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红颜怒,隔岸观火怎不救我

第六章

红颜怒,隔岸观火怎不救我 长安卿 3248 2014-08-20 10:07:51

    苏红妆坐在高处的大石头上,看着底下火堆边的夙锦痴痴地望着步辞远捉鱼的身影发呆。他们已经走了两天,每天行进的速度都很慢,夙锦的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她看得出来。步辞远强忍着烦躁,她也看得出来。按照他的性子,他早该丢下他们三个独自去找苏无涯了。

  但是他偏偏忍住了,他比以前沉稳。也是,都几年了,但是他始终学不会藏住自己不悦的表情。这一路走来他的脸色都很难看。但是夙锦好像很喜欢看他。他们两个还会进行礼貌的交谈,反而是她和步辞远这两个儿时天天腻在一起的人,相顾无言。

  苏红妆闭上眼,记忆里,她是很喜欢步辞远的。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玩伴就只有哥哥和阿步。哥哥给她的永远是最好的,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只要她要,都不在话下。

  阿步是唯一看她不顺眼的人,他会想尽办法带着哥哥甩掉她,骗她去很恐怖的山洞,把她关起来不给她吃的,捉迷藏的时候不找到她。跟她说各种难听的话,她知道他讨厌她,她却依旧觉得,阿步是个好人。虽然她也叫他臭阿步,叫他滚远点。

  “丫头,下来吃东西了。”步辞远打着哈欠叫她,他一直都没有休息好。红妆越来越不爱说话了,路上的尸体在不断增加,他都看得快吐了。那位叫夙锦的姑娘,脸更是白得像纸一样。

  苏红妆跳下石头,接过步辞远递过来的烤鱼,面无表情地一阵狼吞虎咽,速度奇快,吃得还干干净净脸上一点脏都没有。

  叶枫看着她的模样愣了半晌,直到她抹了抹嘴角,才反应过来:“红妆姑娘可是饿得狠了?小生再去捉些鱼来。”

  “不用,我吃饱了。”苏红妆伸了个懒腰,“你们慢慢吃,多吃点,吃完上路,这条河对面,估计没有可以吃的东西了。”

  夙锦看着河对面绿油油的竹林,麻木地咬着香喷喷的烤鱼,她当然看得出来,那一片全是瘴气。

  步辞远看着心里也有些明了,凭他还不足以有找到无涯的本事,这两个姑娘比他有能力。挫败感再一次袭来,行走江湖的时候为什么不来南疆逛一逛呢?明明他最好的朋友就在这里,为什么不来呢?自己到底怎么想的?

  “红妆姑娘,我这里还有三粒清心丸,解百毒。”夙锦把一个小瓶子放到苏红妆手里,“你们过河去找师兄,我就不去了,免得拖累你们。”

  苏红妆没有接:“这玩意儿我用不着。”她解开有些凌乱的头发,重新绾了一个干净利落的发髻,阳光下,鲜红的发簪仿佛更鲜亮了些。袖口捆得更加紧了,不离身的匕首反反复复地擦拭了好几遍,浑身散发着谁也不敢靠近的冷冽。

  步辞远看着英姿飒爽的苏红妆,心里却升起一阵烦躁,他不喜欢她这样。

  “可是……”夙锦急着想要说话,却力不从心地捂着胸口。

  苏红妆倒出药丸,不由分说就送进了夙锦的嘴里,看着叶枫毕恭毕敬地接过自己递上的药丸,然后将瓶子丢给了步辞远。

  “丫头,你不要逞强,那是毒物不是刀剑,不是你硬扛就可以的……”步辞远皱着眉。

  苏红妆瞪他:“需要我喂你吗?”夙锦因为顺不过气剧烈地咳嗽着。

  “苏红妆,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强势,盛气凌人?”步辞远怒了,“不是所有人都要听你指挥任你调遣的!我们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部下。”

  苏红妆眼神凌厉:“我不是在指挥你,我是在教你保命。”

  步辞远举起瓶子看了看:“可惜,我的命,还是掌握在我自己手里。”一条完美的弧线,手里的瓶子飞向宽阔的河中央。

  几乎同时,红色的身影也跟着蹿出。叶枫大叫一声,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水,就跟着往下跳。

  “歩公子,那可是解百毒的灵丹,很珍贵的。”夙锦急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奔向河边才发现自己不会游泳,河中心徒留一圈圈扩散的涟漪,哪还有苏红妆的影子。

  “她苏红妆可以仗着有点本事就乱来,我凭什么要这劳什子灵丹?”步辞远看着逐渐平静的湖面,许久,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夙锦急得不行:“歩公子,红妆姑娘和叶公子怎么这么久还不上来?”

  “不用管她,她不是有能耐吗。”步辞远回头,拎起没来得及吃完的烤鱼,慢条斯理地开始享受。

  “红妆姑娘也是为你着想,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夙锦跺脚。

  步辞远头也不回:“她这样跋扈,都是你们给惯的。从来不知道尊重别人,独断专横,不听别人的意见。她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还是你们也这样认为?我们需要解毒灵丹,她呢?她百毒不侵吗?”

