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红颜怒,隔岸观火怎不救我

第七章

红颜怒,隔岸观火怎不救我 长安卿 3008 2014-08-21 09:18:33

    步辞远把大蛇的尸体提上了岸。这是夙锦的请求,她说,苏红妆身上的伤口好像有毒,却不知为何,毒素没有进入她体内。

  大蛇比夙锦的腰身还要粗一圈,不知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七寸和腹部满是伤痕,最致命的一到大口子竟然已经开始腐烂。

  “你下毒了?”步辞远看着靠在一边休息的苏红妆。

  苏红妆白他一眼:“不然你觉得我用这么小一把匕首能砍得死它?还是你想让我用咬的?”

  步辞远没话说,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脾气,只好不理她,转头问夙锦:“这好像就是一条普通的金蟒,本来是无毒的,也不会长得这么大。”

  “那是怎么回事?”步辞远心里嘀咕着,不会是这水有毒吧,刚才的鱼味道还不错呀。

  夙锦轻咳了几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条蛇应该是有主人的。而且极有可能,是祭月教的人养的。”

  “所以我们没找到祭月教的人,倒是把祭月教的宠物给弄死了?”步辞远看着这么大一条蛇,这一天得吃多少东西啊,祭月教的人竟然养得起。

  “那不是更好,宠物死了,主人总该出来讨个公道吧。”苏红妆正了正身体,因为失血过多她的脸色一直惨白着,额头上的冷汗表明她伤口疼得厉害,却不见她吭一声。

  步辞远正想着,既然这蛇带毒,为什么红妆会没事,就听得一阵异样。“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苏红妆盯着河面:“听到了,也看到了。”

  步辞远上前一步,把夙锦护在了身后。

  一条接一条的金蟒,只是体型都在正常范围之内。从河里,岩石缝里,灌木丛里,所有能出现不能出现的地方,向他们靠近。

  “是谁那么不要脸,杀了我的小五?”

  苗族小姑娘踏着水面从对岸过来,柳眉倒竖,显然很是生气,两条极其细小的碧绿小蛇在她手腕上纠缠不清。

  “小妹妹,我们不是有意的。我们也不知道这条蛇是有人养的。”夙锦见她年纪小,便没什么防备。

  “你们中原人都是不用养就能长这么大的吗?”蓝朵看着这个弱不禁风好像随时会摔倒的白衣女子,看她这么弱好像真的没有人养的样子。

  “你的蛇抢了我的东西。”苏红妆没有站起来,准确地说,她还没什么力气站起来。

  蓝朵打量了她的一身伤,奇道:“咦,小五为什么没把你毒死?”

  苏红妆轻笑:“就凭一条蛇,我苏红妆还没那么容易死。”

  “你是苏红妆?”蓝朵呀地一声,“你是苏无涯的妹妹呀?”

  “你认识无涯?”步辞远看这个小姑娘不像有恶意,听到她说出苏无涯的名字终于忍不住开口。

  蓝朵却没有理他,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夙锦,似乎要把她看出几个孔来。

  苏红妆像个没事人般站起来:“对,我就是苏无涯的妹妹。我哥哥现在人在哪里?”

  “你怎么知道你哥哥在我手上呢?”蓝朵皱眉,苏红妆虽然长得跟她哥哥一点也不像,但是一看就跟她哥哥一样是个贼精贼精的人,至于边上那个白衣服的姐姐,应该很好糊弄的样子。

  苏红妆轻轻扬了扬嘴角:“祭月教第五宣使,久仰大名。”

  蓝朵得意一笑:“我还只是个宣使哪来的大名,你们中原人说的话没一句是真心的。你哥哥好着哪,刚才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喝茶,你们要不要也一起去?我不害你们的……但是你们杀了我的小五,我很生气。”

  “既然我哥哥在你那喝茶,我自然也是要去喝上一杯的。”苏红妆冷汗冒得更加厉害,却不见她有什么表情,“不过你的茶够不够我们四个人喝啊?”

  蓝朵不屑:“我才不要喝那么苦的叶子呢,那是苏无涯自己带的。但是我可以请你们喝五毒茶啊,泡蜈蚣好不好?”

