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红颜怒,隔岸观火怎不救我

第三章

红颜怒,隔岸观火怎不救我 长安卿 2962 2014-08-18 01:05:01

    苏红妆正专心处理着尸体,步辞远突然轻喝一声:“什么人?”他头也不转,手早已搭在腰间的宝剑上,作出了随时可以防守或进攻的姿势。

  苏红妆挑眉,不着痕迹地护住夙锦,她擅长的是蛊毒和近身搏斗,论武功步辞远比她高了不少,虽然她没有觉出人声,但是步辞远既然做这样的反应,灌木丛中就一定有人。

  “阁下若是不主动现身,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苏红妆又捏了细细的银针在手,看向步辞远。

  步辞远会意,做了个手势,苏红妆就看向某处灌木。他们自小一起调皮捣蛋挨责罚养成的默契就仿佛天生的一样。

  “红妆姑娘且慢,是我,是我。”叶枫拎着衣摆狼狈地从灌木丛中爬出来,月白的长衫沾了污渍,原本不离手的折扇斜插在背上。

  苏红妆皱了皱眉,递给步辞远一个眼神,两人双双松了戒备:“你来这里做什么?”

  叶枫十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竟有些憨态:“小生自不量力,也想跟着几位略尽绵力。”说罢满脸希冀地看着苏红妆,竟是视旁人如无物。

  夙锦见他这个样子,悄悄掩起嘴角笑着。叶枫见她笑得别有深意,忙不迭地作揖:“小生得罪,得罪。”

  步辞远看着他魂不在焉的模样也有些莞尔,看向苏红妆,却见后者一脸冷然,似乎叶枫这满腔倾慕不是对她,跟她丝毫没有关系。

  叶枫满脸祈求地望着苏红妆,步辞远对着苏红妆轻咳了一声,示意她给点反应。苏红妆瞧了他一眼:“看着我作甚,脑袋可是长在你自己头上的。”

  夙锦微微一凛,扯了扯苏红妆的袖子,她这话说得有些许难听,可是叶枫却浑然不在意,还千恩万谢。

  苏红妆已经转过了身不再搭理他们,步辞远看着她这个样子才有点找回她小时候的影子,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盛气临人的模样,丝毫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他年纪小的时候就不爱仗着父亲的名头做事,所以对苏红妆的大小姐做派十分反感,觉得她过于骄纵。只是这一次见面,或许是他大了,所见的人和事多了,竟然也开始能忍受她这样的脾气。若换了是以前,他恐怕已经不知道和她吵了多少回了。

  “你们还走不走?”苏红妆清冷的声音传来,步辞远回神,跟上她。听她的声音,她的情绪似乎变了,他竟然感觉到她有些怒意。他观察一下她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异常,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却仍是不自觉地多看了几眼身边有些痴傻的叶枫。

  夙锦上了马,苏红妆却只是牵着马走,不再跟先前似的策马狂奔。夙锦心里暗叹,其实红妆姑娘是顾念她身体虚弱,也考虑到叶枫的轻功怕是跟不上良驹的速度,偏偏她言语间这样刻薄。她这样细致和善良,却表现得这样冷漠和骄纵,让人不敢靠近。

  一路行来天已经有些暗了,四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一路上,他们见到的,除了尸体,就是尸体。有苗人的,有中原人的,也有南涧山庄弟子的,其中居然有他们熟识的长辈。

  没有人想说话,现在他们只知道苏无涯还活着,却不能猜测是怎样一个处境。

  苏红妆却突然转了方向。

  “怎么?”步辞远还以为她又发现了什么线索。

  “前面有个山洞,过去休息一下。”苏红妆看一眼夙锦,他这才注意到夙锦的脸色白得很不正常。

  “红妆姑娘,我没事。”夙锦轻轻抬了抬嘴角,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苏红妆口气不容反驳:“可是我累了。”

  夙锦急了:“可是师兄他……”

  “放心,他死不了。”步辞远打断了她,无涯死不了,他在告诉别人,也在告诉自己。

  “可是……”

  “闭嘴。”苏红妆瞪她,夙锦立马连呼吸都咽了回去。因为苏无涯是她的师兄,她认识苏红妆也好几年,却从来不敢跟她太过亲近。

  而步辞远已经直接被他们容身了,苏红妆扶着夙锦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步辞远想了想,虽然天热得很,还是生个火吧,防野兽也是好的。再不济,苗人的蛊应该也怕火吧?

