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十年等待有你

第五十六章:群雄逐鹿(part151-part153)

十年等待有你 渝州三月 2174 2016-08-11 23:13:37

    Part 151

  大年过后在家待了几天就被学校给拉回了教室里面。这学期大周老师没有再提及到换位置的事情,而是让大家自由组合,以便于全方位的开始进入紧张的复习状态。黑板的右边写上了时间警示:离高考还有XX天。

  不知道为什么向鱼一点都不想看到那个时间警示,就好像是要世界末日了一般,大家都在算计着自己还有多少天死。有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任人宰割感,心理面多了一丝丝的压抑和愤懑。

  以程景阳为代表的十来个人都离开了班上转到了文艺大楼上课。文艺大楼说白了就是给艺术考生学习的地方,会着重于他们艺考的东西进行加强训练。

  大家都在想尽办法的挤进高考的大门,或者说是直接跳过高考通过保送进入大学的校门。

  向鱼跟小茴的课业现在都是由吴玉林在负责辅导,程景阳这个人就好像是从这个学校消失了一样,偶尔给向鱼发的短信会说:今天要求画什么,接下来要参加什么考试。

  大家都在为了高考拼命的努力着。

  “向鱼,刚刚那道题,你会了吗?”吴玉林看了下还在冥思苦想的向鱼。

  “应该是会了吧,我不太清楚,你知道的,我对地理真的没什么感觉。”向鱼撑着脑袋,皱着眉头,看了看在给小茴辅导的吴玉林。

  小茴直接把笔一拍在桌子上说着:“要是让我知道这个南方某学校是哪个学校,我铁定让台风刮死他,没事儿12月份不待在寝室里睡大觉,跑去观察什么天气,变态。”

  向鱼默默的在旁边点着头,吴玉林直接很无语的看了两人说:“那台风是你说刮就刮的吗?产生的条件,和飓风的区别。你们给说说。”

  向鱼和小茴直接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深深的叹气着“唉 ̄”然后就低头算题去了。

  Part 152

  在每天背书和做试卷的空档里小茴拉着向鱼和程景阳去了小超市。回想起以前是全寝室的六人一起去,然后变成了寝室四个人一起去,然后变成了班上五人一起去,最终是现在的三个人一起去。这几年真的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

  “向鱼,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

  向鱼想了一下,“没有,随便买点什么就好了。反正只是填饱肚子而已。”

  “那你呢,吴玉林?”

  “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没什么胃口。”

  “那大家都随便吃点吧,对了,你们看到期中考试的总排名了没?”

  “没有,你看到了?”向鱼问着。

  “嗯,那天我去办公室给大家抱卷子的时候在大周老师的桌子上看到的。”小茴说的时候还带有一点点的小得意。

  吴玉林侧着身子问:“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程景阳永远排在我们前面。”

  向鱼虽然没有看到具体的排名但是想着大家的成绩应该是不错的。大家都在为了高考拼死拼活的。没好成绩都对不起自己。

  向鱼在后面推着前面的两个人,说着:“好了,我肚子饿了,我们先去买吃的吧。”

  万小茴转过身后把从背后推她的向鱼拉到前面来,从背后推着向鱼小步的往前跑着:“诶诶诶,你别推我,还是换我来推你吧。”

  吴玉林看着前面嬉笑的两人,也笑嘻嘻的大步跟上。

  Part 153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要是四月是开花的季节,那么六月就是结果的季节。六月里面桃李成熟,那句桃李满天下是不是用来形容这些高考的莘莘学子的?

  大周老师说:“最近单独招生的学校和推荐保送的学校都会来学校考察,你们自己考虑一下。”

  大周老师的话像一颗小石头打在了六班这个平静的教室里。同学们都激烈的讨论着最新听到的八卦,说着哪个学校会到校。向鱼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起摇了摇头。

  班上参加单独招生的人不是很多,其实大家也不是非要去那个学校,只是有那么几个想去体验下所谓的大学气氛而已。

  周六下午放学的时候,向鱼和小茴约好了去书店。毕竟05年到08年中间开了什么会,做出了什么样的决策,有什么新的发展方向还有什么大事件都是他们这年高考政治的重点。

  红绿灯的时候,向鱼无聊的往窗外望了望,忽然拉了拉小茴的衣服,“小茴,你看,那边那个是不是空月?”

  小茴越过向鱼往窗外面看去,“哪儿?哪儿呢?”

  “下面那个大众里面。”向鱼把小茴的脑袋转了一点“看见没?”

  “看见了,不过那开车的男的是谁?”

  向鱼也把视线放到了驾驶座上,“看起来有点老,是她爸还是她哥?”

  向鱼的话刚说完就看到那男的把空月的手拉起来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向鱼和小茴腾的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向鱼,你刚刚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向鱼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也有些不确信的说:“你是不是也看到什么了?”

  “我好像,我是说好像啊,好像看见那男的吻了空月的手。”

  向鱼转过身子,“我好像也看见了。”

  “唉 ̄,你说空月她咋想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谁知道呢?自从那次以后她就没跟我们说过一句话。不过那天我去找大周老师问题的时候看到她好像在问单招的事情。”

  “她应该是参加单招了,还有冯玲莎好像也去了单招。”

  “希望她们都能考上吧。”

  两个人到图书馆看了会时事政治后就各自回家了。晚上的时候向鱼给程景阳打了个电话问他单招和保送的事情。

  “你听说单招和保送的事情了吗?”向鱼左手拿着电话,右手转着笔问着。

  “听说了,向鱼,你会参加高考的是吧?”

  向鱼听得出程景阳的话里面带着疑问。

  “嗯,肯定会啊,不然我这么努力的背书、补习还有你们的辅导不就白费了吗?”顿了一下之后向鱼继续说着:“你有没有觉得高考就像是群雄逐鹿的样子?”

  “有,不过鹿死谁手又有谁能说的准。”

  是啊,纵使你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你也不尽然就一定会笑到最后。那百分之一说明你还是有失误的可能。每一年在高考场上晕倒的人总有那么几个,是他们成绩不好吗?不一定。向鱼觉得如果自己有天在高考场上晕倒一定是因为自己的神经被那个叫做压力的东西压断了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