  苏红妆摇头:“不如你把他送出来吧,我们就不去了,我们中原人胆小,见不得什么蜈蚣蜘蛛的。”

  蓝朵皱眉:“怎么你看不起我们苗族人?我请你们不去,那我只好用抢的了。”她情绪一变,边上的蛇群也跟着躁动起来,似乎只要她一声令下,立时就要上来活吞了这几个人。

  苏红妆失笑,这就是俗话说的先礼后兵吗,怎么苗人也会这个?手上却不敢含糊,紧紧握着匕首,指关节泛白。步辞远也早已长剑出鞘,随时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宣使姑娘,”夙锦白着一张脸,“中原的医术不比你们的弱,你下的毒我束手无策,我相信我若是下毒你应该也是解不了的,不信我们可以试试。”

  这么多天来她第一次露出这么决绝的表情。步辞远神色凝重,不知道那劳什子清心丸靠不靠谱,只要不怕毒,他砍这些蛇还不跟切菜一样。

  蓝朵轻哼一声:“就会说大话,苏无涯那么好的本事,还不是乖乖跟我走了。”

  苏红妆环顾了一圈:“宣使姑娘,不如我们试试,是你能抢走我们,还是我们能抢走我哥哥。”她现在体力还没怎么恢复,确实不适合硬碰硬,这么多蛇,就算手起刀落就是一条都能砍到她脱力。

  蓝朵毕竟年纪不大,又是争强好胜的性子,最经不起别人拿话激她,并且,她向来都是不占人便宜的:“看你们一个伤得快死了,一个病得进气儿还没出气儿多。就这个高个子看起来还有点本事,我这样跟你们比赢了也不光彩。”

  她摇动着手腕,银质的手镯发出异常清脆的铃铃声,周围原本躁动的蛇群不甘心地往前挪了几寸,又认命地垂头丧气地回头钻入了来处。

  “呶,苏无涯就在对面竹林里。我可以坦白告诉你,竹林里都是瘴气,还有各种毒虫,不是说中原人的医术不比我们祭月教的毒术弱吗?你们要是能进去,再把他带出来,我保证不拦着。但是你们要是进去了,带不出他来,你们,”蓝朵笑靥如花,阳光下她身上的银饰闪得人眼晕,“可都要跟我走。”

  “宣使姑娘果然爽快。”苏红妆对她抱了一拳。

  “不要高兴得太早。”蓝朵眼神突然一变,“我也会在里面等你们,小五的仇,我们单算。”

  “那是自然。”苏红妆亮了亮手中的匕首,“我就是那个杀蛇凶手,你可以试试杀了我给你的小五报仇。”

  夙锦轻轻扯着她的衣服:“红妆姑娘,你已经这样子了,不要再激怒她了。”

  苏红妆回头看她:“我说的是事实,就算我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也没有逃避的道理,更何况,我没那么容易死。”

  步辞远看了看苏红妆的脸色,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就请宣使先行一步,我们随后就来拜会。”

  蓝朵临走还不忘嘱咐一句:“我会告诉苏无涯你们找他了的,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哦。”

  一直到蓝朵身上的铃铃声再也听不见,苏红妆才轻吸了一口冷气,盘腿坐倒在地。

  “红妆姑娘你还好吧?”夙锦一脸紧张。

  “死不了。”苏红妆极快速地回答,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步辞远问道:“丫头,你真的,没有中毒?”他还是十分不解,她又没有吃什么清心丸,被祭月教的大蛇伤了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只怕是她要强,用内力镇住了毒发。

  这么做虽然能逞一时强,但是真气耗损太快,简直是在玩命。依她的性子,这种事情,她绝对做得出来。

  “你看我像中了毒的吗?”苏红妆竟然还有力气白他一眼。

  步辞远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她,除了脸色白了一些,冷汗流得快了一些,似乎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其实他好像一直没有仔细观察过她,这么一看,发现这丫头确实出落得很标致。

  以前一张小脸圆得跟包子似的,五官都挤在一起,让人看了就很想捏一下。现在长大了,五官也长开了,圆脸已经长成了瓜子脸,唯有一双黑亮黑亮的眸子,还透着小时候灵气的影子,其余部分,已经看不出当年了。

  被自己惊倒的是,他对于许多年前的小红妆,记忆竟然如此清晰。自他离开南涧山庄起,他就不愿意去想起她来,由衷地讨厌她,可是又为什么,一想起来,她的脸就如此鲜明呢?步辞远对自己的心态感到迷惑。

  “歩公子?”夙锦纤细的手在他眼前晃动,“你在想什么呢?”

  步辞远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呆呆地盯着苏红妆看了好久,而苏红妆的脸此时离他不到一尺,他苦苦思索的那双黑眸子正瞪着他,却不是他记忆中的灵气的样子,而是……很生气。

  步辞远咳了一声站起来,他居然盯着一个姑娘家的脸看了那么久,真是够丢人的。

  夙锦低下了头,苏红妆这样好看的人,连受伤都好看得抓人,她夙锦如果是个男人,大概也会盯着她看个不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