会听进去那。

  季不归正好有气没处撒那,本想出来找找乐子的,没想到碰到这么个倒霉蛋,来的刚刚好,季不归可是准备好了大打一仗的。

  “你看你那一脸的肥肉膘,还想让连心姑娘陪你,告诉你连心今天被本小爷包了,所以你改滚哪去就滚哪去,不要挨了小爷的眼。”季不归薄唇微动骂的正起劲那,刚巧这会子就看到季来悦清瘦的身影走了进来,面色沉得骇人。

季紧不归虽然是有些心虚的可还挺得住,但她身边的小苒就不好咯,双腿打颤不由得拉紧了季不归的衣袖,目光飘忽哪还敢去看季来悦的眼睛。

  小苒真是为自己的屁股犯了愁,从季不归的脸上她就知道了一顿板子是再所难免了。

  站在大厅中央的胖男人是被季不归气的险些跳脚了,目露凶狠道:“你可是要小心了,居然干和大爷我抢花魁娘子,今天大爷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太岁头上动土。”一回手身边原本就蠢蠢欲动的家丁各个凶神恶煞的朝季不归扑了过来。

  打?季不归可不怕她一个堂堂的跆拳道黑带九段,要撂倒几个小家丁还不是轻松加愉快的事情吗?可现在季来悦在这,她一旦动过手可就不好说了,季不归是跆拳道九段,这季悦来可是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手无伏击之力,那样岂不是漏了馅。

  原本想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季来悦看到一帮人呼了上去,心下暗道不好。

  一旁手忙脚乱的老鸨是哭相及其难看,这劝也劝不开,拉也拉不动,眼看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建立的家业就要被毁了,不由得心疼晕倒在地,真是眼不见心为净了。

  “啊!”季不归是死拼了,她就不信季来悦就会狠心的看着自己死,而不出手相救。

  胖男人很是得意的看着被围在中央的季不归,肥朔的脸上咧开猥琐阴狠的笑,不巧被季不归一只鞋子扔到了脸上。

  家丁看到主子被打,自己眼瞅着就没有了功劳,即将到手的金子都被季不归打飞了,所有的怒火都冲季不归了。

  “打死他今爷重赏。”胖男子气急败坏的将砸中自己的鞋子狠狠的扔了出去。

  两拳难抵四手,季不归眼看就被一只拳头打中,季不归身子向一边一躲了过去。

  “还不快走?”季来悦拉住季不归的手就往外冲,万花楼里是乱哄哄的一片,季不归和小苒已经成了焦点,多少只眼睛都盯着她那,哪有那么容易出去。

因为出来的匆忙季来悦也没有带佩剑,可他武艺超凡这些三脚猫的功夫他又怎么会看在眼里,不消片刻就就带着季不归冲了出来。

  在门口季不归刚巧看到满脸泪痕的小苒身体瑟瑟发抖站在裴七身边,在看到季不归出来的一瞬间哭的更凶了,一下子扑进了季不归的怀里。

  街上行人无回头好奇鄙夷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在大街上哭哭啼啼。

  季来悦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也很难看。

   “还不快走。”

季来悦大步从季不归身边经过,周身燃烧着的火焰好像将季不归烧的外焦里嫩,愣愣的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季来悦的身影忘记了擦脸上挂着污渍的泪痕。

这一天过得实在是精彩,妓院也逛过了,架也打过了,虽然是没得到便宜但那几个小混混也绝对占不到便宜,再有下次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季不归和小苒傻傻的看着面前的季府小门,季不归撇嘴狠狠的瞪了季来悦一眼,却在  

人家看过来时心虚的躲开了,季不归心下汗呐,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把。

正在这时几个挑着菜担子的农民看到站在门口的季来悦都过来点头打招呼,“季大少爷好。”还不忘好奇的偷瞄站一边鬼鬼祟祟的两人。

季不归用袖子遮住了脸,别向了一边,心下狠狠的将那几个好奇心太重的菜农骂了一遍,画着圈的躲啊!

一路鬼鬼祟祟的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季不归和小苒才敢大口的喘气,再看小苒整个人都像被脱了层皮。

“小苒害怕了吧!没事要不是哥哥来的不是时候我早就把那几个混混打趴下了。”季不归脸上还满满的都是自信。

小苒嘴角抽搐的都不会笑了,心下也有些范壶度这小姐变化也太大了,她以前别说打架了就是远远的看见打架都会被吓得晕过去,可现在是跟打了鸡血似的往前冲啊!

季不归看到小苒狐疑的眼神心下暗惊她不是发现了什么吧!在这百姓都是食古不化的年代如果被发现了自己只是一抹孤魂占据了季小姐的身子,还不得被关猪笼沉塘吗?

她现在不能死,她还没有让季来悦认出自己承认他就是城贤那,所以她绝对不能露馅。

小苒看着季不归脸上多变的表情有些接受不了,信息量太大。

“你为什么到那种地方去?”季来悦一进门就扔过来这样一句话,一双好看的凤眼燃着怒火,剑眉也蹙的打了结,很是生气的瞪着季不归。

季不归撇嘴,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咬着牙就是不开口就是不回答。

“说话。”

“你出去。”季来悦回头怒目而视将小苒撵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