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六小姐

第七章,二阶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六小姐 安汐漫 2324 2015-09-04 19:55:44

   宇文澈在薄吟回来的时候,给了她一个锦盒.薄吟也不推迟,反正他澈王爷什么都有,也不差这点东西.

  回到府中,薄吟躺在床上,脑海中浮现今天的情景。

  巧计让沐思落水,又带了沐萱下去,让她们姐妹俩互掐内斗,让她们狠狠吃了一个大亏。

  想着想着,脑海中毫无预兆地,就跳出了那张俊颜。

  容貌俊美无双,天赋奇高,武道超级强者,而且还是帝国尊贵的皇子殿下,对她也不错,真要说起来,宇文澈还真是不错的对象。

  薄吟唇角展开一抹淡淡而又苦涩的笑。

  就算宇文澈对她是真又怎样?她的心早已支离破碎,被毁的干干净净,哪里还能再爱上旁人?

  权韩,你在那个世界还好吗?凤玉被我吞进肚子,你是永远不可能找到了呢,呵呵,组织会饶恕你吗?

  毫无预兆的,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白嫩娇颜上滚落,浸湿了棉枕。

  权韩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打击,将她一直以为的坚守信念狠狠击碎,薄吟知道,这辈子要让她再重新爱上一个人,再那么信任一个人,真的很难很难了。

  薄吟擦掉泪珠,翻身坐起来,拿出宇文澈给她的锦盒,打开一看.

  一颗洗髓丹,一瓶仙灵水,一把匕首.

  薄吟二话不说便将洗髓丹吞下去喝下仙灵水,在那瞬间,薄吟身体开始发烫,骨头寸断连接后又再寸断再连接,反复一个时辰.

  洗髓丹和仙灵水不能同时服用不然会灵力爆满导致爆炸.

  就在薄吟快撑不住的时候,薄吟身上散发出一种圣洁而又温婉的力量将她的身体包围.

  夜间,天空犹如笼罩了一片黑纱,而黎明前的夜空则最为漆黑,犹如被泼洒了浓浓墨汁。

  陷入沉睡中的薄吟不知道,这一天到来的竟如此快速。

  清晨,一轮红日从最遥远的东方缓缓爬上天空,晨光初透,彩霞满天,注定是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但是很多人都觉得,这一日是薄吟的灾难日。

  薄吟幽幽的醒来,发现自己的实力一下子从废材到了二阶武者.

  薄吟穿越后第一次开心的笑了,心里对宇文澈充满感激,也对他有了一丝丝的好感,那丝好感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用过早膳后,芬兰忽然疾奔而来,眼中含泪,脸带惊慌。

  “小姐,你怎么还这么悠闲淡定呢?大事不好了啊!”芬兰因为跑的急,气喘吁吁的。

  薄吟倒了一杯清水给她,淡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急也急不来,喝口水慢慢说。”

  芬兰哪里还有时间喝水啊,她急得一抹额上的汗珠,惊慌道:“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呢!一大早的太子就亲自带人过来,说是要跟你退婚呢!”

  哦?原来是这事啊?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薄吟慢条斯理地倒了杯清水,慢悠悠地品着,像是在品尝世间最名贵的香茶。

  她脸上那从容淡定的表情看的芬兰更是着急上火,“小姐!您快想想办法啊。原本与太子定亲,您就被欺负成那样,若是被退了亲,您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芬兰还不知道她家原本懦弱的主子已经换了强大灵魂,担忧地快哭了。

  薄吟好笑地看着她,心中暗道。这门亲事迟早要退的,若是太子不上门退婚,往后她也会亲自去退,所以太子这退婚退的正合她意,她怎么可能会去阻止?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道杂乱的脚步声,进来一个中年老妪,她板着脸藐视地瞥了薄吟一眼,冷声道:“六小姐,夫人请你去大厅,有要事相商。”

  这老妪是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嬷嬷,人称桂嬷嬷,她是一阶武士,所以在薄吟面前一向高高在上,颐指气使,仿佛她才是主子,而薄吟则是卑微似的。

  薄吟冷冷一笑,“你叫我去我就去,那我岂不是很有面子?”在薄吟的印象中,这位沐夫人可不是善茬,原主在沐夫人和这位桂嬷嬷身上吃了多少亏,真是数都数不清了。

  桂嬷嬷冷冷一笑,鄙夷地说,“六小姐,您在开玩笑吗?”

  “本小姐从不开玩笑。”薄吟双手环胸,脸上似乎一本正经。

  桂嬷嬷眼眸微眯,眼底闪过一丝凶狠的光芒:“既然六小姐如此不识抬举,那么奴婢就不客气了。”

  她口中虽称奴婢,脸上却丝毫没有半分恭敬,手脚更是无礼,只见她随意上前几步,欺身来到薄吟身边,一双强壮的手臂犹如捉小鸡一样朝薄吟的后颈掐去!

  薄吟眼底浮现一抹寒光。

  不过是个奴仆,竟然也敢对她动手动脚?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就在那粗壮手掌快要抓住薄吟的时候,桂嬷嬷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忽然,形势快速逆转!

  “啊——”一声惨叫从桂嬷嬷口中爆发而出,只见她吃痛地捂住右臂。

  桂嬷嬷当然很痛,因为精通人体结构的薄吟一出手就将她右手胳膊关节给卸了,那动作当真是不拖泥带水。

  薄吟双手抱臂,淡定地斜睨她,嘴角挂着嘲讽的冷笑。

  “你、你怎么会……这不可能!”桂嬷嬷满脸错愕。

  “哦?”薄吟淡淡冷笑。

  桂嬷嬷痛的深吸一口气,她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错觉,一定是错觉。六小姐是废柴,她怎么可能会赢自己?

  想至此,桂嬷嬷阴笑数声:“既然六小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老奴不客气了!”

  桂嬷嬷另一只完好的手如铁钳般朝薄吟脖子掐去,她就不信这样还掐不住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六小姐!

  忽然间,桂嬷嬷只觉得眼前一黑,薄吟的身影已经在她面前失去踪迹。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薄吟胎教朝桂嬷嬷丰腴的臀部就是一脚。

  昨日,就是这一佛山无影脚将沐思踹进荷花池,现在这一脚的威力更大,直接一脚将桂嬷嬷踹的撞到三米远的墙壁上。

  然后,发出一道剧烈的撞击声。

  墙体年久失修,很不牢固,只见它剧烈地摇晃几下,虽然墙体没塌,但是墙上泥粉却纷纷掉落,而此刻的桂嬷嬷早已撞晕过去了。

  薄吟这一发威,直让芬兰惊诧地张大嘴巴。

  “小、小、小姐?”芬兰惊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看着那一脚将桂嬷嬷踹的晕死过去的小姐,芬兰用力揉揉眼睛,她简直难以置信了。

  “嗯。”薄吟淡淡应了一口,她单手支着下巴,思考着怎么处理这老妖婆。

  薄吟以前的记忆告诉她,这些年来,这位桂嬷嬷可没少欺负她,更有甚者还故意让厨房送猪食过来给她吃!在她病的时候,非但不给她喝药,还将药换成尿!原主气得反抗,她却用粗粗的针来扎!

  这种老妖婆,死了最好!

  想着也是,便拿起那把匕首对着桂嬷嬷的脖子就是一刀》

  桂嬷嬷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是在晕倒后死掉的.

  “啧...便宜她了....”

“芬兰,处理掉....”薄吟对着已经断气的桂嬷嬷瘪瘪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