  夙锦不解地看着他:“歩公子难道不觉得红妆姑娘是值得敬佩的女子吗,她可以为了身边的人舍弃自己的性命。放眼天下,能做到这样的有几个?”

  步辞远冷笑一声:“舍弃性命,她问过我的意见了吗?我需要的是她活生生跟我一同去见无涯,不是在路上就无端牺牲了自己。就为了保全你我?有什么意义吗?你不觉得,不管是她自己,还是你们这些旁人,都太高估她的能力了吗?”

  夙锦跌坐在地,面色惨白:“终究我是个拖累。如果我不跟着来,你们或许早就已经找到师兄了。”

  步辞远收了收情绪,走过来,却没有伸手扶她:“夙锦姑娘,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对于药物的熟悉无人可及,对毒物的克制也无人能替。请不要妄自菲薄。”

  夙锦垂着头:“歩公子刚才说得很对,夙锦一直以来,都太过依赖红妆姑娘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她在照顾我,而我只能缩在她身后,什么事都做不了。”

  步辞远看着已经平静的湖面不做声,心里仿佛几百只野猫在挠,这苏丫头真是的一颗破药丸这么拼命,这么久不上岸,她会不会水啊。

  他正想着,就见水里飞出一个人影,画了个弧线之后重重跌在岸边,滚了两圈之后毫无反应了,竟是叶枫。

  夙锦连忙上前,查看了一番,对步辞远道:“只是晕了过去。”她有些疑惑,就算叶枫不识水性,顶多喝几口水,怎么会晕了过去,还被人丢了上来。难道这水里有东西?

  步辞远皱眉,正要下水一探究竟,水面却突然一阵翻腾,然后一个庞然大物掀起了轩然大浪,一阵水花四溅,淋了岸上的人一身血腥味的河水。步辞远抬眼看去,水中扑腾了一番,然后一个金色的物体慢慢浮出水面,竟是一条大蛇。

  他还没有来得及做任何反应,鲜红色的身影已经飞扑到他门面,什么东西被塞进了他嘴里,带着令人作呕的腥味,以及鲜血的味道。

  苏红妆惨白的脸就在他眼前,沉重的喘气声几乎可以吹到他脸上。她的一只手还捂着他的嘴,他可以感到她手上不断地淌出温润的液体,另一只手紧握着匕首。她身上的衣服破了几处,全都血肉模糊。

  一时间谁都没有动,他几乎可以感受到她是体力透支了,所有的重量都放在了他身上。他刚才还想着等她从水里上来一定要痛骂她一顿的,现在已经完全忘了这件事情了。

  “红妆姑娘,你没事儿吧?”夙锦几乎快要哭出来,但是看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开口又有点迟疑。

  苏红妆捂着步辞远的手转而勾住了他的脖子,步辞远搂着她的腰将她带着站了起来。夙锦看她一身的血,惊得几乎晕厥。

  “我没事,有事的是水里那家伙。”苏红妆体力恢复了一点,不着痕迹地推开他,踉跄着走到一边坐下,撕开自己伤口边上的衣料,“夙锦大夫,有劳了。”白皙的肌肤衬着血淋淋的伤口。

  步辞远摸着自己脸上的血迹,移开了目光,转而将毫无知觉的叶枫也拖到了一边。

  “红妆姑娘……”夙锦一边动作麻利地处理着苏红妆的伤口,一边不停地发着抖,泪珠簌簌地往下窜着。

  苏红妆咬着下唇,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我说大夫你能不能不哭,要哭也是我哭好不好,我比较疼,你别抖了。”

  “还是我来吧。”步辞远看不下去了:“夙锦姑娘,你再去生个火可好?”他看了一眼刚才被扑灭的火堆,再看一眼浑身是水的几个人,天气虽然热,衣服总还是干的好。

  “好。”夙锦把药瓶递给步辞远,抹着眼泪走了开。虽然一路上见多了死人,但是红妆那血淋淋的伤口,她还是不忍看。在她心里,师傅,师兄,师兄的家人,都已经是她的家人,除了他们,她一无所有。

  “总会有点疼,你忍一忍。”步辞远径自在苏红妆面前坐下,却没有看她的表情,动作蹩脚却轻柔地给她清洗伤口,上药,包扎。

  苏红妆轻声吸气,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用这么温和的声音跟她说话,害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果然温柔不是任何人都适用。她哥哥苏无涯温柔得令人如沐春风,而眼前这人用同样的语调说话,就跟杀人没差别。

  步辞远见红妆不说话,也就没有开口。想着一定要把这事儿告诉无涯,让他管管她。但是转念一想,无涯一定会跟儿时一样,很淡定地给他来一句“你是她未婚的夫婿,你要学着习惯她”,就不自觉地摇头。为什么他要习惯她?凭什么?他才不要跟无涯一样宠着她,看给她宠的这副德行,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