  “红妆姑娘,我去找点干柴生火。”叶枫满脸笑意地看着苏红妆。

  见苏红妆不睬他,步辞远道:“我与叶兄同去。”

  叶枫讪讪地:“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你留在这里保护他们两个姑娘。”说着也不等他们反应,仿佛怕步辞远跟他抢似的,率先飞奔出去了。

  夙锦的身体显然比她自己形容得要弱,喝了点水,她就靠在苏红妆身上沉沉睡了过去。

  步辞远找了点干草凑活着铺了铺,苏红妆把夙锦安置好,两人便在洞口坐着,安安静静地看着天,各怀心事,相顾无言。

  苏红妆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着什么,步辞远耐心看着,好像是一张地图。

  “我们现在是在这里。”苏红妆拿了一个小石子,放在地上做标记,“哥哥是在西南方,过了这条河,那边就是祭月教的地盘了。”

  步辞远第一次看到,苏红妆也会有愁容满面的时候,这一天下来,她一直都是稳稳当当,成竹在胸,还没见她发过愁。

  “放心吧,无涯是小心谨慎的人,如果他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他不会深入敌营。他功夫那么好,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嗯。”苏红妆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丫头,我也算你半个哥哥,怎么你见到我一点都不开心呢?”步辞远不是一个善于交流的人,演技拙劣地转移着话题。

  苏红妆很赏脸地被他逗笑,落日的余辉映着她火红的衣裳,整个人都是红彤彤的。步辞远看得有些失神,好像她在跟这晚霞一起燃烧着,等夜幕降临,她也就失去了生命力。

  慢着,失去?他在想什么呢?

  苏红妆看着他:“阿步,这么多年,你都没变过。”

  “是吗?”步辞远想了下,突然有点想知道,自己在她眼里是个怎样的人。

  苏红妆侧着头看他:“你是个不会勉强自己的人。你刚才故意岔开话题的时候,表情真是比哭还要难看。”

  步辞远摸了摸鼻子:“有那么明显?”

  “从小到大,你只有说讨厌我的时候,是最真心的。”苏红妆自嘲地笑,然后起身走到洞口,拿出一个小瓶子,在洞口撒了一条白色的线。

  “丫头……”步辞远想要解释什么,却突然想不到任何词汇。他想起自己儿时是那么厌恶她,时时刻刻想要甩掉她,当面地挤兑她。现在要来辩驳什么,好像都是苍白的。

  还待说些什么,叶枫抱着一大堆的干柴回来了。几个人七手八脚地生了火,苏红妆轻轻叫醒夙锦,草草地吃了些干粮,夙锦就又睡了过去。

  “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守前半夜。”苏红妆径自在火堆边坐下,“我困的时候会叫你们。”

  “还是你去休息吧,这有我就行。”步辞远有些不服气,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被个姑娘照顾,太丢人了吧?

  叶枫忙跟着道:“对啊对啊,步少侠守前夜,小生守后夜,红妆姑娘和夙锦姑娘只管安睡就是。”

  苏红妆低头拨弄着火堆:“如果哥哥真的是去了祭月教的地盘,那么明天的路肯定比今天难走。如果不好好休息的话哪里来的精神。”

  “习武之人还在意这点休息的时间吗,几天几夜不睡也不是什么大事。”步辞远还真就跟她杠上了,“况且,这样的情况,我也睡不着。”

  “那辛苦你们了,我先去睡了。”苏红妆伸了个懒腰,走到洞口掏出一个瓷瓶,在地上撒出了一条白线。随后她打了个哈欠在夙锦身边的大石头上靠了下来,匕首顺手插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支着脑袋闭起了眼睛。

  步辞远愣在原地,他以为她会陪他一起守夜呢,怎么就这么跑去睡了?算了,不跟一个姑娘家计较……他添着柴,火更旺了些,不知怎的,看着火苗就像在看着某人一身红衣似笑非笑的脸。

  夙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发亮,她发现自己睡在一堆干草上,身边是半靠在大石上的苏红妆。洞口的火堆已经烧得只剩几缕青烟,步辞远背对着她们端坐在一边,看着火堆发呆。而叶枫不知道何时已经睡在洞口,似乎是凌晨有些冷,火又不旺,他睡梦中还紧紧抱着双臂。

  自己已经睡了这么许久了么,竟连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夙锦坐起身,胸口还有些隐隐作痛。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失神,这次发作得似乎更厉害了。自己这身体竟已经不济到了这般地步吗,不知道师傅说的极限什么时候到,更加不知道传说中的火鸢血到底要去哪里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