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十年等待有你

第四十一章:未说出的话(part112-part114)

十年等待有你 渝州三月 2446 2016-08-06 00:27:32

    Part 112

  自从期中考试之后大家好像都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学习,娱乐,生活都这么很自然的进行着。

  因为快到期末了,大家也都在紧张的复习当中。不过向鱼很奇怪的是,本来很爱学习的程景阳居然没有来上早自习。看着身旁空空的座位,有一点点不习惯。

  早自习过去之后第一节课还是没有看到程景阳的影子,向鱼偷偷的拿出手机给程景阳发短信息。

  向鱼:程景阳,你今天怎么没来上课?

  没有收到回复的短信息,向鱼就在一边背着语文的课本。时不时的把手机拿出来瞧瞧。前面的赵子玉看到程景阳没有来上课也偷偷转过身来找向鱼了解程景阳的信息。

  “向鱼,程景阳怎么没有来上课?”

  向鱼小声的说着:“不知道。”

  可能是声音太小没有听到,赵子玉又说着:“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我不知道。”

  “那你没给他发信息吗?”

  “发了,但是没回。”

  “那你把程景阳的电话给我,我试试。”

  向鱼本来是不想把程景阳的电话告诉赵子玉,因为当时程景阳告诉向鱼电话的时候就告诉过她,不能把电话号码给别人,但是目前赵子玉以这种方式来要程景阳的电话,要是不给赵子玉好像不太合适。

  向鱼小声的告诉赵子玉:“那我找一下,你稍等下。”说完之后向鱼没有马上去给赵子玉找程景阳的电话,而是先给程景阳发了个短信。

  向鱼:程景阳,我给你发信息你没回,赵子玉找我要你的电话,我给她了。

  发完了信息之后等了几分钟还是没有等到程景阳的短信息,向鱼把程景阳的电话写在了小本子上递给了赵子玉,等了几分钟之后赵子玉把小本子还给了向鱼。

  Part 113

  从第一节课到第二节课的时候,向鱼都在不停的翻看手机,终于在第二节课要下课的时候收到了程景阳的短信。

  程景阳:下次不可以再给别人了,感冒了,反正是复习,我就不去学校了。

  向鱼:那你吃药了没?

  程景阳:没,吃药不好。

  向鱼:你还是去买点药吧,那样好的快。

  向鱼发过去的短信息一直到中午都没有得到程景阳的回复。向鱼还是比较担心程景阳的情况,所以就跟吴玉林商量一下,让吴玉林去看下程景阳的情况。结果吴玉林就是不去,说什么男的去看男的特别奇怪。

  “怎么奇怪了,你去买点药,顺便给他送过去。”向鱼说着。

  吴玉林直接从兜里面把走读的牌给掏出来递给了向鱼。

  “你去吧,之前他照顾你挺多的,现在换你照顾他。”

  “不要,你去比较合适。”

  和吴玉林坐一起的万小茴也说着:“向鱼,你去吧,女孩子比男孩子要细心的多。而且你看吴玉林一大老爷们儿可能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说去照顾程景阳了。”

  “那好吧,你们记得帮我打掩护,我下午上课之前回来。”

  说完之后向鱼就拿着吴玉林的走读证就出了教室的门。出了教室门以后向鱼直接去了医务室,因为不知道程景阳到底是什么状况反正就给医生说了下,就给拿了些医治感冒发烧头疼和流鼻涕治鼻塞的药。

  向鱼觉得出校门的时候,校管老师看向鱼的眼神都是那种看怪物的眼神。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外面的话山上她不知道有没有小诊所。

  提着一袋子药就这样到了程景阳家的门前,这时候才想起来早上程景阳说他没有吃饭的事情,向鱼又下楼去给程景阳带了一份饭菜。

  Part 114

  敲了几下门,里面似乎没有什么声音,于是又敲了几声。

  门开了,向鱼看到穿着可爱棉睡衣的程景阳有一丝丝的惊讶,因为她压根就没见过程景阳穿成这样,而且头发有些凌乱,眼睛眯着,嘴唇有些泛白。

  程景阳看到向鱼也挺惊讶,因为他也没想过向鱼会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他家的门口,半小时之前程景阳还在心里诽谤着向鱼说:向鱼死没良心,这时候估计跟万小茴和从幻灵吃饭去了,都不知道来看下。可真当人站在门口的时候他都有些不知所措。

  进去之后程景阳又直接在沙发上躺下,问着:“你怎么来了。”

  向鱼把东西都放在茶几上,然后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他们让我来看看你。你好些了嘛?”

  “就那样,明天就好了。你带的是些什么?”

  向鱼把装药的袋子打开然后把每一种药都拿出来,顺便把作用都给程景阳读一遍。

  “我不用吃药。”

  “不吃药怎么行?”说着向鱼走到程景阳的旁边,把手放在程景阳的额头上感受了下温度“你发烧了,这样不吃药不行的。”

  “说不吃就不吃。”

  “你赶紧的,吃了我就走。”说完之后向鱼没有再劝解程景阳吃药而是问着“你吃饭了吗?我在下面给你带了饭菜。”

  带着有点点鼻塞的声音说着“太油了,吃不下。”说完就把盖在身上的毯子拉过了头顶。

  向鱼把程景阳的毯子往下扯了扯,让程景阳把头露出来。询问着“那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下去给你买。”

  “南瓜粥。”

  这倒是让向鱼有点犯难了,因为下面根本就没有卖粥的地方,更别说南瓜粥了。

  “那个,外面这会没得卖啊,其他的呢?”

  “那你做吧,冰箱里有南瓜,米在灶台右边的柜子里。”

  向鱼觉得这辈子算是欠他的,毕竟敢这么使唤向鱼的男士除了鱼爸和小舅以外就没有别人了。不过向鱼还是去了厨房,因为你要让向鱼就这样放着程景阳不管,她自己做不到。

  厨房里向鱼正在忙活着,程景阳朦胧的看了下向鱼的身影之后就睡了过去。

  向鱼本来想问问程景阳是吃甜一点还是淡一点的,没有听到程景阳的回答,走进了之后就看到程景阳安静的睡颜。摸了摸程景阳的额头还是挺烫,转身便去了卫生间给程景阳拧了湿毛巾搭在额头上。

  半小时之后,南瓜粥已经很粘稠了。向鱼用小碗给程景阳乘了一碗放在茶几上就叫程景阳起床。

  “程景阳,起来把饭吃了。”向鱼叫了两下程景阳才慢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感觉到额头上有东西,拿下来之后一看是自己洗澡的帕子,不过也没生气,端着茶几上的南瓜粥就开始一勺一勺的喝起来。喝完一碗之后向鱼问他还要不要再来点,程景阳摆了摆头。

  程景阳吃完饭就又睡下了,向鱼把厨房收拾好之后给他换了次湿毛巾让他继续睡会就准备回学校了。

  “厨房我收拾好了,剩下的南瓜粥在锅里,你到时候自己热了吃。毛巾你等会再换下。我回学校了。”

  “向鱼。”程景阳叫住了她,然后开口说着“谢谢你来照顾我。”

  向鱼摆了摆手说:“不客气。”

  “那个,我其实是想说。。。。,算了,你先回学校吧。”

  “嗯,那你等会把药吃了。”

  向鱼就这样回到学校了,也不知道几点了,手机也关机了,不过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是肚子发出的抗议声,提示她中午没吃饭。不过向鱼倒是一直都在想程景阳之前那个没有说出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