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十年等待有你

第七十二章:博艺校庆(part19part196)

十年等待有你 渝州三月 2474 2016-08-18 13:25:43

    Part 195

  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的瞬间就到了六月。

  向鱼很不喜欢六月,因为正是这个六月让她跟程景阳足足有四年的空白期。

  晚上吃过晚饭后,向鱼靠在程景阳的肩膀上看着芒果台的最新电视,程景阳的手里拿着平板自己在玩游戏。向鱼喜欢这样的日子,没有烟火绚烂就这样平平淡淡。

  向鱼把头从程景阳的肩膀上撤开,看着正在玩游戏的说:“我想起了08年高考后你就没理我。”

  程景阳从游戏里面抬起头看着向鱼,很认真的说:“我当时以为你放弃我了。所以就没打算联系了。”

  “那你给我寄东西是怎么回事?”

  “画呢?”

  完了,向鱼都在心理面骂着自己的脑子了。之前因为冲动都已经把画给丢了。现在咋办?说没收到,可是自己刚刚明明就提到了。说自己扔了,那不就是找死吗。

  “我肚子疼,我先去厕所。”说完向鱼就直接飞奔去了厕所。

  向鱼在厕所待了半小时,目的就是想程景阳忘记刚才的话题,可是她自己也想得太简单了一点。出门后刚坐到沙发上程景阳就开口了。

  “厕所好玩吗?”

  向鱼觉得自己一阵的窘态。“不是特别好玩。”

  “说吧,画去哪儿了?”

  “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不能罚我。”

  程景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向鱼的说法。其实程景阳在向鱼去厕所的时间里面就已经猜到了,估计是弄丢了。不然怎么说也不会这样逃避这个话题。

  “我扔了。。。,但是,这个是有原因的。那时候在北京我看到你们有说有笑的,这个也不能怪我自己乱想啊。所以在我自己觉得很理智的情况下就扔了。”

  “好了,我没责怪你。只是觉得有点可惜,那还是我高中的参赛作品。”

  “什。。。什么。参赛作品?你怎么那时候不说明一下。”说完向鱼就倒在了程景阳的怀里,装着很痛苦的样子说着:“哎呀,我心疼,我肝疼,我全身都疼。”

  “你是心疼画,还是心疼钱?”

  “当然是钱啊,按照小妹的说法是:你要是卖东西那就不缺女顾客。”

  “我发现你妹妹们全都被你带歪了。”

  “明明是你带歪了。开个家长会都不让我去,还把我当司机。诶,你说,你在我们家咋就这么受欢迎?”

  “高中的理科,你懂多少?”

  “我是不懂,可是家长会也不一定就要懂了才能去开啊,而且你不跟我一样也是个文科生吗?得瑟什么?”

  “当初也不知道是谁求着我辅导的。不过话说回来你也不亏啊。你在我们家那受欢迎的程度也不低啊。据说我爸的课你学得挺好的,家里面的大大小小的都被你的游戏和电影收得服服帖帖的。”

  其实向鱼都不想说,自己家里面的女孩子多,而程景阳家里面却是相反的。男孩子玩游戏就是精神头,可是找程景阳又玩不过,就只有找向鱼这种菜鸟里面技术好点的人了。

  “我们明天去看小茴家的妹妹吧,几天不见想了。而且我发现我每次抱她她都不哭,这孩子我挺喜欢的。”

  “喜欢不能自己生?”

  “懒得说,”向鱼起身开始往卧室里面走,走了一半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程景阳说:“学校要举办校庆,你知道吗?各大媒体都在报道。”

  程景阳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对着向鱼走过来。

  “嗯,前两天知道的。你想去吗?”

  “还挺想去的,也不知道现在学校变什么样了。估计还可以让班长开个同学会。”

  “那就去吧。”

  Part 196

  从八月三十一日起,博艺中学连续一周的校庆就开始了,办的挺隆重的,市里面的领导都来参加了。大家都不想在第一天去凑热闹,因为第一天要是去了免不了要听下各位领导的讲话,这个对于这么多年都没有这么站军姿的他们来说也是十足的煎熬。

  九月一日的时候向鱼和程景阳上午去民政局领了证。下午去参加学校的同学会。

  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子停好,两个人步行到了校园门口。还隔着老远就看到了吴玉林搂着万小茴还有幻灵和张浩宇都站在门口。

  一见面向鱼就抱怨着:“这校庆的人也太多了,搞的车都不好停,转了老远的地方呢。”

  “谁让你们来得比较晚,据说班上的很多同学都到了。走吧”

  小茴说过之后就直接退出了吴玉林的怀抱然后挽着向鱼往前走。幻灵也很自然的奔过来挽着向鱼的另外一边。

  “结婚前是这样,结婚后是这样,现在孩子都生了还是这样。只要是有向鱼和从幻灵在的地方,我永远排第二。”

  吴玉林看着前面闲聊着往前走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张浩宇过去拍了拍吴玉林的肩膀,感觉是赞同,也有些许可怜的意思在里面。

  吴玉林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还一直愣着看着刚刚离开的张浩宇,这边程景阳一只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拍了拍吴玉林的肩膀,然后也开始往前走。

  “诶,诶,诶,你们这一个两个的什么意思啊。”

  说完之后吴玉林也小跑了几步追上前面的大部队。几个人逛了下校园,在行政大楼前,小茴停住了。看了下身后的几个男士说着。

  “程景阳,你还记得当初你在这里背向鱼去医务室吗?”

  “对对对,现在回想起来是什么感觉?”幻灵在这个时候也很好奇的看着程景阳问道。

  “觉得你们碍眼。”

  “我就知道从程景阳这个毒舌的嘴里是说不出什么好话的。”小茴一直都是这样觉得程景阳的话很毒。

  幻灵继续说着:“我也没觉得有碍着你什么地方啊!”

  “医务室。”

  幻灵白了一眼程景阳说:“你这样说,我竟无言以对。”

  “你们几个要不要到处玩玩,到时候我们在教室里面汇合?”张浩宇说着。

  “这样也好,反正你们几个谈论的事情我们也不感兴趣。我跟小茴和幻灵去寝室和食堂那边转一圈。到时候去教室找你们。”

  向鱼几人离开之后,程景阳和张浩宇打算去文艺楼。吴玉林没有什么其他想去的地方,所以也就跟着这两人去了。

  在文艺楼里面摆放了很多奖状和作品,其中自然也有程景阳和张浩宇的。作为在这里毕业的第一届的学生,两人也算是里面的佼佼者。这也算是作为艺术生的他们留给学校的唯一一点东西。

  “我倒是发现你们俩的东西都摆在显眼的地方,一进门就可以看见。”

  因为吴玉林是实实在在的文科生,除了在校办跆拳道比赛里面得过奖以外,没参加过市级的比赛,所以也免不了要调侃下这两人。程景阳过来看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因为之前送给向鱼的那幅画其实是他的参赛作品,所以他想着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当时的照片。

  “这些是按照年限来排的,所以免不了在最前面。”张浩宇淡淡的说着。

  几个人看了一圈之后,程景阳没有找到关于那幅画的任何信息。几个人也觉得有些无聊就去了之前的教室。

  到教室的时候,班上的人已经基本上都到齐了。程景阳几人走进去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这几人都没有说话而是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等着自己的老婆或者是女朋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