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不入豪门之前妻

No.20 南风过境,十里春风没有你

不入豪门之前妻 顾南溪 1950 2016-09-24 10:09:27

    沈出息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豪门?嫁给她并不是因为他家的钱。林坤东?这个人也从来没有属于她过。追她,只是当年放浪追求的一种高调。后来对她印象深刻了,也便真的接受。这就是林坤东,喜怒无形于形色,从来都不会在乎什么事,也不会厌倦什么事,除了他永远都不可能放下的那个人。因为,除了这件事,他的血是冷的,从来没有更在乎的事情了。  

  薄弋说的不错,她还年轻,只不过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花了一些时间而已。放下这段两个人都不能接受的感情,十全十美的人没有,但比林坤东好的人却多不计数。  

  乔浔来得很是时候,正是她收拾完东西后。  

  坐在楼下安静静谧的咖啡厅,乔浔搅拌着杯子里面的咖啡,嘲讽又开门见山:“我找你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  

  “......”  

  “沈出息你就到底哪点可以配上坤东?你就直说,何必纠缠人家十年还不肯放手,要多少钱才肯离开他离开林家。”  

  “......”  

  “我承认,我特别嫉妒你,嫉妒你到发狂,我明明比你先认识坤东,明明比你还优秀,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你?就因为你比较特殊吗?特殊也要有个特殊法——你父亲是杀害林董事长的凶手这一点你因为比我还要清楚。是,当初是我在你的婚礼上捣乱,是我直接让林坤东不要你!我就是始俑者!但这就是事实!他爱过你,应该也不会忘了跟你说,他爱父亲胜过于你。这么多年了我始终不相信他还能在这个残忍的事实面前接受你!还是十年前素不相识。你以为他的心只会为你软吗?他靠近你是假的,接近你想把你折磨到生不如死才是他主要目的!你难道还看不出来?”  

  沈出息彻底愣住了,记忆中,他说了一句话,他说两个人他都会在乎。她不傻,也信了。  

  “昨天晚上我和坤东的话你也听见了,”她从包里取出一个小盒子,装饰精美,是个戒指盒,很熟悉。  

  “坤东考虑过了,说把这个戒指给你,怎么解决也是你的事情。”接着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醒目的“离婚协议”是那么刺眼。  

  “这是离婚协议书,你也知道,他很忙,不肯在这样的小事情中花费太多的时间。所以托我给你。你考虑好了,把它签了。”  

  小事情?就一纸离婚协议?虽然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亲眼看到还是不免心中苦涩。林坤东就这样将她打发走?她苦笑一番,把戒指和离婚协议都塞进包里,起身离开。  

  如果最伤人的东西是这两份东西的话,她却认为,林坤东这份无言的绝情更将她伤的一塌糊涂。连理智思绪都处于紊乱状态。  

  老宅空无一人,估计是林坤东下了命令,所以人都搬走了。林坤东这回,你做的绝了。把东西衣服拿走,临走前把签了的离婚协议和戒指放在柜上,同时看到床头柜边放着一张纸条,瞥一眼便熟知,锋利决绝的笔迹,是他的——  

  “出息,在不知道我父亲是被谁害死之前,我是舍不得你离开,你一离开我就会乱了分寸。只要你不离开,我上天入地都行。但是,现在我做不到。我是普通人,我也需要父爱。从再次见到你,我就想让你生不如死。我要让你尝尝失去一个重要的人滋味。”  

  那,是不是我在你心中,真的,从来都没有比过你爸爸。  

  没有说过最温软话语的男人,在纸上尽力地逃避那些刻薄的语言,但她始终都能感觉到那极有讽刺性的话语在嘲笑着她的无知。  

  出老宅,她将它扔在地上。雨淅淅沥沥的下起,一张薄纸被打湿,有苦有咸。  

  到了立交桥,站在人行道。雨打湿了她的全身,雨滴顺着长发滴滴答答地往下落。  

  她忽然蹲下身去,抱着膝盖嚎啕大哭。如今真的失去了一个人了,你还想要怎么样?满意了没有?  

  黑色保时捷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旁边停下,她并未发觉。  

  再坚强的人都有柔软的一面,然而沈出息从来都不是坚强的人。  

  车里的男人沉着人,眯起眼,却没有下车的迹象。白皙手指折射出的熠熠生辉的戒指显得格外刺眼,葱白的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手背上青筋暴起,显而易见。他在发抖,在失态,心脏犹如被割了一寸。却始终没有下车。  

  他的心是冷的,冻结住了,怎么会疼?可能病了,是心病。浓眉一紧,从失态中回神,开车绝尘而去。  

  薄弋提早收工,也提早收到了沈出息发来的短息。他拒绝了杀青宴,拿起搁在化妆间的车钥匙,开车去接沈出息。雨下的这么大,把sl搜寻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那个人。  

  青年眉头一锁,拨打电话,传来的是机械化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大雨打湿了他的白色卡宴,车速极快,卷起的脏水纷纷溅在路边撑伞而过的人。  

  他也无暇顾忌路人如何用一种厌恶的眼神愤愤不平地看着自己的车尾。  

  不知不觉到了林家老宅。只来过一回,却记忆犹新。  

  冒着大雨,从车上冲到里面。看着客厅站着的唯一一个青年,他道:“沈出息呢?”  

  林辰东惊奇地回过头,面前这个男人显得比他还要憔悴,但这样也不能掩饰他的俊美,更何况刚拍完戏,妆还没卸,简直就像是漫画中出来的男子一般。  

  “大嫂房租!”  

  薄弋走过去,拎起他的领子,声音接近暴怒:“你们林家他妈不是人?!要是沈出息出了事,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话落,林辰东还未缓过神,后头响起了紧致的车鸣声——  

  【第一卷完】  

  【最迟明天会发第二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