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红颜怒,隔岸观火怎不救我

第九章

红颜怒,隔岸观火怎不救我 长安卿 3116 2014-08-30 10:26:30

    苏红妆持着匕首,轻轻挑开眼前微不可见的细丝,稳稳地在地上踩出一个个脚印,夙锦和步辞远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盖上前面的脚印,一步都不敢走岔。

  步辞远提着长剑,身后一路都是身首异处的奇怪生物的尸体。红色绿色的不明液体混成一片,夙锦努力地压制着不断上涌的恶心感,使劲儿地咬着唇,冷汗淋漓。

  异常清脆的铃铃声在耳边丝丝升腾,悦耳又抓心,跟蓝朵手腕上银镯子晃动时发出的声音极为相似。

  夙锦不自觉地贴上前面的苏红妆,轻轻拽着她身上多出来的一点点布料。

  “没事。”苏红妆不习惯地想要拍掉自己身上的小爪子,想了想又忍下了,安慰似的拍了拍那只纤弱苍白的手。

  “苏无涯,看来我留不住你了啊。”蓝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对着苏无涯叹了口气,却不怎么听得出沮丧。

  “蓝朵姑娘,苏某认为,攘外必先安内,你们先把叛徒处置了,再去寻找你们的圣女,是不是会更快一些?”苏无涯十分认真地开口,“事关整个武林的安危,南涧山庄或许也可以出点力,姑娘认为如何?”

  “你别给我那么复杂地说话!”蓝朵瞪他,“你以为你说的我不知道吗,可恶,要不是打不过夏曼那个臭女人,我早就放蛇把她咬死了!”

  苏无涯微笑着摇头:“那你们找到圣女又有什么用呢,万一那个什么夏把你们的圣女给弄死了,你们怎么办?”

  “我们的圣女才不会被那帮笨蛋弄死。”蓝朵高傲地扬着脑袋,“等我找到圣女,第一件事就是让圣女把那些叛徒一个一个丢进镜湖底下喂祭月蛊。”她脸上露出发狠的表情,就好像她的宏伟愿望已经实现了一样。

  “那要是,你们的圣女已经死了呢?”苏无涯问得有些不忍心,但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苏无涯你可以不可以不要这么讨人厌!”蓝朵凑在他耳边跟他吼。

  苏无涯却仍是一副很平淡的样子看着她。屋子里瞬间很安静,蓝朵慢慢地挪开小脸:“圣女一定没死,而且我有预感,我就快要找到她了。”

  “哦?”

  蓝朵笑得开心:“而且她正在向我们靠近。”

  苏无涯握着杯子的手又紧了紧。

  蓝朵偷偷看着他努力维持平静的脸:“我说了,你应该是我们圣女很亲近的人。我不会说错的。”

  “你一定是说错了。”苏无涯喝了一口茶,“放了我,我会帮你找到你的圣女。”

  蓝朵嘻嘻地笑:“不要紧张嘛,你对我又没什么用,我一定不会一直关着你的。”

  “他们三个里面,没有你要找的人。”苏无涯一字一顿地开口,手上的空杯子快要被他生生捏碎。

  “有没有呢,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蓝朵轻轻拉起他,“走吧,我们出去迎接一下我尊贵的客人们。”

  苏无涯闭上眼睛,努力地运气,却攒不出一丝真气,苦笑,他终究是不够强大。任由蓝朵拉了出去。

  苏红妆挑开最后一只长相狰狞的蜘蛛,一脚踏出,头顶的天突然亮了,后面的三人也忙不迭地跟上。

  “总算出来了。”夙锦抚着心口,对刚才一路上的蜘蛛还心有余悸。

  “是总算进来了。”步辞远看着眼前没了瘴气的竹林,中间似乎有什么建筑,如果他没猜错,这片竹林的中间的外围被瘴气包围着,中间却是风景秀丽的地方,只是不知道,这秀丽的地方会不会比方才的瘴气还危险。

  他还没来得及预感会是什么样的威胁,已经听到了十分熟悉的嘶嘶声。心里暗暗呻吟了一声,这什么破祭月教,除了放蜘蛛放蛇放蜈蚣的有没有别的套路啊,他都快要疯了。

  苏红妆听到不辞远无奈的叹气声,轻轻地笑了,他永远学不会耐性是个什么东西,跟哥哥完全不一样,如果换了是哥哥的话,别说砍几天的蛇了,让他砍几年的蛇,他应该也是不会腻的。

  “夙锦,这些蛇交给你了,我累了。”苏红妆突然丢下这么一句,就开始懒洋洋地伸起懒腰来。

  “嗯。”夙锦温顺地点了点头,掏出一个小瓶子,拔开瓶塞,另一只手在瓶口轻轻地扇着小风,步辞远不明所以,他没有看到瓶子里出现任何东西。

  周围的蛇却一片接着一片地倒了下去。

  “这么好的东西不早拿出来用……”叶枫嘀咕了一句。

  夙锦低了低头表示歉意:“刚才地方太空旷了,风又大,根本不管用。”

  叶枫反而尴尬:“夙锦姑娘,我只是随口一说,你别往心里去。”暗暗地责怪自己一句,怎么不长记性呢,祸从口出啊。

  苏红妆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客气够了没有。”

  夙锦在她语气里听出了浓浓的不耐烦,头垂得更低,做错了事般站到了她身后。

  苏红妆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脚下一旋,施展轻功绕过蛇群往竹楼去了。

  “红妆……”步辞远来不及叫住她,无奈地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夙锦,他们都是有功夫在身的人,要过去不是难事,这位姑娘怎么办?看着这满地的蛇,他都浑身地不舒服……反正站在这里也是不舒服,还是往前走吧。

  “这里的竹子可以砍吗?没有毒吧?”叶枫谨慎地打量着周围。

  “没有。”夙锦不明所以的时候,某人已经挥舞着削铁如泥的宝剑,刷刷刷地砍了几根竹子,在蛇堆里搭了一条路。

  夙锦缩了缩脑袋,虽然她还是浑身汗毛竖起,总比直接踩着蛇过去要好。

  步辞远在她身后看着她颤颤巍巍往前走,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他明明很急,为什么要在这里看着一个连竹子都爬不过去的姑娘?他不是应该在跟祭月教徒厮杀然后救苏无涯于水深火热之中么?步辞远瞧了叶枫一眼,这小子功夫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就叮嘱了他一句,自己先去追苏红妆了

  等叶枫把耐性磨光了一遍又一遍之后,夙锦终于铁青着脸走出了蛇群。根本不用去辨别竹楼的方向,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一条巨大的蛇在竹林间穿行,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苏红妆和步辞远的身影在大蛇身边穿梭,快得看不真切。

  “呀。”夙锦焦急地想上前去,又缩了回来。

  叶枫却没有动,他看得出来那条蛇过不了多久就会跟另外一条蛇一个下场了,他上去也没有什么用,反而留夙锦一个人在这里更加不安全。

  蓝朵在竹楼顶端晃荡着脚丫子,这个苏红妆本事真不错,自己再不出手,心爱的蛇宝宝又要被她杀死了,真讨厌。

  “阿木,你去把那个穿白衣服的姑娘带上来。”

  “宣使,我们抓这中原病秧子干什么?”

  “啊呀,她身上有凤凰蛊嘛,中原不是有句话叫顺藤摸蛋么,笨。”

  “其实,宣使,那句话叫顺藤摸瓜……”

  “说那么多还不快去摸!”蓝朵瞪圆了眼睛表达她的愤怒。

  “是。”可怜的阿木转身消失的一瞬间,蓝朵赤足一点,朝着苏红妆扑了过去。

  苏红妆此时甩开了大蛇一段距离,踩在竹枝上喘着粗气,握着匕首的手上满是鲜血。她和步辞远十分默契,一个攻头一个攻尾。大蛇已经被激怒,满身的伤口,肆意地破坏着竹林。

  “苏红妆,你已经杀死了我的小五,还不够么?”蓝朵停在大蛇头上,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以示安抚,大蛇吐了吐信子,晃了两下,安静了下来。

  步辞远见苏红妆停了手,便也收了长剑立在她身侧。

  苏红妆向竹楼看了看:“我来抢人而已,跟你的蛇没什么仇,只是它挡了我的路。”

  “喏,苏无涯就在里面,你们自己去找他吧。”蓝朵显得异常的好心。

  苏红妆挑眉:“宣使几时变得这么好心了?”

  蓝朵嘻嘻一笑:“我本来就不是坏人啊。我跟苏无涯又没有什么仇,我只是拿他当诱饵而已。”

  “诱饵?”苏红妆思索了一下,立刻转头,“阿步,保护夙锦!”

  夙锦突然听到自己被点名,莫名其妙地和叶枫互看一眼,明明边上什么也没有。但是步辞远还是条件反射地提剑在手,向着夙锦扑了过去。

  “唉,你们真是太小看我祭月教的本事了。”蓝朵轻轻地叹了口气。

  苏红妆一个箭步冲到了步辞远面前,立即察觉不对,却已经来不及。一直躲在叶枫身后的夙锦掏出了红妆送给她护身的匕首,不费吹灰之力地抵在叶枫的脖子上。

  “夙锦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枫手里还捏着折扇,却完全失去了反抗的条件。

  夙锦却完全没有响应。

  苏红妆看着她呆滞的脸庞暗叫不好,她不是很懂苗疆的蛊惑之术,这种情况下疼痛或许会让她清醒,但是以夙锦现在的身体条件,疼痛可能会要她的命。

  “你们可以带着苏无涯走了,但是这位姑娘我要留下,我蓝朵跟圣女保证,肯定不伤害她。”蓝朵轻轻晃悠着手上的银镯,发出异常清脆的响声。

  她已经胜券在握,如果他们不从,只能有一个结果,自相残杀。中原人很讲这种道义上的面子的,他们肯定不会明着伤害彼此,这是她出发前,圣女大人教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